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88bpb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夢迴大明春 王梓鈞-339【建造寶船】-mfry4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自从黄崇德抱上王渊这条大腿,事业可谓蒸蒸日上。
在山东收棉花,在河北卖棉布,还在南边做盐商,如今又成了杭州十大牙行的股东之一。他的儿子拜在王渊门下,还娶了江阴徐氏的女儿,成功染指南直隶棉布贸易。
从河北到两浙,遍布黄崇德的生意!
这货纠集一群江淮商人,在仁和县郊买了一块地,建成一栋三层豪华楼房。他想请王渊搬进去,把大楼作为临时总督府,等王渊离开浙江之后,还可以改成“江淮会馆”。
王总督曾经办公的地方,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乱来?
到时候,“江淮会馆”将成为一个特殊存在,便是浙江三司官员都得给几分薄面。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王渊既不拆穿,也不配合,只微笑提醒道,“以后少打歪主意。”
黄崇德尴尬一笑:“若虚公真是清廉。”
黄煦和徐沁小两口,拜见恩师之后,乖乖站在旁边。
这徐沁,便是寡妇杨氏的长女,本想献给王渊做妾室,被王渊牵线嫁给自己的学生。两人前些日子完婚,听从王渊的号召,嫁妆和聘礼都给得少,婚礼也没有大操大办,在徽州拜堂之后就来探望老师。
“景光功课如何?”王渊问道。
黄煦执弟子礼道:“数学已尽掌握,正在修习物理,四书五经也没有落下。弟子……打算后年回乡参加童子试,或许能考一个生员。”
王渊点头道:“以你的才学,若非到京城拜师,早就做秀才了。如果想走仕途,为师并不阻拦,但切记别把物理放下。”
黄煦作揖道:“弟子谨记。”
土地庙正殿,还站着寡妇杨氏,以及她的三个儿子。
长子徐治,并非科举材料,已经入读工商学院,目前跟方灵犀、大内义隆混得投缘。
次子徐洽,也就是徐霞客的爷爷,如今已有了秀才功名。幼子徐沾,同样聪明伶俐,估计两年之后考生员没有问题。
等王渊跟黄家说完话,寡妇杨氏跪地道:“请先生收洽儿和沾儿为徒!”
自己在江南的商业合作伙伴,王渊肯定是要照顾的,他许诺说:“弟子我可以收下,但没时间教他们经义。你徐家财力丰足,也不缺银子请先生。这样吧,等他们考中举人,再去京城寻我,到时候我会亲自给他们请业师。”
“谢先生大恩!”杨氏要的就是这个。
一旦两个儿子拜王渊为师,就不会再有人觊觎徐家产业,徐家的孤儿寡母就能在江阴横着走了。
徐洽和徐沾当场奉茶拜师,分别赠送一方古砚、一支毛笔作为拜师礼,王渊也各自回赠他们见面礼。
做完这一切,其余人等退下,只留着黄崇德在大殿。
“人寻着了吗?”王渊问。
黄崇德回答说:“在下重金雇人寻找半年有余,终于寻到一位九十岁的老师傅,曾经参与建造过封舟。另外,我还寻来十多个老船师,皆已年过五旬。”
“很好,记你一功。”王渊非常高兴。
黄崇德说:“为若虚公办事,不敢居功。”
王渊问道:“他们现在何处?”
黄崇德说:“皆下榻于杭州城内客栈,天字号上房住着,好酒好菜供着,不敢有丝毫怠慢。”
大明各种船型的建造资料,都保管得非常妥当,甚至长达五十七米的郑和宝船图纸都有。
但资深造船师奇缺,宝船厂从宣德年间就不造宝船了,参与制造宝船的船师早已死光。景泰年间,大量裁撤官方造船厂,除了打造用于册封海外藩国的封舟,不再制造任何大型海船。
大量造船师逃亡,大量造船师转业,中国的造船技术还在,但熟练掌握这些技术的人才却日渐凋零。
黄崇德受王渊所托,花重金寻找半年有余,请找到一位造过封舟的老师傅,那纯粹是运气好到爆棚。老师傅已经年过九十岁,若是再迟一两年寻找,就只能找到他的坟头了。
“有多少位老船师?”王渊问。
黄崇德说:“一共十七位。”
王渊立即唤来总督府吏员张慕,吩咐说:“准备十七顶轿子,不拘华贵漂亮,只求坐得舒服,轿夫也要会伺候人的。再准备十七套锦袍,要暖和舒服的。这些东西,明天早晨就用,给足你银两,今天夜里能准备好吗?”
“若不能备好,便无颜再见总督。”张慕拍胸脯说。
张慕以前是杭州本地混混,因为办事牢靠,且手段相对规矩,迅速被王渊提拔,成为总督府的皂吏首领。
使起来挺顺手的,如果一直不犯错误,等王渊卸任总督职务时,会考虑把张慕带回京城听用。
翌日清晨,等王渊起床的时候,张慕早已把东西送到总督府。
王渊忘了说要靴子,张慕考虑周到,自作主张弄了十七双新鞋,顺便弄来十七顶大帽。而且主动找黄崇德,去客栈给十七位老船师量尺寸,也不知他使用什么手段,反正一夜之间就把东西备齐,而且衣服鞋子还大致合身。
大清早的,只见王总督骑马进城,身后还跟着十七顶大轿。
沿途百姓纷纷围观,甚至有人一路跟随,想知道总督又闹啥幺蛾子。
十七位老船师,早已接到通知,早早起床在客栈门口等候,见到王渊过来立即集体跪拜。
王渊翻身下马,亲自把那位九十岁的船师扶起,并朝他们长揖一礼:“吾欲打造宝船大舰,请诸位长者倾力相助!”
“不敢当!”老船师们纷纷还礼。
十七顶轿子一字排开,十七位士卒捧出锦袍和鞋帽。
王渊说:“请诸位长者换上新衣,坐轿前往造船厂。”
这十七人当中,年龄最小的也已五十多岁。在造船业凋零的情况下,他们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常年被人呼来喝去,甚至被当做普通木匠服差役。
现在有大官请他们造船,一路好生伺候接来杭州不说,总督老爷还当众行大礼,又弄来轿子和锦衣。这待遇,瞬间让老师傅们热泪盈眶,恨不得将一把老骨头献给王总督。
不多时,十七位老师傅全部换好锦袍,又戴上新帽穿上新鞋,精神抖擞站在客栈门口。
“诸位长者请上轿!”王渊躬身道。
围观百姓顿时哗然,只听说王总督嚣张跋扈,哪见过王总督如此谦恭礼遇?
老船师们又是感激,又是自豪无比,笑得满嘴透风,颤颤巍巍坐进轿子。
还不算完,王渊又亲自骑马开道,领着这些老师傅前往船厂。
早在永乐年间,浙江造船厂数量,位居全国第一,但很少造大船。当时,浙江沿海卫所,几乎都有自己的造船厂,可惜在景泰年间裁撤殆尽。
王渊兴建的船厂,位于海宁千户所附近。
拜那位被王渊砍头的千户所赐,此处造船厂虽然已经裁撤,船坞却一直在正常使用,用于简单修补走私船只。
“卑职参见王总制!”满正率领麾下士卒迎接。
经过王渊推举,朝廷正式批复,满正已连升两级,充任杭州右卫指挥佥事,并越级担任浙江备倭总兵,直管钱塘水师,还破例负责钱塘水师的操练。
至于海宁千户一职,由满正麾下的副千户提拔担任。
钱塘水师,是浙江最精锐的两支水师之一。满正接管的时候,居然只剩下两三百水兵,其他士卒全都停留在账面上。而且连中型战舰都没有,全都是一些小船,难怪历史上被几百日本朝贡使团打得找不着北。
王渊点头说:“起来吧,这些都是我请来的老船师,一定要多加优待。”
满正笑道:“卑职定把他们当自家长辈伺候。”
老船师们都已落轿,王渊说:“诸位长者,且一同去参观船厂。”
很快,老师傅们大失所望。这里的破船坞,别说造郑和宝船,就连造四百料的战座船都够呛。
九十岁陈宝昌眼神不好,盯着船坞看了半天,问道:“这是在造鸟船?”
王渊解释说:“小型鸟船,船师经验不够,造些小型鸟船练手。”
历史小说经常提到“福船”,那玩意儿是福建的特产。浙江也有一种“鸟船”,又称“浙船”,曾经服役于郑和船队,长约十丈,长度相当于宝船的三分之二。
但是,到了正德年间,鸟船资料完善保留着,会造鸟船的师傅却找不到。
直至隆庆开关,“鸟船”资料才被翻出来研究,并于海上战场重见身影。《兵录》记载,隆庆年间的“鸟船”,配备八门两千斤重炮,二十门千斤重炮,数十门小型火炮,六十门铳炮,堪称东方巨舰——郑芝龙大量装备这种战舰。
清代康熙年间,“鸟船”又出了升级版,长度接近郑和宝船,可惜收复台湾之后就渐渐消失。
张钺被王渊扔到浙江南关收税,那里的主要税收并非银子,而是各类木材!收取实物之后,一部分运去建造漕船,一部门运去给正德修豹房。
王渊胆子大得很,把适合造海船的木料,私自扣下一大堆。
可惜,他从官方招到的造船师,并没有造大船的经验,只能先让他们制造小型鸟船练手。说是小型鸟船,但也足足四百料,已经相当于目前大明水师最厉害的战座船了。
而郑和宝船,超过四千料!
王渊问道:“老先生,各类船型图纸,我都准备好了,你能造出郑和宝船吗?”
陈宝昌笑道:“总督大人,宝船其实就是封舟,便是没有老朽,南直隶和福建的船厂,多费些功夫也能造出来。”
“宝船就是封舟?”王渊非常惊讶。
封舟,用于册封海外藩国的大舰,终明一朝,一直都能建造。只不过,那玩意儿很少使用,数量极其稀少,基本上几十年建一艘,每次造船都得重新琢磨研究。
陈宝昌说:“郑和宝船,就是封舟,只不过比普通封舟更大一些而已。”
“原来如此,”王渊说道,“就有劳诸位了。”
陈宝昌说:“老朽年轻时,曾参与建造过一艘封舟,只要能够拿到图纸,定然把郑和宝船造出来!”
王渊想了想:“宝船太大,建一艘即可,其他的可以造鸟船。”
陈宝昌说:“定不负重托!”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