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怪物被殺就會死 ptt-第十四章 天神刻度的變化 (6400)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一轮近乎于太阳的灵能炽阳在木星轨道周边亮起,照耀诸多星辰,就连木星表面的风暴都被这光照彻。
气态巨星上澎湃的灵能低沉了下来,就像是面对猛虎时匍匐的猫咪。
但更强大的,却是灵能波动中蕴含的宏大意志。
真空之中,恐怖的精神波动四溢,朝着四面八方滚滚而去——所过之处,无论是谁,是何种族,心中全部都不约而同地涌现出种种幻象,有关于烛昼的力量和本质自心底涌起,泛起些许感悟。
【这个能级的灵能压迫……就连巨星都无法比拟……】
灵能席卷之间,正在战舰中等待的飞升帝国大使宁辉,浑身闪动着偏紫色的冷色光芒:【亚空间——整个太阳系的亚空间都明亮了起来!】
这是代表错愕和茫然的光谱,冰晶生命展现自己的态度非常直接了当。
他凝视着星空中,属于灵能的炽热光流。
多少年了?
自从灵能断绝后,有多少年,这个宇宙中,不再有Ω级灵能者的威压,亚空间中没有祂们宛如恒星一般的光芒闪耀?
多少年了?
那些足以一己之力引领文明擢升,如若为善,便是整个宇宙秩序基石;如若为恶,便是毁灭与终末的使者,无论如何都无法忽视的强者,没有在星空中展现出自己的容貌?
虽然,眼前的这条灰黑色,散发着金属光泽的神龙暂且还没有抵达那个阶级。
可谁能否认,这不过是时间问题?
就在宁辉怔然之时。
数秒后,浩荡澎湃的灵能爆发结束,裁决死星恢复了原本的形态,盘亘于宇宙真空中。
黑龙双眸明亮,青紫色的灵光凝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这是我现在的实力。】
然后,在确定场上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后,自遥远异界归来的苏昼这才缓缓道:【现在,刚才的话题可以继续了。】
不久之前。
回归的苏昼,得到了地球一方极其热情的迎接。
木星港口得到了瑟诺斯提亚人的消息,自然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结束盛大的欢迎仪式后,双方便开始人员交接。
苏昼将自己体内中的所有地球舰队成员送回木星港口,然后,凝聚出一个人形化身的青年,在第一时间,就与正位于木星观测站中的宇圣进行了一次私下的交流。
大笑着的宇圣拥抱了苏昼,欢迎他回到故乡,并且向苏昼告知了地球如今的情况。
“目前来说,地球局势相当平稳,虽然全球各大势力为了预防虚无教团舰队的突袭进而一直都在进行战备,但事实上却是,地球在这两年并无遭到任何入侵。”
宇圣说这话时,一脸振奋地握着苏昼的手,他发自内心地感慨道:“苏昼……如果不是你带队引走了虚无教团大部队,那么恐怕战争就会在太阳系周边打响。”
“而那样的结果,绝对不堪设想!”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通过银河网络,宇圣很清楚就能知道,即便是在这个灵能复苏后没有多久的宇宙,银河上国依然有轻易摧毁恒星的力量。
而虚无教团也绝对拥有这样的力量。
丹道狂尊 青龙子木
虽然说双方未必会将这样的力量用在远离势力范围外的偏远地区,也很难随意施展,但是就算这样,地球要面临的情况也非常危险。
“这是我的原因,他们追逐我,是因为我身上有着这个宇宙本质的碎片——宇宙中那无尽的时空裂缝,正是因它们的破碎而生。”
苏昼很清楚,自己手中的天神刻度实在是这个封印宇宙,乃至于这个封印多元至高无上的珍宝。
仅仅是天神刻度而言,它能随意地穿梭时空,抵御伟大存在的威压,令他可以出入一切文明都难以跨越的险地——别的不说,黄昏世界群和正常多元之间的大空无地带,对于可以在虚空中航行的文明而言也是绝域,几乎所有的虚空引擎都将会在那里失效,除非几近于返虚道一,大天尊天帝巅峰的强者带队,抵御空无的侵袭。
但就算如此,想要跨越大空无区域,也几近于不可能,因为这旅程是如此漫长,即便是天神刻度也需要数个月的时间才能走一个单程,对于一般的虚空舰队来说,那就是长达千万年的孤独航行。
除此之外,天神刻度还能记录那些伟大存在的气息,苏昼完全可以依靠这些气息随意前往这些伟大存在的原初世界,亦或是和他们联络。
仅仅是作为祭祀的增幅器,这种可以绝对传达信息的信物,也是绝对的至宝。
这还仅仅是天神刻度秘密的一部分,苏昼很难说明自己将其中的力量发挥了多少。
正如同瑟拉斯提亚人仅仅是利用了银河之星一部分力量就可以成为银河上国,享受着天神刻度带来众多时空界域的地球文明也成为了这个宇宙的一霸(虽然有点自闭)。
圣蛇灵连祷会收集到了这个神秘的遗物,但却没有搞清楚它的本质,反而想要将其献祭给雅拉……
随身空间之农妇大小姐
好家伙,这可不就是囚犯遇到狱卒了吗?
所以当初雅拉差点被重新打回封印,只能和自己立约,而天神刻度的力量也被再次激活。
虚无教团想要夺取天神刻度,这是他们唯一的目标,所以苏昼有自信,只要自己带着天神刻度前往外星域,虚无教团就不会有心思去攻击地球。
尤其是如今的地球,还被各大银河文明隐隐联手护住。
“那些大使正在等你。”
宇圣似乎看出了苏昼的想法,所以这位自我改造过的圣席提醒道:“毕竟有着邵霜月和九溟,我们对地球联合舰队的情况还算比较了解,而他们比我们更加急迫,想要知晓有关于虚无教团和天神刻度的细节。”
“银河系中的第二颗银河之星……超远古先驱文明互相争夺的宇宙碎片之一,他们肯定非常‘好奇’。”
宇圣的话别有深意,而苏昼却满不在乎。
“没事。”
他转过身,随意地挥了挥手,然后朝着门口走去:“虽然非常感谢他们的帮助,但是,他们也只能‘好奇’。”
当苏昼走到生态穹顶,专门用于和各种不同生态文明交流的大厅时,他所看见的,便是上百个在银河系也算是‘上游’的文明大使。
而其中为首的,便是飞升帝国,万众联邦,霸业帝国和瑟诺斯提亚等银河上国的大使。
各式各样,许多看上去奇形怪状,甚至根本不像是生命的生命,浮现在苏昼眼中。
他们的灵魂波动大多带着猜测和好奇,也有些许戒备,一种对于陌生强者的提防。
而苏昼对所有人都抱以微笑,径直走至中央的发言台上。
“我知道。”
没有任何开场词,也没有任何自我介绍,苏昼直截了当的开口:“你们想要知道,我在这两年中究竟前往了哪里,前去了哪个世界,去得知‘薄暮邪神’的本质,进而可以直接将一位虚无教团歼灭使说服,令其陷入沉眠。”
“我也知道,你们肯定很好奇,我手中的第二颗银河之星,名为‘天神刻度’的至宝,究竟有着怎样的效果,也想知道为什么它和银河之星一样,会被虚无教团窥视。”
“我还知道,在场的众多文明,其实都很好奇我的实力。”
如此说道,苏昼环视在场的所有人,他平静道:“所以说,你们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被青年这么一番前置抢白,登时大部分在场的大使都面面相觑——他们想要问的问题也的确就这些。
他们总不可能再重复一次苏昼说的话吧?
所以,在过了几秒后,寂静的大厅中才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动静。
【咳……苏昼元帅,你好,我是葛步纳尔文明的大使】
最开始发言的,是一位软体生物文明的使者,它通体呈现金橙色,有点像是长出触手的橘子气球,凭借内部的浮空腔漂浮在半空。
这位通过气腔共鸣发出声音的外星人,说出了非常纯正的中文:【相信您应该能为我们解答上述那些问题带来的疑惑,而我们都很清楚,一位久别家乡的英雄不应该参加现在这场颇为形式化的会议……但虚无教团实在是银河,乃至于宇宙公敌】
【单论我而言,我对虚无教团强者复苏的情况比较好奇——这些昔日的Ω级灵能者大多都凭借种种方法躲过了灵能断绝,和祂们战斗过的您,觉得祂们大概什么时候会恢复到Ω级?】
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苏昼稍微动用了一下轮回印,便看出这位葛步纳尔文明与虚无教团的一位歼灭使有着颇为深的因缘,也难怪他们那么关心,毕竟是久远的仇敌。
所以他点了点头,认真回答道:“众所周知,噬星者已经被我消灭,而终焉十面也回归黄昏永眠。”
“而剩下来的,我曾经见到过意图穿梭虫洞而来的虚无教团强者,那位‘洪魔’大概在一年内就可以初步恢复到Ω级,在五年能恢复到巅峰期。”
“而空狱之王和幽魂大概会比祂晚一点,不过也不能排除虚无教团有着秘法,可以加速他们恢复的速度。”
刑事罪案录 曼联红魔鬼
“总的来说,虚无教团的麻烦之处就在于此,祂们中的强者并没有像是众多银河系正常文明的强者那样离开这个宇宙,而是基本全部都留了下来,这令祂们的高层力量在灵能复苏后,可以比起灵能断绝前占据更大的优势。”
太阳系的仙神文明全员离开,除却被封印的那些家伙外,没有任何留下来的,这也是大多文明强者的常态,毕竟所有人都不知道灵能断绝会不会结束,祂们也不愿意用自己永恒的生命去赌。
【居然如此……】
这位金橙子大使带着忧虑和烦闷的情绪回到了自己位置,很显然,葛步纳尔文明并没有办法在一年内面对一位天尊。
而在他之后,也有一位位大使起身,询问苏昼问题。
这些大使的文明算得上是千奇百怪,有询问虚无教团在追击期间出动了多少文明的,也有询问地球联合舰队在战略性转移是如何维持舰队资源的。
甚至,还有询问苏昼的肉身在战略性转移途中,究竟吃了多少黄昏舰队的!
这是什么鬼问题.jpg
网游之邪神逆天 落叶仙
对于这些问题,苏昼自然也是一一耐心回答——这些能驻留在地球的大使,自然是都已经与地球文明建交,展开了贸易和科技往来的文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对地球文明最具备善意的那一批文明。
既然如此,苏昼也回报以善意。
不过,在这场颇为另类的新闻发布会进入热潮后,却有颇为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苏昼元帅,地球联合舰队的确拖延了虚无教团两年的时间,进而导致其战略任务失败】
说话的,是一位看上去有点类似于海百合的水生种族,他是戈润文明的大使,而这位大使用虽然听上去很友好,但隐约有些咄咄逼人的语气道:【但我们都很清楚,地球联合舰队其实并没有阻挡虚无教团的力量,完全是依靠苏昼元帅您的力量才能苟延残喘】
【而地球文明的确是一个偏科极为严重的文明,直至如今,贵文明都没有一支满编制的战略舰队可以出动】
【所以,我想要询问】
话至此处,这位海百合大使的灵魂波动,终于展现出自己真正的意图:【地球文明,是否有保护好‘天神刻度’的能力?】
【我们是否可以看看,‘天神刻度’究竟是怎样的珍宝?】
【这点,才是我们比较关注的问题。】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这种直截了当的质疑,还有背后隐藏的野心,对于灵能者来说,简直堪称‘刺目’。
对此,苏昼却并没有看这位提问的大使,而是转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万众联邦大使,一位有着翅膀,类似于甲壳禽类的高等灵能者。
对方展现出了温和的灵能波动。
虽然看上去他和那位发言的戈润文明大使并无任何关系,但是他能直接看见因果,很容易就能知道这事儿背后是谁在试探。
实际上,不止:无论是飞升帝国还是霸业帝国,乃至于瑟诺斯提亚文明,基本都默许了这次试探。
——已经很谨慎,很收敛了。
苏昼相信,这已经是诸多银河上国看在自己消灭了一位虚无歼灭使的情况下做出的格外高看,以及尊重。
不然的话,这些称霸了银河系数十万年的霸主文明,面对一个战略舰队都没有的文明手中的银河之星级遗物,直接武力监收才是正常选择。
而地球文明哪怕是有抵抗的实力,也要付出莫大的代价,需要躲入时空界域才能顽抗,也被迫要中断灵能时代的高速发展期。
相较于那样可能的未来,苏昼甚至觉得这位大使的问题颇为温和可爱。
所以,他侧过头,看向戈润文明的大使,笑了起来。
“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
如此说着,苏昼抬起头,他看向自己仍然位于宇宙空间中的本体。
他淡淡道:“我会展现,足以保护天神刻度的实力。”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无需多言。
太阳一般的光芒黯淡后,整个大厅中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于众多文明大使错愕震撼的情况下,展现了绝对实力的苏昼,轻松就把控住了局势。
然后,就在寂静中,苏昼在所有人预料之外的目光中,拿出了天神刻度。
“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将平平无奇的银色怀表从个人空间中取出,对着全场文明大使展示了一圈。
能听见,不少人的目光发指,呼吸粗重,乃至于灵能都在震动。
虽然表面上并没有任何神异之处,但是,无法感知到任何信息本身,就是最大的神异!
苏昼的言语中蕴含着绝对的信心:“你们好奇——也应当好奇,这缔造了我们宇宙现况的奇物究竟具备怎样的形象和力量。”
“而我将向你们展示。”
银色的辉光,在青年的手中亮起。
源自于‘先驱’的部分权柄,以及封印缔造者,那些胜利的伟大存在力量在苏昼的力量下显现,催化,肉眼可见的时空扭曲便浮现在整个大厅中央。
在这刹那,在场的诸位大使甚至感觉自己将要坠入黑洞。
但这一切斗不过是错觉。
因为,银色的符文脉络,那些在大气中纵横蔓延的光纹,已经在悄无声息将将他们所有人都笼罩。
那看似平平无奇,并无多少神异的怀表,此刻正闪动着胜过一切的璀璨光辉,神圣,恢弘而庄严的气息扩散,朝着整个太阳系席卷而去。
以苏昼如今的力量,完全可以携带数以千百计的人前往异世界——只要他愿意竭尽全力,十几万人估计都不成问题。
当然,他也可以在虚空旅行的中途将这些游客抛下,作为另外一种杀伤的方式。
不过这一次,苏昼不过是展现力量而已。
所以很快,这些符文和光纹都收敛了起来。
没有人会觉得苏昼是只能控制这么点时间,谁都清楚,苏昼在控制天神刻度时游刃有余。
在恢复了正常的时空感知后,诸位大使都不约而同地用各自种族的方法镇定了一会,然后才用敬畏的眼光看向苏昼手中的天神刻度。
虽然,看上去并没有瑟诺斯提亚人祭祀的银河之星那么闪耀庞大,但是毫无疑问,天神刻度的力量本质并不逊色于银河之星,它们的确是同一等级的宇宙奇物!
而且……
【那些,那些刻度……】
瑟诺斯提亚文明的大使,取代了塔因·先知的一位活化洋流此刻抬起了自己固态水手臂,祂惊愕地指向天神刻度上的那些闪烁着各色光华的刻度,无论是瞳孔还是手臂都在地震,颤抖:【那些,是……】
【是彼界邪神的气息!】
【怎么比起上次,还增加了?】
作为昔日抵御诸多伟大存在眷属眷族,亦或是说,抵御‘邪魔’入侵的主力,被誉为圣地看守者的文明付出了太多惨痛的代价,而结果便是瑟诺斯提亚人对邪神的了解堪称封印宇宙第一。
地球文明中,也只有苏昼才敢说比瑟诺斯提亚人更都懂伟大存在。
瑟拉斯提亚人早就知晓天神刻度和彼界邪神之间的关系,所以这位大使不是特别吃惊。
他吃惊的,其实是原本自己知晓的‘3’个刻度,居然又增加了几个!
对于瑟拉斯提亚大使的指认,以及大厅中再次紧张起来的气氛,苏昼却只是笑了笑:“无须担心。”
他抬起手,触碰了那些刻度上的光晕:“这些刻度的存在,正意味着我已经了解了多少位古老尊主,并得到了祂们初步的认可。”
青色的大道之树,灰色的寂主,黑色的雅拉,金色的完美。
传承无尽,轮回无休,绝无定论,誓言完满。
不过,苏昼此刻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他看向自己手中的天神刻度。
然后,青年也同样怔在了原地。
因为,他手中的天神刻度上,又多出了两个‘刻度’!
深青色的刻度,释放着‘存续基底,恒久绵长’的气息。
黄昏色的刻度,释放着‘万世万象,虚寂空无’的气息。
男神帮帮忙 关就
世界之树……还有黄昏的气息刻度?!
苏昼真的是愣住了。
世界树还好说,毕竟苏昼将其从黄昏世界群中解救了出来,而双神木总是一体,祂的刻度铭刻在天神刻度上实乃正常。
但是……黄昏是怎么回事?
祂的气息,怎么也铭刻在其之上了?
要知道,黄昏其实根本没有被伟大封印束缚啊!
“这咋回事啊?”
困惑于这一点,但是表面上掩饰的很好,苏昼将目光从天神刻度上转移。
不过与此同时,他也敏锐地察觉,黄昏的气息并不稳定,很是虚浮,似乎只是暂时地置于天神刻度之上。
思索了一会,苏昼开启了轮回印,探查这一丝气息的源头。
他并不害怕。
——反正黄昏是自闭症,被发现自己的窥探肯定也不会有任何反应的.jpg
结果正如同苏昼所想,黄昏并没有反应。
然后,青年便发现,这气息的源头……却源自于那沉寂于黄昏永眠的‘终焉十面’!
“难道说……是黄昏最后的‘委托’?”
察觉到这点后,苏昼顿时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他回忆起埃安世界最后,虚空中,黄昏在回归等待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祂说,自己的一部分眷属并没有等待……而应对他们,正是所有正确的职责。
看来,这一丝黄昏的气息,意思就是只要苏昼让那些陷入异常的黄昏眷族回归正常,亦或是将它们消灭,就可以将其容纳进天神刻度的意思。
而容纳了黄昏气息的天神刻度,可以在瞬间就让苏昼前往黄昏世界群,而不需要那漫长的穿梭时间。
“看来……只要我把虚无教团消灭了,就可以彻底将黄昏的气息铭刻在天神刻度中。”
察觉到这点,苏昼心中的想法瞬间就活络了起来。
他察觉,天神刻度上,有着十二个刻度的位置,而如今,已经有一半被填满。
虽然不知道填满后会发生什么,但起码也应该视作一个目标。
除此之外……
从世界树和大道树的气息中,苏昼还察觉到了一丝隐藏起来的力量。
想必,那就是在虚空中,世界树和大道树给予自己的‘祝福’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