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看書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你怎么来了……..”
许七安连忙起身,语气也跟着小心翼翼。
慕南栀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我说呢,为什么神神秘秘的,既不回客栈,也不让我见你。原来是偷偷摸摸和洛玉衡好上了。”
卧槽,她怎么知道我和国师的关系,这不对啊………许七安心里槽点无数,表情冷静:
“你误会了,没有这样的事。”
他试图用花言巧语糊弄慕南栀,仍然不相信花神转世会洞悉他与洛玉衡双修之事。
这偷情被捉奸的心虚感是怎么回事…….他心里默默吐槽。
慕南栀不理他,转而看向洛玉衡,皮笑肉不笑道:
“当日我劝你和元景帝双修,你不答应,感情是有了个更年轻的。。怎么着,你这个年近四十的老牛,也啃起嫩草了?
“哼,你每个月都会有七天的在业火灼身,日子我清楚的很,他前些时日与我说,你近来会去寻他。我便知道有猫腻。
“当时试探了一番,他也没说。今日让小白狐嗅着李灵素的味儿追过来,呵,看到你在这里,我便知自己猜的没错。”
原来她那会儿一个劲的追问,已经察觉到端倪了,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戏子………许七安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蹲坐在门口的白姬。
小白狐本能的缩了缩脖子,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
不,不关我的事……..它在心里小声争辩了一句。
此时的李灵素,满脑子都是“不可能”三个字。
“她什么意思,什么叫“老牛吃嫩草”,徐夫人话里话外,都在说徐谦和洛玉衡有一腿……..”
李灵素感觉心凉飕飕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世界是何等的黑暗和不公。
“徐谦怎么可能和洛玉衡有亲密关系,这不可能的,人宗道首怎么会爱上一个有夫之妇……..道首,您说句话呀。”
李灵素心里狂呼,见半晌无人说话,他谨慎道:“徐夫人,我觉得吧,这事肯定有误会。”
本想说:我们道门的道首,不可能看上你夫君的。
又觉得这话过于羞辱你,而他惹不起徐谦。
“有你什么事,滚一边去。”
慕南栀柳眉倒竖。
就你这暴脾气,以及平庸的姿色,如果洛玉衡真的看上你男人,你还有竞争力吗?现在这么愤怒,便是所谓的无能为力,因而狂怒?
李灵素心里腹诽。
而这个时候,二师兄孙玄机,已经悄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洛玉衡终于说话了,眯起狭长的眸子,淡淡道:“很护食嘛,慕南栀,你凭什么管我的事。凭什么管他的事?”
她笃定以慕南栀的骄傲,恐怕到现在为止,都不承认对许七安的感情。
许七安连忙看向王妃,眼里饱含期待。
………慕南栀噎了一下,瞥见许七安看她,立刻瞪眼:“你是不是很得意?”
啊?这是什么转折………许七安愣了一下,旋即意识到这是她在转移话题。
他一时间有些犯愁,不知道该如何安抚。
类似的修罗场他是经历过的,临安和怀庆也因为他闹过矛盾,但临安好哄,怀庆又是个聪明的女人,懂得点到即止。
况且,当初他夹在怀庆和临安之间,本质是姐妹俩争斗,他只是一个工具人。
眼下的情况不一样。
好在洛玉衡主动承担了火力,不屑道:“当初我给过你机会,你说不会随他游历江湖。”
她说这句话,既是解释,也是威胁。
后半句话没说,相信慕南栀心里明白。
岂料慕南栀丝毫不怵,冷笑一声:“好啊,你尽管试试,看他舍不舍得。”
说罢,扭头瞪着许七安:“她要把我卖到窑子里去。”
“不至于不至于…….”许七安连连摆手。
徐夫人,就你这样的姿色,卖窑子里也没男人看得上……….李灵素在旁腹诽一句,又幸灾乐祸,又酸溜溜的看一眼徐谦。
听到这里,圣子已经明白了,徐夫人说的没错,洛玉衡和徐谦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这让圣子想起了徐夫人之前对徐谦的嘲讽,原来不是开玩笑啊,他真的有一个姿色绝顶,倾国倾城的红颜知己。
但想到徐夫人姿色平庸,李灵素心里又好受多了。
毕竟,他的一众红颜知己里,个个都是貌美如花。这是徐谦无论如何也无法与他相比的。
徐谦和洛玉衡的关系,多半还是他修为的原因,而非个人魅力。这属于个例,正常情况来说,徐夫人这样的女子,才和徐谦般配………圣子心里哼哼两声。
洛玉衡镇定喝茶,淡淡道:“把她打发走。”
慕南栀哼道:“该滚的是你。”
圣子幸灾乐祸之际,忽听徐谦传音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他在向我求助,哈哈,徐谦啊徐谦,你这个糟老头子……….李灵素嘴角一挑,好为人师的语气传音:
“很简单,这要根据她们的性格,以及在你心中的份量来处理。举个例子,如果是东方姐妹和闻人倩柔闹矛盾,我会向着东方姐妹,并想办法气走闻人倩柔。
“因为她不是东方姐妹的对手,而后者对情敌下手素来狠辣。我是在保护倩柔。如果是柴杏儿和东方姐妹,我则向着柴杏儿。
“因为杏儿是个纤弱敏感的女子,很难哄,而东方姐妹相对好哄。
“洛玉衡道首和徐夫人之间,我的建议是向着洛玉衡,她的脾气显然更怪更冷,而徐夫人是你发妻,逃不掉。另外,道首倾国倾城,岂是徐夫人能比。”
圣子侃侃而谈,传授经验,说完他就后悔了,我为什么要教徐谦?
赶紧和国师闹翻才好。
学废了……..许七安传音道:“有些事你不了解,慕南栀和其他女子不同。”
有什么不一样的……..李灵素不以为意。
话说回来,徐夫人这般姿色,在洛玉衡面前竟如此的理直气壮,她难道不自惭形秽吗。
按理说,但凡有羞耻心的女子,见到天仙一般的情敌,再怎么气恼,也多少会自卑吧。
可他发现徐夫人的眼神咄咄逼人,仿佛写着四个字:你这垃圾!
洛玉衡放下茶盏,侧头看向许七安,语气冷淡了几分:
“谁滚出去,你自己决定。”
啊,这,要不一起留下来吧……….许七安左右为难。
小白狐有些怂,看了看洛玉衡小跑到慕南栀脚边,小声道:
“姨,我们走吧,她好漂亮……..”
而且气场强悍,一看就不好惹。小白狐对强者有着敏锐的直觉。
姨又不好看,也没有修为,肯定斗不过这个女人的。
闻言,慕南栀“呵”了一声,扬起右手腕,袖子滑落,露出雪白纤细的皓腕,以及那串佛珠。
她示威的看一眼洛玉衡,慢慢把佛珠撸了下来。
霎时间,她的容貌和气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眼圆而媚,像浅浅的湖泊浸入璀璨宝石,晶莹而动人。
她的嘴唇饱满红润,嘴角精致如刻,宛如最诱人的樱桃,引诱着男人去一亲芳泽。
她骄傲的像个女王,带着睥睨一切的姿态,但没人会觉得她狂妄,因为她的美貌拥有俯视群芳的资格。
她美则美矣,气质风姿却更胜一筹,如画卷上的仙家仕女。
“姓许的,谁走?”慕南栀傲娇的抬了抬下巴。
“………”李灵素犹如一尊雕塑,灵魂从内而外受到重大的冲击,见到洛玉衡时,他认为自己遇到了世间最迷人的女子。
现在,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世间最美貌的女子。
再没有人能比她更美了………天宗圣子心中油然而生这个念头。
许和徐发音很像,李灵素完全沉浸在慕南栀的美色中,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这就是她的真容?这就是徐夫人的真面目?对,徐谦能易容,我为什么能肯定姿色平庸的模样就是她的真容?
我真傻,真的,身边有如此国色天香的美人,我却从来没有正眼瞧过………”
最难过的是,她竟然是徐谦的夫人。
这一刻,李灵素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以往建立在徐夫人姿色平庸基础上的自信,荡然无存。
我以前竟觉得徐夫人对有特殊好感,我竟又无奈又不满的忍耐……….圣子脸庞臊的火烧火燎,忽然发现,滑稽之徒原来是我自己。
许七安呆愣了几秒,以巨大的毅力,挪开了自己的眼睛,擒住慕南栀的手腕,迅速把菩提手串戴回去。
“别胡闹,大敌在外,你这样会很危险。”他沉声道。
虽说望气术有距离限制,不在附近的话,看不见王妃瑰丽万千的气象。但手串是一定要带着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手串戴回去的瞬间,洛玉衡松了口气。
慕南栀赌气道:“那你让她走。”
她像是个护食的小母猫。
许七安正要说话,却看见天宗魅力无双的圣子,转身走了,背影落寞,仿佛是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
李灵素的提议,给了他相当不错的启发。
虽然我和洛玉衡的双修,是以交易的名义,但依过的了解,国师对双修很看重,一旦决定双修,那是冲着“发展成道侣”的目标去的。
她对我如果没有好感,绝不会与我双修。但距离爱情又差一步,这时候如果我不向着她,恐怕会消磨她的那份好感。
同样的道理,慕南栀也是。
但我根本不需要做二选一的决定,我可以利用她的性格。
“国师渡劫在即,上次她帮我出手对付地宗道首,拖延时间,我才杀了元景。但她因此被地宗堕落的邪物影响,再也压制不住。”
许七安沉声道:“她没时间了。”
果然,本质善良的慕南栀顿时语塞,脸色青白交替,一方面不忍闺蜜死于天劫,一方面又不愿许七安和闺蜜双修。
她眼眶一红,咬牙切齿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这时,洛玉衡看向许七安,淡淡道:“你出去,我与她谈谈。”
许七安则看向慕南栀,见她没有反驳,默默离开茶室。
室外寒风凛冽,他一眼扫过,看见李灵素站在檐下,迎着冷风,眺望远方,沉默不语。
没来由的,许七安脑海里闪过一句歌词:
“我一个人在哭,反正没有人在乎,把眼泪都流出,也许心里会舒服……….”
他缓步靠拢过去,叹息道:“唉,真羡慕你,永远能把女人之间的关系处理的和谐。”
李灵素缓缓扭过头来,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前辈,你以前是不是经常笑话我。”
“怎么会呢。”许七安摇摇头。
李灵素心里刚好过些,许七安又补充道:“我从来没把你的水准放在眼里。”
去死吧,你这个人渣!李灵素脸庞僵硬,深吸一口气,他问出了心里好奇的事:
“徐夫人的真正身份是………”
他不信如此绝色美人,会寂寂无名。
许七安直言不讳:“听说过大奉第一美人吗。”
李灵素浑身一震,脸色仿佛苍白了几分:“她,莫非她……..”
“她就是。”许七安给予肯定的答复。
李灵素身子晃了晃,只觉得世界是灰白色的,没有半点色彩。
洛玉衡是徐谦的,大奉第一美人也是徐谦的,京城,还有必要去吗?
那种伤心地,不去也罢!
她明明是王妃,是有夫之妇,我要把你们这对狗男女浸猪笼,不,就你浸猪笼………李灵素酸极了,世间最迷人的女子是徐谦的红颜知己,大奉第一美人是徐谦的夫人。
这种男人不杀掉,难道留着过春祭?
隔了一阵,他又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徐夫人以前说的话……..就是,就是你还有很多类似的红颜知己,是真的?”
许七安连连摆手。
呼…….我就说吗,有了这两个无双美人,难道还不够?再说,她们也不会允许徐谦拈花惹草的!
李灵素心里好受多了。
“京城还有几个,没你多没你多。”许七安道。
去死吧!!李灵素扯了扯嘴角:“前辈,我,我突然有些领悟太上忘情了,我,先回去修行了………”
让你秀优越,让你装逼……..许七安笑容满面的挥手:“走好。”
等李灵素走后,许七安吐出一口气,默默等了一刻钟。
“进来吧!”
洛玉衡的声音传来。
他旋即进了茶室,看见慕南栀坐在案边,怀里抱着小白狐,也不看他,冷冰冰道:“我要回京城。”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小白狐诧异的抬起头,娇声道:“咦,不是说进塔里吗。”
慕南栀反手给它一个暴栗。
小白狐两只爪子按着头,嘤嘤嘤的哭起来。
许七安想说些什么,又觉得现在不好触她眉头,叹了口气,召出浮屠宝塔,把慕南栀和小白狐收了进去。
“你怎么说服她的?”许七安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
“我跟她说,与你之间只是交易。”洛玉衡道。
这说辞倒是让双方都有台阶下,缓兵之计………许七安低声道:“只是交易?”
洛玉衡轻轻瞪他一眼。
霎时间,冷艳清高的仙子仿佛活了,媚态横生。
碍事者离开后,再无人打扰他们,但因为知道后续会发生什么,气氛反而僵凝起来。
洛玉衡表情冷淡又平静,仿佛对即将到来的事并不在意,但频繁的喝茶暴露了她内心并不像外表那样镇定。
许七安则感觉到回到了初恋,首次和女友讨论人生时,也是这般尴尬、忐忑,以及微微的窘迫。
“不应该啊,我都是老司机了,那些年,我在教坊司睡过的花魁,难道都白费了吗………”
许七安深吸一口气,道:“业火是今夜?”
洛玉衡顿了顿,道:“今夜子时!”
又是一阵沉默。
机战世界 亦醉
“修为恢复了部分?”洛玉衡问道。
“嗯,拔出了两根。”许七安回答。
接着沉默了下去。
时间点滴流逝,夕阳西下,窗外残阳似血。
洛玉衡忽然起身,裙裾散落,她淡淡道:“后院有池子,我去泡会澡。”
许七安咽了咽口水:“好啊好啊。”
洛玉衡斜了他一眼,不见表情的离开茶室。
许七安忙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没喝,等滚烫的茶水凉透,他默默起身,也离开茶室,走向后院。
目标很明确,去温泉池,要求和国师一起洗。
穿廊过院,走了半刻钟,前方蒸汽缭绕,宛如大雾。
许七安一头扎进去,没走几步,眼前豁然开朗,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外头。
她还布置了迷阵,真是的,待会儿都要双修了,洗个澡算什么………他心里嘀咕着,识趣的离开,安排青杏园的丫鬟,准备热水。
等他泡完澡,天已经黑了。
洛玉衡此时也沐浴结束,她明显有着心事,竟忘了用法术蒸干水迹,秀发湿漉漉的披散,脸蛋被温泉蒸的白里透红。
有着难掩的娇媚。
“我需要静处打坐,不要打扰我。”
她没看许七安,说完,便进了卧室,留他一人在外室。
脚步匆匆,似乎不愿和他多待。
她是害羞了吗,不至于吧……..许七安下意识的“哦”了一声,目送她的背影离开,卧室的门关上。
房间很大,分里卧和外室,外室是丫鬟睡的,方便夜里随时起来为主人端茶倒水等服务。
许七安看了眼水漏,距离子时还有两个时辰,尚早。
他转而复盘起今日的遭遇。
“我料定佛门会在雍州对付我,但没料到这么快,前脚刚到雍州,立刻就迎来了度难的埋伏。
“度难金刚手里的传送法器是术士炼制的,这说明佛门确实和不当人子联手,但今日只有度难金刚,不见许平峰的手下。
“度难金刚单方面行动,打算抢先一步擒拿我?嘿,这个蠢货金刚,打草惊蛇了。不过以龙气宿主钓我,确实是难解的阳谋。
“哪怕知道这是坑,我也不得不往下跳。但以什么样的姿势跳,我自己还是能决定的。换成以前纯粹武夫的我,只能硬刚。
“但我现在有了七绝蛊,可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自省和思考中,时间点滴过去,很快到了子时。
而就在这个时候,许七安听见卧室里传出女子的喘息声,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
声音沙哑甜腻,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许七安深吸一口气,从小塌起身,穿上鞋子,缓步靠近卧室的门。
………
PS: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