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exq1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五代之亂世豪強 ptt-第六十二章 再見伊人展示-ks0qq

五代之亂世豪強
小說推薦五代之亂世豪強
工业制茶说实话,王魁并不是很清楚,不过王魁的家乡也是盛产茶叶的地方,土法制作倒是略知一二,从造纸坊的建设来看,王魁觉得观摩一下眼下的炒茶手法,也许同样能得到意外的结果也说不定,所以才想办法把杜家拉进自己的计划里面。至于后续如何,那就要做了之后才知晓了。
杜省和王魁谈过之后,便回去准备了,既要掩过刘家的眼睛,又要可靠可行之人,确实需要好好斟酌,而王魁也有别的事情忙活。
“三娘,事情还顺利?”王魁靠着窗口,眼望着立在一旁三娘。
“公子,都还好,目前已经有十余个姑娘了,其中七个是以前东街各家楼里的,本来就是吃这门饭的,歌学得也很快。浅浅姑娘也很会教,客栈的舞台也搭得差不多,不过咱们表演给谁看啊?如果只在客栈每天唱上几曲的话,没必要找这么多人啊!”三娘自从接下王魁建歌坊的项目以后,便四处张罗着找能歌善舞的,却没想到找来找去还是楼里的姑娘更适合。
“谁爱看就给谁演,这个我自有安排,你只管教好她们便是。”
絕對演技:重生之娛樂天後
一品悍妃千千歲(無敵悍妃) 白狐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竹林有句话很多人都知道,这里不留无用之人。对她们同样合适。也包括你,虽说咱们当初说好了可以合作,但偏偏你要要求等确定能有成就的时候才算入伙,所以现在来说,即使是你出的大部分钱,但最多只能算是我跟你借的而已,所以,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吧!”王魁最不喜欢三娘的一个地方就是,太啰嗦了,做什么都犹豫,难怪,攒下了那么大家底,最后还是落了一场空。
孫殿英和他的三姨太
“对了,听说,前天还有个姑娘给打伤了,是吗?你有**姑娘本事,不过有些事情我要提醒你,歌坊这门饭却不是全靠**就可以的,这里的姑娘要做的也不是回春楼的那些事情,别再有过激的方法了,让他们把歌唱好才是关键。有点性子没什么别太过就行。”
“是!”听到王魁教训自己,三娘似乎很恼火,黑着脸说话。
“我也不是怪你什么,说这些是要你心里能更有底气。最近我可能还比较清闲,所以能多看看你这边的事情,不过有些事情会很麻烦,可能过一段时间,我就没有那么多精力了,能做的也就是说一说,给你指个方向,做,都要靠你,所有的担子就要交给你来担,所以我今天才特地过来看看。好了好了,不说这个,还是把人叫出来吧,我看看这些小娘子都怎么样!”安慰一下,王魁还开了开玩笑,不过显然他搞错了对象,三娘可是见多了这样的表情和口气,只见三娘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王魁就后悔了,要解释也就是越描越黑而已。
八荒聖道
系統精靈才是真主角
“你给的艺名都是他们自己挑的,左边四个是梅兰竹菊,梅香、兰朵、晓竹、秋菊。”三娘一手指着房间里左一排站着的四个粉黛,王魁差点没昏过去,只见四个圆脸倒是还勉强可以,但身材却只能让人瀑布汗的女子站在那里。
“靠,这就是佳丽?三娘,你看看他们那水桶腰,那手臂都跟猪蹄似的,我……!”王魁实在觉得很无语。
“公子,这可都是按你说的标准找的姑娘啊!”见王魁很不满意,甚至表现出愕然的表情,三娘也慌了。
“啊?”王魁更是傻眼!
“肢体匀称,五官秀丽。”三娘似乎在重复王魁的话。
“我……!”王魁这才想起来,所谓的匀称和秀丽标准不同自然结果便不同了。“失误了,失算了,唉!”
步步圍情,圈寵二婚老婆
直播之隨身廚房 官鬼禽曜
“都不行吗?”三娘不甘心的问。
“都不行!”王魁这么说其实有大半私心的,他可不想自己听歌的爱好全部来自于面对这样的人才。
“那怎么办?”三娘问。
“要不送回去?再挑挑?”王魁和三娘商讨着怎么办。
“老爷,求求你,求求你了,留下我吧,留下我吧!”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从那四个‘粉黛’方向传来,却显然不是四个中的任何一个。大家正疑惑,只见一个身影从四个粉黛身后冲了出来,不过她是不可能扑到王魁怀里的,大洪留在王魁身边的竹林护院一下子窜出两个来,摊开双手,挡在了女子和王魁之间。
‘咚’那时膝盖触地的声响。“老爷,求你了,别把我送回去啊!”还是刚才那个声音,显然她很聪明的没有去碰护院,要不然显然自有被拿下的份。见女子跪倒在地,护院也自然的退到一旁,这时候,王魁也才看见了那女子。
女孩低着头,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头顶简单的蝶式发髻,却更突出了脖颈间润白的肤色,灰素的绸装平淡而不失优雅,包裹着的是纤纤细腰和玲珑有致的身材;尽管低着头,王魁还是能依稀看见那弯弯的细眉很是妩媚,也能看见稍薄却极具质感的嘴唇。
“公子?”看着看着,王魁尽然有些迷住了,三娘奇怪王魁为什么不说话,于是叫了他一声。
“为什么我要把你留下?”王魁对三娘摇摇手,示意自己没什么后,开口向那个跪着的女孩发问。
“我什么都肯坐,再苦再累的都可以,求老爷留下我吧!”一听王魁问话,女孩不停的磕着头。
戀貓物語之搗蛋耍惡少 音羽蕾
“停,停!!可是我家下人多的是,我不缺你这样的啊!”不过显然那个女孩没有打算听从王魁的建议,而是不停的叩头,王魁这个事业也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起初看到女孩双手紧扣平放在身前,王魁还以为那是紧张害怕了。可那知道直到后来口头起身之后,女孩的手依旧可以不断的保持原样,显然这是需要极长时间培养出来的习惯,三娘不可能这么短时间训练出来。王魁忽然对这个求着留下的女孩的身世很感兴趣。
“你再不停下,我就立即把你送走。”王魁的威胁还真管用,一说,女子就停下跪立在那里没有接着磕头。不过既然女孩停下来不能叩头,也许是找不到更加合适的方法表达自己的焦急,所以女孩稍微抬起了头,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王魁。
“就是嘛,这样才乖,给我说说,你……咦!…..啊!怎么……”本来王魁还很满意自己的聪明才智,可是女孩一抬起头来,王魁就有些疑惑了,怎么这么眼熟呢?随后王魁张大了嘴巴,表现的似乎有些过分的惊讶。
“三娘,三娘,你从哪里把她给我弄来了?”王魁郁闷的转头对一旁的三娘开问。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三娘很奇怪,她还没见过王魁这样一惊一咋的样子,即便是那时候第一次见面遇到张其等人大大出手时,也没有这般表现。
“你就直接说,怎么弄来的?”王魁不打算回答三娘的问题,而是把她的话堵了回去。
“也是东街买来的啊!”三娘回答!
“契单呢?”
“都在啊!官府的印信也都齐全的!年岁倒是大了些,唱歌也一般,不过能弹一手好琴,琵琶也不错,所以就买下了,她说笛子画画也能行,不过我还没有来得及看看!”
“这倒是怪了,你怎么就来我这里了!……三娘,事情先这样吧,你再去找些姑娘,能唱能跳还是能弹都按原先的来,不过模样都要按她这标准的,年纪得更小些。这次找的这些人嘛!肯做的就在歌坊做个端茶送水的,或者照顾今后来的那些姑娘们便是。……除了她,其他人都先下去吧!”不知道怎么的,王魁十分焦急的想打发所有人出去。
三娘皱着眉头很是鄙视的看了王魁一眼,王魁这才发觉似乎自己留下人家姑娘一个人的做法很容易让人误会,想解释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再看看在场的其他人,家丁们一脸冰冷,眼神里却透露着:‘我什么都没看见的意思’。姑娘们有的惋惜,有的羡慕,千种百样。
庶女毒妃
解释不了就算了,王魁一闭眼什么都不说了,大家开始快步的退出屋子去了。
王魁再睁开眼的时候,屋子里只有那个跪着的女孩和王魁自己了:“说说你自己吧!”
“老爷,我许过人了!”女子似乎在猜测王魁想要做什么!
“呵呵!我知道!”笑了笑,王魁才说到。
“呜!……!”王魁笑声一出,女子却伤心地哭了起来。
“别啊,你哭什么!”王魁见女子如此伤心,急忙想要上前安慰一下,毕竟缘分如此也算难得了。哪知道女子见到王魁的动作,确实用膝盖顶着退后了两步,然后哽咽的开口:“不劳老爷动手,我自己来,不过希望老爷答应我,别把我送回楼子里了,我死也不去!”
“啊?”王魁没明白,不过随即他就懂了。只见女子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要间,开始轻轻扯动束腰的绸带。
“停。你叫李媛,没错吧?”王魁眼见就要脱了,只好停下自己的脚步,并喊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