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魔臨 愛下-第五百六十七章 波瀾讀書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郑凡没有喜极而泣,
也没有站在那里愣神许久,
更没有抱着脑袋,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
可能,以前想过很多这类的场面,但当真的看见时,也只是嘴角勾勒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
不是为了面子,也不是刻意地绷着,心里,也是高兴得紧,但真没到那种需要夸张的形态去表现喜悦的地步。
兴许是来得太突然,还没来得及发酵。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郑凡走到熊丽箐跟前,平日里落落大方的大楚公主,即使是在闺房之中也喜好玩:小郑子,给本宫……的游戏,
但在今日,在此时,也依旧流露出了一抹女儿姿态的娇羞。
四娘撑着脸,姨母笑,看着他们。
一边的客氏脸上带着奉承的笑容,至于柳如卿,则是完全地艳羡了。
“有了?”
郑侯爷问了句废话。
总不至于在自己出征在外的三个多月吃胖成了这样。
“嗯呢。”公主小声应了一下。
好在郑侯爷脑子还算清醒,没傻不拉唧地带着惯性地接问一句:谁的?
薛三当初去雪原前,将他自己的发现和猜测都告诉了郑凡;
魔丸晋级了,想要再像以前那样悄无声息地影响自己,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郑凡也没想到,出征去雪原前的那个午后,竟然真的中靶了。
皇帝每每临幸谁,哪怕是一个宫女,也都是有专人负责记录的,等身子显怀时再进行印证,为的,就是确保天家血脉的纯正。
平西侯府里没这么繁复的规矩,
但一来平西侯府里的夫人,并不多,客氏不算的话,也就三个。
四娘是不可能的,她虽然在外面抛头露面打理产业做事,但对其他男人压根没什么兴趣,她也不需要别人去监管,也没人敢监管;
所以,府邸里也就剩下两个女人了。
且不提锦衣亲卫在外围的保护,光是魔王们时不时地监控外加对蛛丝马迹的拿捏,就足以排除掉那些杂七杂八事儿发生的可能,更别提侯府地下,还有一位侯爷的干爹一直盯着家宅安宁。
别人家是将先人供奉在祠堂里,取一个象征性的保佑作用;
平西侯家的先人,起的是实质性的物理作用。
郑侯爷在身旁空出的石凳上坐下,
开口道:
“挺好。”
除此之外,再多的言语,一时间也说不出来了。
……
侧院外,
显露出了瞎子的身影。
瞎子左手搭在自己右臂上,轻轻地弹捏着。
而此时,
一块红色的石头飞了过来,来到了瞎子的身侧。
“这个局面,你应该想到了才是。”瞎子说道。
魔丸不语。
“我喜欢看到这一幕,真的。”瞎子继续道,“赵九郎当年为何要对杜鹃下手,现在看来,他可能是错的,但那是建立在他已经做了的基础上。
他要是没做,还能是错的么?
咳咳……”
瞎子轻咳了两声,
“到底是不一样的,有了血脉子嗣,有了传承,家,还是那个家,但家,又不是那个家了。
对天天,那是给田无镜的一个交代;
那么,
对自己的孩子呢?”
一道黑色的婴孩身影自红色石头上显现,扭头,看着瞎子。
“我知,我知,你也是孩子;但你更应该知道,我忍你忍了多久,大家都是为了玩,都是为了有趣,都是为了让这日子,不至于颓唐和荒废掉了。
你玩够了,不,是既然你玩不下去了,那必然得是由我接手了才是。”
魔丸身上的气息,开始呈现出阴森。
“别吓唬我,吓唬我没用,如果面前有几百上千个大活人,你说杀也就杀了,我信;
但有孕在身的人,你不会舍得动一根指头。
不是在激将你,而是你确实不会做。
你 有 權 保持 沉默
何必呢?”
瞎子转身,向外走去,魔丸跟着。
我 只 想 安靜 地 打 遊戲
吩咐肖一波准备了一辆马车,瞎子坐了进去,魔丸也进入了马车。
马车出了侯府,
马车出了奉新城,
马车来到了城外的一片空地上。
马车停了下来;
瞎子下了马车,走上一座土丘,伸了个懒腰。
半 劫 小 仙
红色的石块飘浮在前方;
“我今儿心情不错,确切地说,我心情不错了很久,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不好,所以,我不介意让你出出气。”
红色的石块直接撞击向了瞎子,瞎子于身前布置下了三层念力屏障。
“砰!”
顷刻间,
三层念力屏障被击破,红色石块砸中了瞎子的身体,瞎子倒飞出去,落在了地上。
嘴角溢出了鲜血,但他依旧面带笑意。
通体散发着怨念的婴孩飘浮在他的前方。
“差点忘了,我还没进阶,你进阶了,虽然主上没明说就出征雪原了,但我觉得,在望江的那一场刺杀中,你喊爹了吧?”
怨念再度暴增,强横的精神力席卷向了瞎子。
瞎子低下头,自身精神力释放出去,双方形成了某种僵持。
“该过什么样的日子就过什么样的日子,这世上,谁能一辈子自在?你是受了苦,但说句良心话,咱几个,哪个以前没在漫画里受过苦?
人可以活得任性,
但孩子,
终究得学会长大。”
“轰!”
瞎子身形被掀翻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也就在这时,自上方天幕上,有黑云开始凝聚。
瞎子擦了擦嘴角,再度爬起来,道:
“你看看,没一个可以依附的人,你稍微活动活动身子都得遭雷劈,何必?”
“你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瞎子摇摇头,“倒也不是,其实出来,本就不是为了说话的,趁着这个大家都很惊喜的日子,咱们把以前的那些龃龉都给清算了,接下来的日子,心里至少没了个芥蒂。”
魔丸钻回到红色石头之中,石头落地。
瞎子有些意外,走上前,捡起石头。
“不打了么?”
石头没反应。
“呵呵,倒是我自作多情了,行了,这一篇就算是过去了。”
瞎子从袖口中掏出帕子,擦了擦出血的地方,重新坐上马车。
……
艾特纳尔传说
与此同时,一封信,自奉新城中离开,一路向南。
它过了人潮攘攘,它翻山越岭,它历经艰辛,片刻都没耽搁,为此,甚至有好几位接手它的人九死一生,最终,它落到了一只五指修长的手中。
大楚摄政王打开了信,扫了一眼,随即将信放下。
他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御书房,去往太后所在的宫殿。
太后大病初愈,正坐在梳妆台前由婢女服侍着打理发髻。
摄政王走了进来,
寝宫内除了手头有活计的两个婢女,其余宦官奴才全都跪伏下来。
“母后。”
“何事?”
“妹子肚子有了。”
太后点点头,吩咐道:“置备一份所需,送过去。”
“儿子知道。”
太后摆摆手,寝宫内的下人们全都退了下去,只留下他们这对天家母子。
“按理说,丽箐在大婚日子上搞出的事儿,让天家颜面无光了,可哀家这心里,倒是一点都不怪罪她。
以前给你父皇当妃子时,倒是把这天家颜面看得无比之重,总觉得是个了不得的东西,不容丝毫亵渎和侵犯。
后来,你当了摄政王,差不离就是个皇帝了,我成了太后;
这天家颜面,一下子就觉得没什么了,以前,它是在天上,现在,成了咱自家的东西。
狂帝霸天 子龙将军
外人觉得大上了天的,但归根究底,是咱自家的擀面杖罢了。
丽箐给我的信,我都看了,可以瞧出来,那位喜欢刨人家祖坟的燕国平西侯,至少,对自己的女人是极好的。
在外头,甭管硬气胡来,在家里,能让自家女人过得舒心,也算是个爷们儿了。
说这些,不是想让皇帝你为难,而是想着,到底能不能换个法子。
不是当娘的在这后宫里寂寞了,想干政了,为娘想的是,当初他燕国先皇在位时,不是有个说法,打算给成国皇帝司徒雷降个国主么,也就认了人家国中之国了。”
“母后的意思,儿子明白,但儿子不认为这会有什么用,一来我这妹婿的心,一向很大,二来燕国的新君,到底是继承了其父之风,对妹婿,也没有那种忌惮拿捏的意思。”
“总得,给个礼不是,先不提有用不有用,恶心恶心人家,也是可以的。他还是个侯爷,咱们就给他按照大楚驸马的资格,封个王呗,国主,也不是不可以封。
逼那边燕国朝廷,也给加加秤砣。”
“母后。”
“嗯?”
“儿子晓得了。”
“就当哀家,胡言乱语了吧。”
“母后言重了。”
摄政王走出了寝宫,回到了自己的御书房。
大将军年尧刚来,在那儿等着了。
“奴才给主子请安,主子福康万年!”
“起了吧。”
“谢主子。”
“朕刚从太后那里回来,丽箐有孕了,太后的意思是,让朕给咱那位驸马,封个王。”
年大将军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怎么,嫉妒了?”
“奴才不敢,奴才担心的是,主子这边刚给他封了爵,他那边,就马上领兵过来犯边,到时候,主子的脸可就丢大了。”
“朕也这般觉得,凤巢内卫来报的最新消息,燕人踏灭蛮族王庭后,田无镜,似乎就没回来,前些日子渭河那边的靖南王旗,也不会是田无镜。
辛苦你一趟了,去那边再看个半年,等朕登基后再回朝。”
“奴才遵旨。”
“别给朕丢人。”
“主子说笑了,对上的是田无镜,奴才只能回主子一个尽量,田无镜不在,奴才还真不怵咱那位驸马爷。”
————
写着写着胸口忽然开始痛起来。
媳妇儿不准今晚再码字了,逼着明天去医院一趟,估计明天的更新也得落下。
嗯,我自己觉得没啥大问题,但还是检查一下求一个心安吧,先给大家做个报备。
莫慌,抱紧大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