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抗戰之丐世奇俠-一百五十章:收人收心鑒賞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任自强虽然借阴阳相济时为大丫二丫洗精伐髓,令其一下变得美艳不可方物。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她俩也就看到彼此肌肤上渗出好多污垢后惊慌了一下下,却对自己肌肤变白人变美不置可否。
看起来好似没多少‘女为悦己者容’的觉悟。
用她俩质朴原话的意思,女人漂不漂亮又不能当饭吃,只要伺候好自家男人就行。
当然,既然任自强看的喜欢,她们也与有荣焉。
真是当叫花子当傻了,任自强哭笑不得之下又为她俩普及了一番‘红颜祸水’的常识,免得以后不注意被人乱吃豆腐。
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丫二丫虽然初为人妇且变漂亮了,而且穿上所谓的洋服和皮鞋,但其根深蒂固的叫花子习性依然故我。
文雅一点说,就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大白话来说就是粗俗得很,没啥教养。
比如就拿走路姿势来说,你想让她俩走出温文尔雅,袅袅娜娜的姿态,那简直是要她们的命。
她俩走路一贯风风火火,脚步声蹬蹬蹬震天响,那架势恨不得踩翻地球。明明也是苗条的弱女子,却没几分风摆杨柳的那个味,反而有些大大咧咧,有些剽悍。
还有吃饭,哪有半点女儿家那般细嚼慢咽,简直就像饿死鬼托生的,甩开腮帮子就是一阵狼吞虎咽。
喝稀饭时吸溜声比任自强还大,喝完稀饭还要像小狗一般舔碗,舔的比洗的还干净。
舔自己的不算,看任自强喝完稀饭不舔碗,大丫二丫争抢着舔他的碗。
包括坐没女孩家坐相,穿上旗袍往地上一蹲,穿着裙子两腿叉开,等等看不过眼的不雅之相多得是。
别的他都可以接受,叫花子出身嘛,又没啥文化,对她们不能苛求太多。但唯独舔碗这个习惯,他实在看不过眼,感觉很膈应人有木有。
和颜悦色对她俩说舔碗这个习惯得改,结果大丫二丫不当回事,还振振有词,掰扯以前当叫花子多苦多苦,比别的叫花子多吃一粒米都是无比幸福幸运的。
害得任自强不得不板起脸:“舔碗不卫生,我不喜欢,你们听不听我的话?”
两姐妹不敢忤逆,大丫忙乖巧道:“强哥,你既然不喜欢,那我们以后不舔了。”
二丫随嘴上附和,私下里却嘟囔道:“还好意思说不卫生,每次亲人家嘴你咋不说不卫生,还没完没了咬人家舌头,吃人家口水呢?”
她嘀咕完,估计又想到亲嘴的滋味好似很好,不自觉伸出香舌舔了舔嘴唇。
“噗!”任自强听了差点郁闷的吐血,我的傻二丫哎,这能一样吗?
大丫二丫毛病虽多,但瑕不掩瑜,光一个双胞胎姐妹花得新奇足以令他没心思计较那些旁枝末节。
何况她俩优点也不少,勤快、听话。
她俩简直爱死这个新家了,尤其是绣楼,第二天两人就拖着还有点不适的身子大擦特擦,即使上下两层绣楼已是纤尘不染,也不停手,好像突然间染上‘洁癖’似的。
听话自然是指‘三从四德’之中的‘出嫁从夫’,自从发生关系后,大丫二丫仿佛一瞬间改变了,事事以任自强为中心,几乎百依百顺。
这让经过后世‘男女平等’,乃至‘阴盛阳衰’洗礼的任自强欢喜不已。
说实话,三世为人,活了六七十年,他总算摸清自己的择偶标准了。也就是说,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你如果现在给他一个美艳无双且对他有好感,但却追求平等自主有文化的新女性,把她和大丫二丫放在一起让他选,他毫不犹豫会选择大丫二丫。
即使她俩没文化,也没所谓的夫妻共同语言。你说国家大势她不懂,她只关心柴米油盐酱醋茶。
但她一颗芳心完全系于你身,能容人之所不忍,这才是最难得可贵的品质。
任自强不管别人怎么看,但他知道,他一直真正喜欢的就是像大丫二丫这样的小鸟依人。
所以才会有很多有经验的男人说,你如果喜欢‘浪’,那你就去找欧美女人,但你要想正儿八经过日子,最好还是选择岛国女人。
其实任自强对大丫二丫还是有点愧疚之心的,就这样贸贸然占有她俩的身子感觉有些不妥。
她俩毕竟和晴子、刘思琪诸女的经历不同,人家好歹有死去的老团头临终嘱托,像宋瘸子、刘大眼他们这帮叫花子应该都是知道的。
晴子、刘思琪等女那是趁人之危有胁迫、哄骗之嫌,太丢脸也时过境迁,不说也罢。
也就是说大丫二丫也算有父母之命,不经过明媒正娶就收入房中,还不知她俩作何感想。
于是任自强以开玩笑的口吻试探了一下:“哎,大丫二丫,你们看强哥我现在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你俩就没想过披红挂彩,摆几桌酒席,风风光光嫁人吗?”
事实证明是他庸人自扰,大丫二丫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强哥,咱们叫花子哪有那么多讲究,只要看对眼了,男女就钻到一个铺盖卷就算一起过日子了。”
“哈!是这样的啊?”
看来不管多有钱,这叫花子的烙印,一时半会是难以消除的。
不过大丫二丫也有令人猝不及防的一面,就像她俩收拾房子时,自然发现刘思琪等人留下的衣服、鞋子,洗漱用品等物,这明显不是一个女人用过的。
她俩也是藏不住心事的人,自然要问了:“强哥,这里还住过其他女人吗?”
“哎,这么快就要面对了!”任自强很是无奈,他原本想日久生情以后再向她俩挑明。
毕竟她俩已成为自己的女人,而且是如此美艳的双胞胎,他同样不放心把姐妹俩留在保定府,必须带她俩到刘家堡或野狼寨。
如此一来,就免不了要面对他还拥有刘思琪六女的事实,这是瞒不住的。
不过任自强不会妄加猜度她俩对此作何感想,吃醋与否,也没必要瞒着,因为这是在民国,何况他还有十足的底气。
“嗯,此话说来就长了,这段时间阴差阳错之下我还有了另外七个女人…….”
任自强讲述了一番和晴子、刘思琪诸女交往的删节版,自是把自己描述为收这些女孩子是逼上梁山的无奈之举。否则,这帮女孩受尽苦难,孤苦无依,离了他简直没有活路。
他一边说,一边悄悄偷眼打量大丫二丫,想从她俩的表情上揣摩其思想波动。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可以不在乎她们的想法,但也不想她们有不甘或争风吃醋的苗头而导致后宅不宁。
讲完后,大丫二丫对他有了这么多女人倒没表现出不好的苗头,反而对黄九等小鬼子恨得咬牙切齿。
大丫道:“强哥,这小鬼子真不是玩意,打了你们不算,还造了这么多孽,你杀得好!老团头在天有灵,他也可以安心闭眼了!”
二丫柳眉倒竖:“对,小鬼子就没几个好东西,我要是有强哥的本事,我也去杀鬼子。”
任自强心怀大慰:“呵呵,想学杀鬼子的本事我会教你们,现在又不论拳脚功夫,都是要枪的。以后我会教你们打枪,让你们也有自保之力。”
正说着,他看到二丫在掰着手指头嘀咕,于是好奇道:“二丫,你算什么呢?”
二丫道:“强哥,你有了七个老婆,那谁是大老婆谁是小老婆,姐姐和我算是你的小老婆吗?”
“什么大老婆小老婆?”任自强宠溺捏捏二丫的脸蛋:“在我这儿没辣么多讲究,你们都是我喜欢的女人,最多只有按年龄大小有姐妹之分,尊卑之类不存在。你俩放心,我以后会一碗水端平的。”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得。接下来两天里,他没着急走,变着法让姐妹俩开心,就当过新婚蜜月了。
男欢女爱自不必说,那是人之常情,在他各种手段齐上,百般温柔下,大丫二丫无一次不迷醉,飘飘欲仙,深深呢喃:“做强哥的女人感觉真好,舒服死人啦!”
原本想带大丫二丫逛逛公园听听戏,奈何这些对姐妹俩纯属牛嚼牡丹,她俩压根没那个欣赏素质:
“哎,强哥,水呀树呀有啥可看的,还不如咱们家气派呢?我看院子里长了些杂草,刚好我去拔了它。”
任自强无法,只好在吃上做文章,凡是她俩没吃过的,只要保定府有的,安排罗长春都买回来让她俩吃个够。
这下总算投其所好,大丫二丫见了这么多好吃的,美得简直合不拢嘴。
也是,对有上顿没下顿的叫花子来说,天大地大不如吃大。
除此之外,他也稍稍显摆了一下自己的不凡之处。比如在夜晚,他抱着姐妹俩飞上房顶看星星。
得到姐妹俩的处子之身,使他的内力大增,别说抱着她俩跳上两层绣楼的房顶,就是跳上津门利顺德酒店的房顶也易如反掌。
大丫二丫羡慕的两眼满是小星星:“强哥,你好棒哦,你这么厉害是不是都快成神仙啦?”
还有空手变物收物的戏法,他也没对大丫二丫藏着掖着。当他把浴室里的金银元宝,珠宝首饰当着她们的面挨个收走,不明其理的大丫二丫都急哭了:
“啊……!强哥,你看见了吗?咱们的钱怎么不见了。”
“谁说不见了,这不是吗?”任自强手一翻,一锭金元宝出现在手中:“你们别担心,东西就在我身上,你们随时要随时有。你们说说,元宝、珠宝、大洋,想要什么?”
“真的吗?”
“嗯哼。”
大丫道:“嗯,强哥,我想要个金戒指。”
二丫道:“给我变个金镯子。”
“强哥,我想要座银山,一辈子都花不完,行吗?”二丫憧憬着。
“看好啦!”
“哗啦啦……”凭空落下一片大洋雨,连绵不绝。
“咯咯……!”眼看大洋堆积起来要漫过姐妹俩腰肢,她俩捧着大把银元拋向空中,幸福的笑傻了。
“够了吗?”
“嗯嗯,够够,够了!”
“大丫二丫,你们以后要记住,只要你们跟着我,你们再不会没钱花没饭吃。”
“嗯嗯……。”姐妹俩鸡冻的只有点头的份,那还顾得上其他。
等冷静下来,她俩问任自强怎么做到的,他嘿嘿一笑,半真半假道:“这本事我说了你们也不懂,你们就当我身上藏着一个别人都看不见摸不着的藏宝库,记住,除了你们别告诉外人知道。”
“嗯,你放心,强哥,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说。”大丫二丫异口同声信誓旦旦。
嘿,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任自强点点头。同时,他也确信姐妹俩也不知道戒指的功能。
“对了,大丫二丫,你俩一直跟在老团头身边,你们知道他给我留下这个戒指有什么用意吗?”
“知道,这个戒指以前是丐帮的信物。”大丫回想一下道:“我记得在我小时候,老团头曾经告诉我,好多好多年前天下叫花子是一家,成立了丐帮。这个戒指就是丐帮帮主戴的,见戒指如见本人亲临,可以号令天下叫花子,然后代代相传。”
“不过,老团头也告诉过我,由于后来丐帮散了,各地的叫花子自成一家,也就没有总帮主的说法,即使他有这个戒指也号令不动天下的叫花子。”
百媚千
“哦,这个戒指还有这么了不起的传说啊!”任自强故作惊叹了一下,然后顺水推舟:“那我就继续戴着,也算不忘记老团头的救命之恩。”
“强哥,你可不要小看这个戒指,它还有别的作用呢!”二丫提醒道。
“什么作用?”
“以前老团头领着我和姐姐在各地讨饭,当地的叫花子头头只要看到这只戒指,保管有一顿饱饭招待呢。”二丫想起那些能吃饱饭的日子就一脸满足。
“哈哈….!二丫啊,你说就凭我的本事,到哪儿还缺一口吃的吗?”
“就是,二丫你傻啊,强哥有这么多钱,想吃啥好吃的没有?”大丫嗔怪道。
“嘻嘻,也是哦,我高兴的都忘了这茬啦。”二丫不好意思的吐吐小香舌做个可爱的鬼脸。
三人都当这是一句玩笑,包括任自强也是,认为戒指只起到随身仓库的作用。至于成为号令天下叫花子的信物,早就消弭在历史长河中。
但意料不到的是,在以后他奔忙各地打鬼子时,由于有这枚戒指证明他的身份,不用多费唇舌,各地叫花子就自觉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如此一来,有这些地头蛇帮忙,可省了他老鼻子劲,而且成果斐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