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問丹朱 希行-第四百五十九章 喜歡推薦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腊梅花举在身前,恍若一块盾甲。
看到张遥这动作,陈丹朱顿时拉下脸:“干吗?我对你笑,你就要打我吗?”
这更是从何说起!张遥心里喊,忙将花向前一递:“不是不是,是送给你。”
陈丹朱看着递到眼前的花,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拂过腊梅花,拉长声音:“只有一支啊,单独只给我的吗?这多不好啊。”
怎么就不好了?
张遥眨眼说:“金瑶公主也有一支。”
陈丹朱哼了声:“那更不能给我了?你们好不容易摘得,两人一人一枝多合适啊。”
也没有多不容易吧?张遥心想只不过丹朱小姐你穿的衣裙不方便。
“我们都是给你摘的。”他忙再次解释。
陈丹朱要说什么,见山路上金瑶公主转回来了,手里空空没有了那支腊梅。
陈丹朱和张遥忙迎过去。
“我送给三哥了。”金瑶公主说,脸上带着笑意,“三哥要去游学了,我真为他开心。”
陈丹朱点点头,张遥也松口气,看陈丹朱脸色正常了——因为三皇子吧,陈丹朱跟三皇子之间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现在看到三皇子如此,心情可能很复杂。
“丹朱小姐。”他高兴的说,再次将腊梅递给她,“那我这枝是你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才缓和了脸色的陈丹朱再次哼了声:“我不要。”说罢挤过两人蹬蹬向山下去,“我要回家去了。”
金瑶公主不解的看张遥,用眼睛问怎么了?张遥摊手无奈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金瑶公主也没有说什么,今天见了楚修容,她也无心赏景了,和张遥跟上陈丹朱,一众人又呼啦啦的坐车走。
半夏之青春 筱川余
这次陈丹朱直接上了金瑶公主的车,坐在车里盯着金瑶公主看。
金瑶公主拿着腊梅花上来,被她看的有些好笑。
“你干吗?”她笑问,“我三哥跟你说什么了?”
陈丹朱道:“没说什么啊。”
金瑶公主将腊梅花插在车厢里:“三哥直接说了不要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了,所以这么远跑来也不是为了见我,而是为了见你一面。”说到这里她轻叹一口气,虽然有点对不起六哥,但——她低声问,“丹朱,你到底喜欢谁?”
陈丹朱眼滴溜溜一转,做出几分害羞的样子:“其实,我喜欢张遥。”
金瑶公主一怔,瞪眼:“什么啊!你不要拿张遥逗趣!”
陈丹朱挑眉,伸手搭着上她的肩头:“我怎么是拿他逗趣?我对张遥多好,世人皆知啊,我可是为了他费心费力,担心他吃不好穿不暖,担心他犯了病,担心他心愿不能达成,他咳嗽一声,我都跟着心惊肉跳呢。”
她说完看着金瑶公主。
“公主,你是不是也这样啊?”
金瑶公主一怔,旋即明白了,脸上倒也没有什么羞涩,想了想:“我嘛,跟你一样又不一样。”
陈丹朱有些好奇:“什么不一样?”
“我嘛,当然也希望他好,会替他的忧心,会为他开心。”金瑶公主靠着软垫认真的说,“但又没有你说的那么多,那么复杂,我更多的不是想他怎么样,而是他带给我的感受,我自己的感受。”
自己的感受?陈丹朱更好奇了,也忘记装腔作势:“那是什么意思?”
金瑶公主抿嘴一笑:“就是,我想到他就会开心,天天时时刻刻都想他,一想到有这个人,我就觉得做什么都开心。”说罢转头似笑非笑看陈丹朱,“你有天天想着他吗?”
陈丹朱听的走神,嘀咕一声:“我天天想他干什么!”
金瑶公主伸手捏着她的鼻子:“哦——没有天天想着他,现在有需要了,你就把他拎出来当挡箭牌了?”
陈丹朱回过神哎呀两声:“才没有,我哪有——谁让你们两个瞒着我!”
金瑶公主笑道:“没想瞒着你啊,这不是没想好怎么说,我们也是有点害羞嘛。”
陈丹朱哼了声,手摸着自己的鼻头。
“那你刚才是因为发现了。”金瑶公主认真的问,“觉得张遥不喜欢你了?被我抢走了?所以生气发脾气?”
陈丹朱伸手将车厢上的腊梅枝拔下来,瓮声瓮气:“才没有,他不喜欢我就不会特意折腊梅给我了!”
更何况那次张遥为了赶来见她一面跑哑了嗓子,那也是惦记着希望她过得好好——
但那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的。
虽然有一点点吃醋吧,但也还好——张遥能与金瑶公主两情相悦,她还是忍不住替他高兴,以及欣慰,金瑶公主不会欺负张遥,会好好待他,张遥今生也能生活富足,能全心全意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金瑶公主没有将腊梅抢回来,迟疑一下轻声问:“丹朱你怎么了?你真不喜欢我六哥吗?”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真字听到耳内,陈丹朱心被扎了一下,忙道:“你可别这样说,也不是,我——”开口了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说声不喜欢怎么了——她忙小声叮嘱,“你别这样说,让你六哥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金瑶公主失笑:“是知道你真不喜欢他,所以六哥会不高兴吗?”
也不是,陈丹朱心想,而且也不是不喜欢他。
金瑶公主笑着唉了声:“你啊,心里明明惦记着他,到底东想西想的干什么啊。”
“我没有惦记他。”陈丹朱忙道,“他哪里用我惦记啊,他那么厉害——”
“那你觉得你没他厉害?配不上他?”金瑶公主问,又握手甜甜一笑,“我就从不这样想张遥,张遥也不会这样担心我,喜欢嘛,不会想这些。”
陈丹朱翻个白眼,将腊梅花挡住她的脸,心里却轻轻的叹口气。
她也不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楚鱼容。
她会像金瑶说的那样吗?时时刻刻想他,想到他就——
陈丹朱想了想——刚闪过一个穿铠甲的身影,就立刻忙甩头甩走了!
她都不知道该想谁好不好!
马车在这时忽的停下,两个都走神的女孩子撞在一起,略有些紧张。
“怎么了?”金瑶公主问。
毕竟跟西凉的战事还没结束。
车旁有马蹄声近前:“公主,有——人来了。”
有人?什么人还能逼停公主的车驾?金瑶公主掀起车帘。
车窗旁的护卫压低声音:“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私服而来,不让声张。”
金瑶公主惊喜的差点将头探出车厢,陈丹朱也挤过来。
“他怎么来了?”她不由问。
金瑶公主用头轻轻的撞了下女孩子的头:“还不是因为某人!”
陈丹朱没有理她,看着前方,远远的看到一队人马疾驰而来,没有彩旗仪仗,那些人也都不穿铠甲,就像游山玩水的行路人。
为首的年轻人穿着织锦衣袍,日光洒在他的身上,发出金色的光芒。
他很快驶近,但并没有靠近车,而是在路旁停下来,先对着这边拱手,再对着这边轻轻招手。
追 夫 36 計
金瑶公主知道这拱手是对她打招呼,而招手则是让陈丹朱过去。
“快去吧。”她嗔怪说,“该吃醋的是我,我的两个哥哥都最想见你。”
陈丹朱有心不去,但觉得这样也没必要,拎着裙子下了车。
蛊王 鬼小佑
陈丹朱下车的时候,楚鱼容在那边跳下马,负手看着她。
陈丹朱一步步走近,问:“你怎么来了?”
楚鱼容没有回答,看着她,俊目明亮:“这衣裙做的真好,衬得你更好看了。”
陈丹朱低头看自己的衣裙,笑嘻嘻说:“是吧,我今天要出门的时候,突然觉得必须换上这套新衣,因为一定会遇到殿下您这样的贵客。”
看到楚鱼容来了忍不住也催马上前来的竹林,听到这句话差点从马上栽下来——丹朱小姐,你摸摸良心说,你是为了谁才换新衣服呢?
又来骗将军殿下,竹林无奈,偏偏将军一向又听信她的甜言蜜语。
念头闪过,见楚鱼容笑了笑,摇摇头。
“不信。”他说,“你不是为了遇到我穿的。”
竹林一怔,陈丹朱也一怔。
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