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看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显然,这件事比房玄龄此前所预料到的情况要严重的多。
朝政分立。
等于是鸾阁直接染指大臣们的进言上奏,以及刑部、大理寺和御史台的大权。
殿前欢:只和皇帝玩亲亲
txt之梦 字字千金
甚至……还可能涉及到了半个吏部。
想想看……大量的大臣被人诉讼,通过这些铜匣子的检举,进行暗查和秘访,一旦鸾阁抓住了把柄,向皇帝进言,或者是将这公布于众,那么……这百官的升调和罢免,岂不是有一半都落入了鸾阁手里了?
许敬宗已经开始心虚了。
他心知这样下去,最先完蛋的就是他这个中书舍人。
可其他的宰相就没有过错吗?
六部的尚书,还有侍郎们,就没有过错吗?
此时,倒是杜如晦正色道:“应该立即去见驾,无论如何也要据理力争。”
“也只好如此了。”房玄龄叹了口气,随即吩咐一个文吏:“去通报一声,就说我等要觐见。”
………………
于是宰相们,匆匆的赶往文楼。
只是来的时候,遥看着与文楼相对的建筑,那此前的武楼,如今已改成了鸾阁,这太极殿的配属设施伫立着,而暗藏在殿中的女人,似乎这一次,让大家晓得了厉害。
“这些妇人……怎么就这般的厉害!”杜如晦绷着脸,气咻咻的道:“房公,老夫总是想不明白。”
房玄龄却是深深的看了杜如晦一眼,他觉得杜如晦话里有话,而后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上面有房夫人抓伤的新痕,不知……是不是已经消去了,于是他略显尴尬道:“妇人行事,便是如此,老夫早有领教。”
杜如晦听罢,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而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房玄龄一眼,幽幽地叹了一声:“哎……”
房玄龄则皱着眉头道:“不过老夫以为,殿下身边一定有个高人在指点,只是……这个高人到底是谁呢?莫非……是陈正泰?”
“陈正泰?”杜如晦忌讳的样子:“十有八九是他了,这家伙……自己躲在幕后,操控着啊啊,公主殿下,哎……”
杜如晦长吁短叹着。
而后,众人一齐到了文楼。
文楼里,李世民已搁下了新闻报,抬头见众宰相们进来行了大礼。
李世民此刻露出似笑非笑样子,新闻报他已看过了,没想到………今日鸾阁直接进行了反制,这一手真是厉害了,连李世民都不禁钦佩。
原来还有这个王法。
女人们的战斗力,总是让人叹为观止的。
这是思维僵化的李世民,决计没有想到的事。
用李世民的军事观念来说,等于是鸾阁直接出了骑兵,偷袭了三省,把他们后方的粮草给烧了个干净,断了人家的后路。
这也就是为何,三省和鸾阁闹的这样厉害,可今日,三省的宰相们终于憋不住,跑来跟他这个皇帝告状的缘故。
告状……本身就是示弱的表现,说明三省已经拿鸾阁没有办法了,既然自己解决不了鸾阁,那就请‘爹’(皇帝)出马,直接干掉鸾阁。
当然,三省似乎认错了爹。
因为李世民才是鸾阁令李秀荣的亲爹啊。
此时,李世民道:“诸卿来此,所为何事?”
“陛下可看了新闻报?”房玄龄不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
“倒是看过。”李世民微笑。
房玄龄皱眉道:“这头版实在不像话,陛下,三省六部制,自古皆然,已是行之有数百年了,臣没听说过设铜匣子,令天下人进书,又设登闻鼓,令人直接鸣冤的道理。三省六部,各司其职,进言的自管进言,管理刑狱的则负责司法,此为典章。现如今,鸾阁竟是无事生非,这令臣等很是担忧。”
“噢,这样啊……”李世民点头:“三省六部,确实是自古皆然,行之有年。不过朕这里,也有一份秀荣的奏疏。”
遂安公主居然先跑来告状了……
果然是妇道人家啊,告状都比别人跑的快。
房玄龄的表情有些僵硬。
李世民却道:“这奏疏里有一句话,让朕印象深刻,上头说,三省六部,行之有年,可谓历朝历代的典章,从未更改。可是为何……这历朝历代,多则七八十年,少则二三十年,王朝便要兴废呢?可见……行之有年的东西,未必就好。此言……正合朕心,大唐要开万世基业,就不能拿着那些亡国之君们的典章,来当做宝贝,房卿意下如何呢?”
房玄龄:“……”
这一定不是遂安公主说的,遂安公主没有如此的伶牙俐齿,八成就是陈正泰那个狗东西了。
李世民又道:“当然,他们也自知鸾阁的章法,未必就是完美无缺,所以只是想尝试一二。”
“国家重器,怎么可以轻易尝试呢?”杜如晦再也忍不住地怒气冲冲的道。
李世民道:“这孩子都可以做诸卿的孙女了,年少又无知,而且……朕听闻你们总是说她只是妇人……”
听到这里,众人顿时心惊,政事堂里大家关起门来说的事,陛下怎么知道?
这可是公主殿下,天潢贵胄,喊她妇人,却是有违礼制的。
只是……众人面面相觑。
李世民却一点都不生气,而是叹了口气道:“只是妇人嘛,小孩儿玩闹,何必要较真呢。”
“可是陛下……”
李世民摆摆手:“诸卿尽是栋梁之才,总不至忌惮区区一个妇人吧。”
“这……”
李世民随即又道:“好啦,只是试一试,试一试,总不会有错的!朕的女儿,朕心里清楚,她是守规矩的人,不至危害朝廷。再说,朕不是在边上看着吗,所以啊…诸卿好好为朕分忧便是,其他的事,不必理睬,心思放在国家大政上便是。”
“再者说了,鸾阁也没说错什么,广开言路嘛,这不是众卿常常挂在嘴边的吗?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平日里众卿就是这样建言朕的啊。现在当真要广开言路,让朕多听听天下人的看法了,众卿反而不依了?至于伸冤鸣冤的事,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我们朝廷清明,自然就不会有冤狱,没有冤狱,谁会去敲击那登闻鼓呢?哎……太过了,太过了,为了这些许小事,何至于闹到这样的地步。”
李世民说罢,便站了起来,不断的摇头。
杜如晦脾气比较急,忍不住道:“鸾阁设立,本就没有章典可循,公主殿下固然是千金之躯,可让她来参与朝政,这如何服众呢?何况这些时日,鸾阁处处咄咄逼人,妨碍三省,这又如何让三省代陛下治天下?”
李世民听到这里,看出了三省宰相们态度的坚决,他皱眉道:“这样说来,诸卿不喜秀荣吗?”
“不是不喜,而是……”
“可是……”李世民脸拉了下来:“可是在秀荣的奏疏里,可是将诸卿都夸了一个遍,说诸卿都是国家的栋梁,她希望好好的跟着诸卿学习,她自知自己是女流,却深感诸卿的高义,有仁人君子之风,从未有过私念,只愿尽心辅佐朕。”
此言一出……
原本一些有些不太好听的话,顿时堵在了房玄龄和杜如晦等人的口里。
不得不说,这一手实在太狠,直接被人戴了高帽,若是再说一些不合适的话,反而就显得他们过于小气了。
一群老臣,欺负一个弱女子吗?
岑文本忍不住又捂着自己的心口,突然又觉得有点疼了,最近发作的比较频繁,于是他努力的喘息,尽力将烦心的事抛之脑后,多想一些开心的事,好让自己身子舒坦一些。
李世民则正色道:“她是朕的女儿,朕不包庇她,若是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诸卿可以进言痛责,可是也不能无的放矢。不能口口声声的说她是什么女流和妇道人家。她视尔等为师,亦为友。可诸卿若是口出恶言,这就欺人太甚了。此事……就议到此吧。鸾阁那边……想尝试一下,有何不可呢?若是出了乱子,诸卿们再纠正不迟,现在才刚刚提出一个章法,诸卿便怒不可遏的要反对,依朕看,你们这不是要反对秀荣,是对朕设立鸾阁有所怨愤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能说一点什么?
房玄龄知道继续说下去,只会起反效果,于是忙道:“臣等万死。”
李世民又微笑起来:“朕方才的话,有些重了,其实朕还是希望诸卿能够和睦的,好啦,去忙你们的吧。”
房玄龄等人乖乖起身,而后告退。
目送走了房玄龄等人,李世民坐下,不禁失笑:“有趣,很有趣。”
“啊……”张千站在一旁,正在神游,此时听了陛下的话,忙是回过神来,立即道:“陛下是说房公有趣?”
“他一个老人,何趣之有?朕说的是鸾阁,鸾阁!”李世民加重了语气,拿起了报纸,忍不住啧啧称赞:“朕此时才方知秀荣……其实才是最像朕的。她若为男子,朕非要废了李承乾不可。”
张千心里猛地打了个哆嗦。
显然,这评价对于李世民这样骄傲的君主而言,已经算是至高的好评了。
张千干笑,却不敢随意说话了,这事儿太犯忌讳。
“接下来……且看着吧……”李世民笑了笑道:“看看接下来她要做什么!”
…………
实际上,在没有得到陛下的支持之后,回到政事堂里的三省宰相们,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此例不能开,开了肯定收不住。
房玄龄背着手,两道剑眉深深的拧着,焦躁地来回踱步,似乎也有些绞尽脑汁,却毫无对策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对方不按常理出牌,若是朝臣有人敢玩这一套,在三省六部的框架之下,早就将其按死了。
可偏偏,要干的乃是遂安公主。
重生逆袭:腹黑竹马宠上天
陛下那边……态度已经不言自明了。
说是说试试看。
可试了就是覆水难收了。
许敬宗躲在角落,一言不敢发,杜如晦倒是骂了几句,不过似乎也于事无补。
岑文本又心口疼,被人抬起休息去了。
而在当日下了值的时候,许敬宗一溜烟的,却是偷偷的跑陈家去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是许敬宗不讲义气,实在是管不住自己的腿。
傻子都明白,三省之中,许敬宗的实力最弱,破绽也是最多,一旦鸾阁要出手,第一个死的绝对是他。
这几日里,他算是看明白了,鸾阁的人绝不是省油的灯,可千万不能被这遂安公主纯善的外表给骗了,狠着呢,剥皮都有可能。
思来想去,许敬宗觉得……三省的那些‘君子’们好得罪,毕竟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按常理出牌的,可是暖阁的这妇人却不能得罪,说不定真的会死的!
于是他连夜从后门进入了陈家,而后在陈家下人的引领下,来到了书斋。
书斋里,陈正泰和李秀荣还有武珝都在。
陈正泰一见这许敬宗进来,便笑道:“许公来咱陈家,八成是鸾阁的事了,这事儿不归我管,我还是避避嫌吧。”
“不必,不必,殿下……殿下何须避嫌呢?”许敬宗连忙摆手。
陈正泰便又坐下,当看戏似的,看着眼下这个中书舍人,在人们的眼里,中书舍人其实也是宰相,只是品级比较低罢了。
这许敬宗的未来,还是很可期的,这样的年龄就成了中书舍人,未来不可限量啊。
武珝则是打量着许敬宗。
她坐在案牍之后,案牍上有一个名册,上头记录了所有三省六部的重臣,在许敬宗来之前,她已在许敬宗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了。
显然……她早已料到最先承受不住的,应该就是这个人。
许敬宗站直了,深吸一口气,而后到了李秀荣的面前,躬身行了个礼:“见过殿下。”
李秀荣露出一抹淡笑,眼神疏离,口里道:“许相公不必多礼,只是不知半夜三更来此,所为何事呢?”
“财政部的事……下官这几日都在思考,认为当今天下,赋税杂乱,没有一个具体的章程,为了收取税赋,各部各尽其能。这样下去,非但让百姓们负担沉重,也给了各部上下其手的机会。鸾阁这边提出要建财政部,下官是极力赞成的。”
“噢。”李秀荣面色没有丝毫惊喜的样子,只是道:“想不到许相公明大义。”
“岂敢。”许敬宗笑呵呵的道:“不过是站在中书舍人的立场,为君分忧罢了。只是财政部,关系重大,说是关乎国本都不为过,这尚书的人选,确实要慎之又慎,当初……三省提了一人,叫朱锦,朱锦此人,下官是略有所知的,人还算安分,可是实在没有经济之才,这样的人,流于平庸,怎么可以担当大任呢?因而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非让魏征来做这尚书不可。”
李秀荣又点头:“说的有理,只是许相公为何不早说呢?”
许敬宗忙道:“三省反对的厉害,下官不过是中书舍人,怎么抵得住非议呢,所以前几日,虽然心里有其他的主意,却一直都在权衡利弊。哎,这是下官的过失啊,下官实不该因为私计,而影响了朝廷大政。”
“那么现在呢?”陈正泰在旁插口道。
许敬宗正色道:“自是要仗义执言,不过……能不能,暗暗的支持……”
“哈哈哈……”陈正泰忍不住大笑起来,口里道:“暗地里支持,不就是不支持吗?你这是欺公主殿下看不出你的心思嘛?”
许敬宗一脸苦涩的样子:“这…这……万死,万死,还是要仗义执言。”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陈正泰便笑了笑:“这样就好极了,省了许多功夫。”
“省了什么功夫?”许敬宗诧异的看着陈正泰。
这时武珝从案牍上取了一个簿子:“省了弹劾许相公的功夫,你看……许相公平日里……可是很有闲情雅致的啊……”
这话里的意思不言而明了!
许敬宗则是连忙接过了簿子,打开,只见里头竟是记录了不少和他相关的事。
说起来,这许敬宗除了贪财外,还十分好色,里头就有不少关于他私下里行为不检的记录。
看着那上头事无大小的一件件的记录,许敬宗面如猪肝,最后尴尬的一笑道:“这……这都是污蔑之词,故意污我清白。”
林 羽 江 颜
“但愿如此。”李秀荣显然对许敬宗不喜,而后道:“往后再有这样的劣迹,就决不轻饶了。”
许敬宗便躬身道:“再不敢了。”
“明日来鸾阁候命吧。”李秀荣道。
许敬宗唯唯诺诺道:“喏。”
…………
送走了这位中书舍人。
李秀荣再也忍不住地露出了厌恶的样子:“这样的人竟也可以成为宰相。”
武珝俏皮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样的人……固然私德败坏,可能跻身宰相,定也有他的本事。只是……就看怎么用他罢了。”
李秀荣叹了口气道:“我还是喜欢魏征和马周这样的人。”
武珝眨了眨眼睛道:“没有这样的人,怎么让魏征和马周协助师母呢?”
………………
第二章送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