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alb5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問丹朱討論-第二百六十六章 心意相伴-ou9e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周玄趴在床上,两边摆了架子,再将厚厚的被子搭上去,这样既可以保暖也可以不碰触伤口。
金瑶公主伸手掀着被子,周玄忍着痛回头:“你干什么?”
“我看看啊,打的时候我躲在一边,没看清楚。”金瑶公主说,将被子掀起一半,看到周玄涂抹了伤药的后背,黑白的药粉,洒在纵横的血痕让其变得更加狰狞——
金瑶公主这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伤,眼中难掩惊骇。
“太可怕了。”她喃喃说道。
周玄回头盯着她,看她还要往下扯被子,喂了声:“非礼勿视,差不多行了啊。”
金瑶公主哦了声:“有什么啊,又不是没看过,小时候你在我母后宫里洗澡,我就在旁边呢。”
周玄恼怒:“你那时候才三岁,眼都没睁开呢。”
金瑶公主掩嘴笑:“瞎说,三岁孩子眼睛早睁开了。”话虽然这样说,还是没有再往下看,将被子搭好。
周玄重新趴在手臂上,说道:“不用谢。”这是回答先前她说的那句话,“你就算不答应,也不会挨板子,最后出来挨板子的还是我。”
金瑶公主默然,皇后如果跟她先说赐婚的事,她反对,抗议,但还真做不到像周玄这样冲撞皇后,尤其是父皇也开口,她只能沉默哀求哭泣,这样根本不足以改变父皇的决定,她做不到冲撞父皇,而父皇也绝对舍不得打她,唉,父皇对她这么好,她怎么能不管不顾的,只为了自己伤父皇的心?
所以最后还是要周玄来拒绝。
金瑶公主抬手打了他一下,虽然隔着被子,但还是很痛的,周玄大叫一声:“你又干什么?”
金瑶公主生气的说:“你该打!”
…..
…..
虽然金瑶公主说不让他听,但二皇子觉得作为兄长,还是有责任守在这里,金瑶公主进去后低低窃窃的声音听不清,直到周玄忽的扬声大叫,他也吓了一跳,然后便是金瑶公主的声音“你该打。”
所以,还是动手了吧,二皇子迟疑一下,往后退了一步,女孩子嘛受了这么大的折辱,打一下就打一下吧。
…..
…..
“这是为父皇打的。”金瑶公主咬牙低声说道,“就算你要拒绝,你好好跟父皇说啊,你这样一点余地都不留,一副把父皇当天子,立刻要君要臣死臣就死的样子,多伤父皇的心啊。”
如果真把皇帝当亲人,当父亲一般,父子两人之间有什么不能商量的,说一说,求一求,跪一跪,哭一哭,都是可以的。
“我相信父皇会疼惜你。”金瑶公主幽幽说道,“但你现在这样做,分明就是告诉父皇,你不信他。”
周玄趴在胳膊上,声音闷闷:“陛下,的确是天子。”
金瑶公主咬牙:“哪个天子会这样待一个臣子?你有没有良心啊。”
周玄将头面向内里:“你就当我没有吧,这种事还是干脆利索的解决好。”
她跟周玄从小长大,很清楚他的脾气,也知道周玄是个多聪明的人,她知道的道理,周玄自然也知道。
他就是不惜伤了皇帝的心也要拒绝这件事,连一丝余地都不留。
金瑶公主忽的抬手又恨恨打了一下,周玄再次大叫一声:“怎么又打?”
“这是为我打的。”金瑶公主咬牙道,“我虽然也不想嫁给你,但你这么不想娶我我还是很生气!”
周玄看她一眼,翻个白眼:“行行那你打吧。”
金瑶公主果然扬手又打了几下:“害得我颜面无存,这个仇我可记下了!周玄你等着,将来你成亲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门外的二皇子可能被接连两声大叫,叫的不放心,在外敲着门唤金瑶:“差不多就回去吧,你要是实在生气,等他好了再打。”
他的话音落,金瑶公主蹬蹬走过来打开门。
“二哥。”她生气的说,“等他好了,我还能打到他吗?”
周玄这个家伙面对皇子公主们也从不畏惧,更不老实卑微的让他们欺负,五皇子小时候想过打周玄,但每次都是被周玄打了,然后再被皇帝打。
二皇子想着,又有些怅然,如今父皇终于打了周玄了,可见多伤心。
金瑶公主没有再停留甩袖气呼呼的走了。
二皇子摇摇头,再看室内,关切的问:“阿玄,你还好吧?”
周玄的声音在内闷闷的传来:“死不了。”
二皇子摇摇头,示意太监太医们进去守着,自己则将门带上不进去了:“阿玄你睡会儿吧。”
金瑶公主回到了宫里,先去见了皇帝。
皇帝请她进来,金瑶公主进来看到皇帝用袖子遮脸躺在龙床上。
“父皇,你做什么呢?”金瑶公主酝酿好的情绪都散了,有些好笑问。
皇帝闷闷的声音从袖子后传来:“父皇没脸见你啊,让我儿受如此折辱。”
金瑶公主笑着走过去在床边半跪下,喊声父皇:“父皇,其实,我真的不想嫁给周玄,不是安慰父皇。”
皇帝遮着脸长叹:“你怎么会不喜欢阿玄?你们一向多要好,父皇是亲眼看着的。”
金瑶公主笑:“喜欢不一定是想嫁给他啊,我喜欢的人多了,哥哥们,姐妹们,还有丹朱小姐——我也很喜欢丹朱小姐,难道我也要嫁给她吗?”
听到丹朱小姐这个名字,皇帝将袖子扯下来气笑:“胡说八道什么!”
看到他放下袖子,金瑶公主伸手牵住他的衣袖,软软的喊声父皇:“女儿没有胡说,女儿长大了,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婚嫁,我喜欢周玄是当哥哥喜欢,不是我要嫁的人。”
皇帝看着女儿,恍若又看到了她的母亲,那个娇俏美丽的女子,她当年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陛下,陛下就是我想要嫁的,相守一生的人。”——唉,可惜,他没能护的她跟自己相守一生。
他也不知道想要跟什么人相守一生,作为一个皇帝,有太多事要他想,跟什么人相守一生却不在其中。
“金瑶。”他忍不住问,“你想要嫁给什么人?”
金瑶公主笑着想了想:“我现在还不知道,等我遇到这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了。”
年轻人啊,皇帝笑了笑。
“父皇。”金瑶公主摇着他的衣袖,“你答应我,等我遇到的时候,一定随我心愿,让我嫁给我想嫁的人。”
皇帝故作不悦:“朕的公主,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金瑶公主故作伤心:“父皇,您的公主,难道会把婚姻大事当儿戏吗?您的公主,挑选的夫婿难道会让父皇您不满意吗?”
皇帝哈哈大笑。
等候在外的进忠太监与其他人松口气,对视一笑。
“好了好了。”他低声说道,“陛下这算是好了一半了。”
旁边的太监忙将食盒送过来:“公公快请陛下吃点东西,一天一夜都没吃了。”
进忠太监笑着拎着走进去:“公主也累了,快陪陛下吃点东西吧。”
金瑶公主心领神会应声是,做出饥饿的样子:“快些摆来,多拿些,我真的好饿了。”
皇帝笑吟吟的看着没有拒绝女儿的心意,只是想到周玄的时候,还有些黯然,他这么好的女儿,他这么好的心意,他这么想要弥补,周玄竟然不要——
“陛下。”一个太监进来回禀,“三殿下去侯府了。”
…..
…..
“我早说过,老三就是个蔫坏的家伙。”五皇子一边急急的往外走,一边冷笑,“前脚是他说大家都不要去侯府也不要去烦父皇,转头他就去侯府教训周玄为金瑶和父皇抱不平。”
四皇子亦是愤愤:“就是,要去大家一起去,都是金瑶的兄长,凭什么他吃独食。”
两个皇子车也不坐,直接接过马匹疾驰出宫。
三皇子此时已经到了周玄的屋门前。
二皇子并不阻拦,殷切叮嘱:“训斥就训斥几句,不要再动手,金瑶已经自己打过了,真打坏了,父皇还是要心疼他。”
三皇子应声是:“多谢二哥。”
二皇子笑着点头:“去吧去吧,我大你们几岁,又是父皇让我来照看,不方便骂他,只能你们来了。”
三皇子笑了笑不再多说走进去,太监太医们再次退出来,二皇子还贴心的让人把门带上,站开几步,反正到时候兄弟们记着他的好,父皇也不能怪罪他。
周玄依旧趴在床上,看着走近的三皇子:“我说,你们能不能让我先睡一觉?”
三皇子在床边坐下,没有理会他的不耐烦,看着他:“何必这样做呢?就算你答应了亲事当了驸马,也不会立刻就被夺了兵权。”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