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ahfr好看的都市言情 來自平行世界的他-第961章 對話展示-1medl

來自平行世界的他
小說推薦來自平行世界的他
当听到敲门声,余诗洋神色微微动了动,然后就朝着包厢的门方向不紧不慢地看了过去,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时候徐青阳差不多也该到了,他的目光很快就落到了服务生身后的那道身影,虽然他之前没有面对面见过徐青阳,但是通过视频以及徐青阳的相关个人资料信息,他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位跟在服务生身后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子就是今天他想要见的《华夏好歌曲》海选学员徐青阳。
徐青阳在包厢里的门打开后,也很快走进了包厢。
走进包厢,徐青阳的目光也几乎第一时间落在包厢里的余诗洋身上,看着余诗洋,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丝丝惊讶之色。
在这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今天邀约的人是谁,虽然有猜测,但是眼前看到的这个人却是很是意外与惊讶,没有想到邀约之人竟然是作曲人如梦,也就是余诗洋。
看到余诗洋的那一刹那,看似平静的徐青阳内心其实略有几分激动,其实他很久就像跟作曲人如梦面对面见上一面,包括这一次报名参加《华夏好歌曲》,根据网上的消息,《华夏好歌曲》可是由作曲人如梦亲自兼职,如果参加《华夏好歌曲》或许有机会面对面见到作曲人如梦,当然选择报名参加《华夏好歌曲》,他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想要见到作曲人如梦,更主要原因是想要接《华夏好歌曲》这个舞台传达自己的的音乐。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他很早就是作曲人如梦的粉丝,从歌后于菲那复出之作之一的《传奇》他就开始关注作曲人如梦,而且随着作曲人如梦越来越多的歌曲上线发布,他也越来越喜欢作曲人如梦,虽然他不是什么狂热粉丝,但是作曲人如梦的歌他绝对可以算是一位忠实的粉丝。
在余诗洋是作曲人如梦的身份曝光之前,徐青阳对作曲人如梦的身份也是十分好奇,后来余诗洋是作曲人如梦的身份曝光后,他很是惊讶ꓹ 他没有想到作曲人如梦竟然是跟他年级相仿之人,在音乐这条道路上ꓹ 他其实一直还挺自傲的,但是与作曲人如梦一比,他却是有些自愧不如了ꓹ 如果说作曲人是一位中年人,他倒是有详细或许自己有一天会超越对方ꓹ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位神秘的作曲人如梦竟然是一位同龄之人,尽管这让他隐隐有一点挫败感ꓹ 但是他对作曲人如梦的认同感倒是没有丝毫减弱ꓹ 他依旧是作曲人作曲人如梦的真实粉丝。
此刻,徐青阳见到了自己渴望见到的作曲人如梦,虽然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露,但是见到余诗洋的刹那,其内心还是有不少起伏。
余诗洋看着走进包厢的徐青阳,起身微微一笑道:“来了!”
言语之间,余诗洋似乎透露出一股亲切感ꓹ 像是一位有些时间没见的老朋友。
徐青阳听到余诗洋的话,几乎下意识点了点头。
余诗洋抬手示意道:“坐吧。”
徐青阳听到余诗洋再次的言语ꓹ 似乎才反应过来ꓹ 然后连忙说道:“你好ꓹ 如梦先生ꓹ 我叫徐青阳!”
说话的同时,徐青阳的言语明显带着几分激动。
余诗洋不紧不慢回道:“我知道你叫徐青阳ꓹ 不用客气ꓹ 先坐下。”
徐青阳再次点了点头ꓹ 此刻的他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些毛病,今天这次的邀约之人就是作曲人如梦ꓹ 对方当然已经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还有些激动自我介绍。
略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徐青阳倒也很快坐了下来。
余诗洋倒是将徐青阳的一举一动看在眼中,他倒也能够理解,虽然两人年级相仿,但是两人的心里年龄可是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当初自己跟徐青阳这个年龄的他,表现恐怕还没有徐青阳这么好。
当徐青阳坐下后,余诗洋立即向不远处的服务生示意道:“点单!”
服务生立即奉上了菜单。
余诗洋让服务生将菜单递给了徐青阳,同时对徐青阳不紧不慢地说道:“想吃点什么尽管点。”
徐青阳道:“嗯,谢谢!”
追憶逍遙 憶冷香
接过服务生菜单的徐青阳很快就打开了菜单,此刻的他倒也算是平复大部分起伏心绪。
紧接着,徐青阳点了两道菜。
余诗洋很快从徐青阳手中接过菜单,然后一连点了四道菜,最后问道:“想喝点什么,酒?”
徐青阳道:“我不怎么会喝酒。”
余诗洋点了点头道:“那就不要酒了。”
随后,余诗洋就直接点了果汁。
在余诗洋与徐青阳两人完成点单后,服务生很快就退出了包厢。
余诗洋看向徐青阳,淡然一笑道:“昨天下午你在海选现场考核时我虽然没有到现场,但之后也看过在视频中看过你的海选那首歌《青阳》,感觉非常不错,那是一首你写给自己的歌吧。”
关于徐青阳海选考核演唱的那首《青阳》,余诗洋之前也听过好几遍,徐青阳的这首歌的确非常不错,甚至让他感觉有些惊艳,另外他很欣赏那首歌的歌词,完全就像是自我独白。
徐青阳点了点头道:“嗯,当初写这首歌的时候算是结合我自身的经历,不过这首歌我觉得还有些改进的空间。”
余诗洋道:“能够达到目前这种水平,我觉得已经很是让人惊艳。”
徐青阳道:“谢谢夸奖。”
余诗洋道:“你之前是就读京都音乐学院?”
徐青阳道:“嗯。”
余诗洋道:“我之前倒也去过京都音乐学院,很漂亮的学院,我有一个高中同学也在京都音乐学院。”
关于京都音乐学院,余诗洋之前的确是去过,不过那差不多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与苏沐雪还是情侣关系的,苏沐雪就是京都音乐学院的,根据之前所获得信息,眼前的徐青阳跟苏沐雪还是同一届,而且还是同专业。
余诗洋继续说道:“说来也巧,我那位高中同学跟你貌似同一届同一专业。”
徐青阳露出一丝诧异道:“同届同专业?”
誤入豪門:霸寵小天後
余诗洋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她叫苏沐雪。”
关于苏沐雪,余诗洋其实内心还一直有她的影子,虽然两人早就分了,但是曾经喜欢过的人可不是那么可以轻易抹掉的,只是被深深埋在心里,其实偶尔他也会想起那道身影,就像曾经他在地球时那些相恋且爱过的人,苏沐雪在眼中算是一个美好的初恋,当然是在这个平行世界。
徐青阳听到余诗洋口中说到的那个名字,脸上神色明显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些惊讶,有些的愕然,然后只见他有些迟疑地开口道:“苏沐雪!”
余诗洋看着徐青阳的神色变化,心中倒是有些判断,紧接着说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认识苏沐雪了。”
徐青阳倒是没有隐瞒,点了点头道:“认识,而且跟她还挺熟的。”
此刻的徐青阳倒也没有说假话,他与苏沐雪的确是挺熟的,当初第一次认识苏沐雪就是在大学军训的时候,说句实话,那时候的苏沐雪就给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且之后的大学时光里,他曾经有一段时间还执着去追求过苏沐雪,但是苏沐雪却是拒绝了他,尽管他没有成功追求到苏沐雪,可最终倒也跟苏沐雪成为了不错的朋友,此刻听到余诗洋与苏沐雪竟然是高中同学,他心中其实很有几分惊讶,不过想到当初苏沐雪那首《隐形的翅膀》,他倒也释然了,当初苏沐雪那首《隐形的翅膀》可是作曲人如梦第一首上线发布的作品,曾经她倒是向苏沐雪问过作曲人如梦,但是苏沐雪并没有向他透露任何关于作曲人如梦的信息,现在看来高中事情的余诗洋与苏沐雪应该已经关系匪浅了,不然那时候余诗洋为什么会将《隐形的翅膀》给苏沐雪。
余诗洋眉头微微一挑道:“是吗,原来你们两个也挺熟。”
徐青阳虽然跟余诗洋讲了一些大学期间的苏沐雪的事情,其实在大学期间,他的停留在苏沐雪身上的目光可不少,当初刚进入大学的时候,苏沐雪在同学之间就已经是一名耀眼的佼佼者,那时候苏沐雪可是已经是一名百万级别的歌手,当初那首《隐形的翅膀》付费下载量可是达到将近千万级别,而苏沐雪在大学期间就已经签约华夏知名的音乐公司,组成了早安少女的组合。
关于苏沐雪的事情,余诗洋其实也很了解,那时候他与苏沐雪虽然一个在沪都一个在京都,但是两人几乎每隔一两天都会联系,有时候电话都能够打一两个小时,想想当初那段与苏沐雪的爱恋时光,他心中依旧还有一段美好的会议。
余诗洋与徐青阳两人因为苏沐雪的话题倒是你一句我一句聊了不少,不知不觉两人似乎也拉近了不少距离。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余诗洋都没有跟苏沐雪联系了,最近的一次联系还是新年两人相互之间的一个小小的短信祝福,也没有其他的言语联系了,如今的两人似乎已经很远很远了,在余诗洋心中,这多少还是有一些遗憾的。
在两人对话之间,一道道精美的菜肴端上了餐桌。
余诗洋与徐青阳倒也没有迟疑,很快开始了晚餐。
两人一边享受着美味的晚餐,一边继续聊着。
邪魅小小姐:紅墻內的宮鬥 弄情公子
关于苏沐雪的话题,余诗洋与徐青阳聊了一段后,很快转移到了音乐方面的话题。
徐青阳在余诗洋面前倒也没有紧张什么,或许是因为之前关于苏沐雪的话题让他觉得与余诗洋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不少,在谈论音乐方面个人观点时,他几乎也没有什么保留,将自己的一些音乐理念与认知几乎都表达了出来。
余诗洋倒也说出自己的一些音乐理念,其中有不少的音乐理念跟徐青阳倒是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两人像是两个知音一般,交谈了许多。
关于徐青阳,余诗洋说句话,他还是非常欣赏的,对方在音乐理念这方面还是个人见解,而且还有不少独到之处。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九点。
余诗洋与徐青阳两人交流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而两人的晚餐最终也悄然落下了帷幕。
最后,余诗洋询问了徐青阳一些将来的打算与计划。
徐青阳道:“目前我也不想别的其他什么的,最为重要的就是好好为《华夏好歌曲》做准备,希望自己能够顺利进入通过《华夏好歌曲》的海选,进入正式的舞台。”
关于自己个人目前的情况,徐青阳还是有一个认知的,虽然昨天因为在《华夏好歌曲》海选考核表演上了热搜,让他从给一个原本默默无名的学员直接变得突出出来,也受到不少音乐公司抛出的橄榄枝,但是眼下他倒是有自己的决定,先权利去准备《华夏好歌曲》,希望自己能够通过海选走上真正的舞台,尽可能拿到一个好的成绩,至于其他的什么东西,可以等之后再考虑。
余诗洋得知徐青阳的计划,倒也没有什么意外,他倒也没有去邀请徐青阳加入蝶梦文化,只是说如果对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找蝶梦文化,蝶梦文化作为《华夏好歌曲》的主办方,可以给予学员适当的帮助。
结束晚餐,余诗洋与徐青阳倒是没有在包厢继续逗留。
紅燈區–現代妓院
不久,两人就一起走出包厢,离开了餐厅。
走出餐厅后,余诗洋道:“你住哪儿,我送你。”
徐青阳道:“不用麻烦,我自己打车就行。”
余诗洋拍了怕徐青阳的肩膀道:“别客气,上车吧!”
在余诗洋与徐青阳对话之际,一辆黑色得商务车停到了两人身前,并且有一人立即下车打开了车门。
余诗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混跡二次元的陰陽師 燕山嬰石
侍君側:冷宮代嫁妃
徐青阳见此,倒也没有推辞,向余诗洋道了一声谢,然后就坐上了那辆黑色商务轿车。
余诗洋也坐了上去。
很快,黑色商务轿车就载着余诗洋与徐青阳消失在夜色之中。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