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起點-第三百零一章 橘勢一片大好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庭院里,乱红莲追着谏山黄泉四下乱窜。
好一会儿过后,它叼着谏山黄泉的衣领返回,摇头晃脑,一副捕获猎物的忠犬形象。
“乱红莲……”
谏山黄泉欲哭无泪,心里很清楚,在那个邪恶的夜晚,威严霸气的灵兽一去不复返,再也回不来了。
土宫神乐:“……”
难不成,难不成白叡也变成了这样,所以父亲才急着把她嫁出去?
应该不会,白叡很有威严的!
锵!
长刀入鞘,乱红莲消失不见,廖文杰抚摸红色刀鞘,嘀咕着‘有缘’之类的话,最终,在谏山黄泉满脸紧张中,将长刀递还在了她手中。
“封印的问题已经解决,放心使用,以后不会再出现之前的情况了。”
“……”
谏山黄泉黑着脸拔出刀,召唤出威风凛凛的灵兽,咬牙切齿命令道:“乱红莲,咬他!”
“……”
空气中一片死寂,谏山黄泉僵硬转过身,发现自家灵兽一动不动,就跟丧失了听觉一样。
“乱红莲,握爪。”
“……”
依旧是没什么动静,谏山黄泉黑着脸收刀入鞘,哀莫大于心死,不再多说什么。
她无话可说,廖文杰有,嘿嘿一笑:“喂,黄泉,你刚刚想放狗咬我,对吧?”
“没有,你听错了。”
谏山黄泉捡起木刀,要求土宫神乐继续对练。
廖文杰返回树下坐好,连续三天被妖娆魅惑的成熟大姐姐严刑拷打,再看这飞扬的裙……咳咳,飞扬的青春,当真别有一番滋味,仿佛心灵都被净化了。
“黄泉、神乐!”
檐廊传来一道声音,两人收手停下,见来者是谏山奈落,顿时毕恭毕敬站好。
“黑崎先生,请跟我来。”
谏山奈落黑着脸看向廖文杰,说完后让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一起跟上。
好奇怪,有得罪过这个人吗?
廖文杰疑惑万分,思来想去并无过节,既然如此,谏山奈落为何说话的时候凶巴巴的。
……
上次招待廖文杰的客厅中,土宫雅乐和谏山奈落并排跪坐,身后是两个小辈,隔着一张矮桌,是盘膝而坐的廖文杰。
他也想入乡随俗试着跪坐而谈,奈何屁股垫得太高,坐起来浑身难受,只得用上强者不拘小节的特权。
“黑崎先生,这三天你去哪了,电话也打不通,害我们……”
“抱歉,我因为杀生石的事情坐立不安,出门寻找线索,至于电话……如果是对策室那台通信器,我一般是关机的。”
言下之意,只有他主动联系别人,别人被动等待联系。
“话说回来,二位这么严肃,是有新情报要分享给我吗?”
“听说你在三天前的除灵行动中,杀死了一头A级恶灵?”
土宫雅乐问道,情报来自对策室,数据分析,那晚和廖文杰对战的恶灵等级非常高,远不是普通的A级恶灵那么简单,因为缺乏参照,只能定义为A级。
流落武侠世界 魏骜
“是的,不仅如此,我还缴获了一颗杀生石。”廖文杰从怀里摸出一颗杀生石,体积之大,令土宫雅乐和谏山奈落眼皮狂跳。
“能说说敌人是谁吗?”
“可以。”
廖文杰简单讲述当晚的情况:“按我的分析,谏山家,或者说驱魔师家族联盟被拥有杀生石的势力盯上了,谏山冥是他们计划的第一步,宗家的土宫家是第二步,逐步蚕食之后才是整个驱魔师家族联盟。”
土宫雅乐压住心头的紧张情绪,缓缓开口:“黑崎先生,那晚敌人使用蝴蝶?”
“是的,对策室有资料,敌人叫……叫什么我不记得了,来自驱虫师家族,三年前遭遇空难,被判定为死亡。”
“多谢。”
土宫雅乐怅然一声,整个人如同泄了气一般,挺直的腰板微微弯曲,如释重负道:“三年前,我的妻子驾驭白叡和恶灵战斗,在现场找到了蓝色蝴蝶的尸体。”
“这个情报,我记得上次说过了。”廖文杰说道,上次来交换情报时,他就提过白毛少年。
超級 黃金 指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是的,我以为没那快,还想着自己报仇……”
土宫雅乐深吸一口气,挺直腰板道:“虽然我不确定对方就是杀害我妻子的真凶,但这之间必有关联,还是要说一声谢谢。”
廖文杰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黑崎先生,除了询问三天前的情况,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个人建议,如果是不情之请,最好不要说出口。”
“这恐怕不行,因为白叡不再响应我的召唤,为了驱魔师家族联盟,我必须开口。”土宫雅乐直言道:“世上没有白来的优惠,更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要付出什么样的筹码,才能邀请你加入驱魔师家族联盟?”
“你付不起,而且我没有兴趣加入任何组织,更何况你们是家族联盟……”
说到这,廖文杰眉头一挑:“神乐很可爱,就像小妹妹一样,别在拿她说事了。”
“这次不是神乐,是我的女儿黄泉。”谏山奈落黑着脸接过话。
廖文杰:“……”
你也是个好父亲呢!
“父亲,你在说些什么,如果是……”
谏山黄泉原地跳起,惊觉太过失礼,飞快坐回原位,语气委屈道:“三年前,我已经有了婚约,未婚夫是饭纲家的饭纲纪之,还是你亲自安排的。”
言语间怨气颇重,直让谏山奈落于心不忍,可一想到家族,他还是冷声开口:“现在不是了,我和饭纲家家主取得联系,对方已经同意,你的婚约撤回了。”
廖文杰:“……”
尿素过多!
退婚,还是女方家里出面找男方退婚,只想问一句,那位饭什么之的……该不会是男主角吧?
“怎么会这样……”
谏山黄泉失魂落魄,不是说对婚约抱有多少期待,而是她已经认命了,现在突然撤销,让她实在无法接受,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货品,价高者可得。
虽然一直都是,边上的神乐也是,可……
至少把遮羞布盖盖好啊!
廖文杰:“……”
不会错的,杀生石正在闪闪放光,只要送过去,对面的黑长直就会从头黑到尾,从外黑到内。
“黄泉,这就是家族,我们谏山家如此,饭纲家也是如此。”
谏山奈落不知怎么劝说,硬着头皮将残酷现实揭露出来:“刚开始的时候,饭纲家家主,也就是饭纲纪之的父亲并不同意,当我提到你无法成为谏山家继承人时,他犹豫了,再讨价还价做出利益交换,他便欣然同意了撤销婚约。”
“那,那……纪之有什么说法吗?”
“销毁婚约是在昨天,他联系过你吗?”
“……”
谏山黄泉沉默跪坐,双拳紧紧捏住,对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表示绝……
一只手从边上伸出,是强撑笑容的土宫神乐,双方位置调换,唯有笑容依旧纯洁。
谏山黄泉微微一愣,反手抓住土宫神乐的手,微笑做出回应,就算没了整个世界,她还有妹妹。
橘势一片大好。
土宫神乐也很郁闷,上次土宫雅乐和廖文杰聊完,她便有了些认命的心态,将廖文杰和未婚夫画上‘≈’符号。
虽说廖文杰经常很不正经,喜欢抢东西欺负人,但总体来说,是个心地善良的大哥哥,加上强大的实力足以驾驭白叡,可以为父亲分担压力,正是家族最需要的人。
综上所述,认命的结果倒也不坏……大概。
刚认完命,她‘≈’的未婚夫成了‘≠’,再摇身一变,成了姐姐的‘≈’未婚夫,心情大起大落,既庆幸又郁闷,隐隐还有些失落。
郁闷归郁闷,她的黄泉姐姐不开心了,必须想办法让对方开心起来。
“恕我直言,这起婚约的撤销是不是有点为时过早了?”
廖文杰吐槽一声:“你或许可以撤销婚约,但我可没答应会同意这门亲事,要不,你再回去问问,加钱的话,饭纲家应该不会拒绝续上婚约。”
谏山黄泉:“……”
请不要再撕遮羞布了,真的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关于这一点,我相信你会同意……”
说到这,谏山奈落脸一黑,转头看向土宫雅乐,让其将羞耻的台词说出来。
“咳咳,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黄泉。”
束缚东宫 erus
土宫雅乐纠结片刻,终究没有说出偷窥裙底的事,不是怕廖文杰要面子,而是他自己是个要脸的人。
“是挺喜欢,可喜欢也不一定要娶她呀?”
话音落下,见屋内气氛不对,廖文杰清清嗓子,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喜欢分为很多种,我很欣赏黄泉的发型,就这样。”
谏山黄泉:“……”
懂了,这就把头发剪短,再染成黄毛,做个爆炸头发型。
“婚约的事情并不着急,如果你觉得不妥,可以试着先和黄泉相处一下,到时候再做决定。”
“太难了,想想就尴尬,而且我怕话没说两句,她会拔刀砍我。”
廖文杰直摇头:“以后别提婚约了,如果是加入驱魔师家族联盟,我可以挂个名誉会员,毕竟我一直在查杀生石的事,需要从你们这里收集线索。”
“可以。”
土宫雅乐微微一笑,果然没看错,对方是喜欢黄泉的,否则的话,不会一开始口口声声拒绝加入任何组织,一提到婚约就立马改口。
……
用过晚餐,廖文杰按计划行事,磨蹭到十点钟后出门离去,借口是放风。
谏山黄泉在父亲的示意下,不情不愿跟上,全程臭着一张脸,写满了不爽。
“别这样,朋友都没得做了。”
廖文杰抬手在谏山黄泉脑门上揉了揉:“知道你不喜欢,巧了,我也很反感,给你一个承诺,将来遇到喜欢的男孩,可以不用在乎我的意见,放手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
“真的?”
“应该是假的。”
“混蛋!”
路边闲逛半小时,就在他准备打造回府的时候,必经之路上,一道结界若隐若现。
“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