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9axjq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旅明笔趣-第584節 大淩河之戰(三)讀書-6nngo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
闻听有敌来袭,原本处于修整状态的后金骑兵,顿时疯狂往自家马背上爬。
混斬天地 王者清風
庶女從容
不得不说,一支经历过无数战斗,正处于上升期的军队,在战术素养方面还是非常优秀的。
即便在这种争分夺秒的突发时刻,谷内骑兵依旧自发调整到位:前方接敌者紧急上马,后队则互为同伴披甲,预备二次重装冲锋。
就在后金轻骑将将冲出石峡口这一刻,隆隆的马蹄声也由远及近,从对面一个拐弯处转了过来。
双方这一刻终于照面。
从后金骑兵的角度看去,突兀杀至面前的来敌,貌似只是一伙司空见惯的大明官兵:头戴皮盔,身穿红色胖袄。
可这只是表象。
如果仔细看细节的话,这支来自明国的骑兵部队可就不那么明国了。来者不但阵形齐整坐骑精良,而且武器装备与寻常骑兵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这支骑兵部队杀气腾腾,全不是一副兵败后的丧家之犬模样。
杀气这东西,其实更多的是一种通过内敛所表现出的精神面貌;并不像外行所认为那样,满脸凶残大声呼喝就是有杀气了。
来敌同样如此。除了紧绷的脸庞和熟练的控马动作外,并没有制造多余的声响。冗长的峡谷中,只剩下轰鸣的马蹄声,以及扑面而来的寒冷空气。这种冷硬且单调的场景,伴随着即将到来的厮杀,份外令人窒息。
突袭者给匆忙冲出窄口的后金骑兵带来了巨大压力。然而当冲在最前方的窝图看到来敌第一眼后,却倒吸一口凉气,不顾冲势,猛然间大力勒缰,于是战马人立而起,长声嘶鸣。
导致窝图紧急勒缰的不是什么杀气,而是对手怪异的阵型。
线列。
热兵器淘汰冷兵器战争中最重要的阵型:线列。
此刻,窝图看到了一条闻所未闻的“线”:就在眼前大约七八十步外,峡谷拐弯处,由几排骑兵摆出的,貌似单薄的线列。像根棍子,又像一堵墙,就这么怪异的,齐整整拐了过来。
这种行列转弯方式,说起来貌似也不复杂,无非是内圈缩减步幅外圈扩大而已。在后世,这是小学生也熟悉的集体动作,因为运动会经常要用到。
可是在十七世纪,这种适合热兵器的阵形就不是冷兵器部队所能理解了。不要以为古代的精锐骑兵就会跑队列,那都是电视剧胡说的。
真正的冷兵器骑兵,自古以来都是集团/一窝蜂式冲锋,根本摆不出线型队列……因为没用。
骑兵线列冲锋战术,是在热兵器普及之后,有了齐射的战场需求,有了更加高端的军事组织能力,有了长期专业的训练条件后,才会出现的一种比拼纪律性的互残战术——两堵墙相撞,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残酷的战术是依靠高度的组织纪律性维持的,根本不在旧式军队的适应范围之内。
当然了,今天的春雷营精骑,不是跑来和敌军线列肉搏的。所谓的突袭,满人没注意到的是,尽管来敌看似猛恶,其实马匹行进速度并不算快。
于是乎,当墙一样的队列转过弯,正面面对敌骑时,几堵墙的速度再一次降低,几乎到了慢跑的程度。
就在这一刻,轻装的后金轻骑,开始挤挤擦擦从狭窄的谷口冲出来。
就在这一刻,甲喇额真窝图,莫名惊悚,通灵般勒马竖立。
就在这一刻,巨大的人声在两侧山壁中开始回荡:“前排准备,瞄准,打!!”
下一刻,整齐地白烟从阵列中喷涌而出,对面刚刚冲出谷口的后金轻骑顿时人仰马翻,被打倒一片……狭窄的谷口被堵住了。
之前为了潜伏,后金部专门选择了肚大口小,两侧植被茂盛的石谷埋伏。那么既然是用来埋伏的山谷地形,口子就一定是狭窄的,这就造成了后金骑兵战术展开不利。
现在麻烦来了:谷口被堵住了。
魔龍在世 沈默羔羊
逆女成凰:狂傲三小姐
导致谷口被堵住的内在原因,是因为口子狭窄,而外在原因,则是对手绵密的火枪子弹。
第一波火枪打出去后,马背上的骑手瞬间将短管骑兵用卡宾枪反手插入腰后枪袋。紧接着,士兵娴熟地一抽,另一侧的备用枪就到了手上。
鬼吹燈前傳5巴蜀蠱墓 糖衣古典
这时候,经过长期训练的优秀战马,已经在主人暗示下缓缓收住脚步。然后,第二轮枪响。
第二轮枪响过后,谷口出现了更大程度的混乱:大体积的马匹中弹更多,倒毙和乱窜的伤马令后续的骑兵无法快速冲出谷外。
从这一刻起,胜负其实已经决定:一旦被人马尸体卸载了冲锋能力,那么在拥有先进火枪的对手面前,后金勇士除了被隔空枪毙,再没有其他出路。
第三轮火枪齐射很快开始。
在往昔的烈日和军棍下,经受过严苛训练的春雷营士兵,终于在今天实战场面中,充分发挥了训练所学。
士兵射击完毕,左手往后递出空枪的同时,右手也接到了身后袍泽递来的实弹枪支。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伴随着不停响起的排枪声,空枪不断从前往后传递,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毫无阻滞感。
在战争中,一方的流畅,就代表着另一方的血肉。随着战斗继续,不停试图冲出谷口的后金骑兵,被不停打倒在地。
很快,谷口的人马尸体就堆出了一个斜坡。后续骑兵踩在这种不规则障碍物上,连顺利通过都要费功夫,更别说冲锋了。
看到形势有利,李营官顿时扯开小喇叭,又指挥着骑墙缓缓往前推进了50米距离。这个位置,距离谷口只有几十米,方便之前的齐射改为散射。现在已经不需要齐射了,看到有人在坡上露头,精准打击就好。
突然之间遭受到闻所未闻的火枪打击,令谷中的满蒙勇士产生了混乱。他们已经习惯了老旧明军的战斗模式,对新出现的战争模式无所适从。
可是现场最高指挥官瓜尔佳窝图,这会倒有点明白过来了。
之前后金大军入寇明国那一场大战,强盗主力大部分都撤出了关外。
再往后,就发生了阿敏和硕托部被穿越者吃掉的变数。
这场变数对于新生的后金政权,影响力是极其深远的。
事后,为了掩盖真相,当时查明了一些实情的后金高层,针对此事很快统一了宣传口径:阿敏部英勇断后,遭到无数勤王明军围攻,最后弹尽粮绝为国尽忠,阿敏大贝勒板载!
这是最合理,也最能令底层将士信服的解释。
然而对于阿敏部被消灭一事,瓜尔佳窝图作为后金高层,是能得到关内传来的正确信息的。所以尽管窝图没有亲身见过传说中的那支部队,但当他第一眼看到李继春部,就感觉到了不对。
或许这正是他福星高照,灵光一闪,神秘学技能点满,从而悬崖勒马,捡回一条小命的原因所在:勒马而起那一瞬,马腹上就中了好几枪。人马倒地后,窝图又因为小腿被压在马身下无法直立,从而躲过了后几轮枪火。
可是躲过了枪火又能如何呢?
諸天之問長生 四癢化三鐵
至尊狂少
被亲信七手八脚救回去的窝图,现在撑着伤腿,也只能下令,继续组织步战冲锋。
这是他身为指挥官唯一能下达的命令……不下这道命令的话,又有什么命令可下?难道要全伙掉头跑路?那样的话,放跑明国溃军的超级大锅可就由他窝图一人来背了。
所以,尽管窝图私底下已经意识到,由于怪异生力军的出现,之前接到的战场阻击任务怕是要泡汤。但是从自身利益出发,他现在必须要让部众冲出去,或者战胜,或者死光给大汗看,绝不能掉头跑路。
于是在第一波战斗后,只经过了短暂停顿,大批后金士兵便呐喊着从谷内冲出。
他们遇到的是,呈卧跪立三姿迎战的下马步兵枪阵。
染血的硬幣 雨漪
这一次,冷兵器部队做出了调整。习惯性的,以往战无不胜的调整:身穿三层甲,手持重盾的冲阵武士。
可惜,勇猛的武士有所不知:一年前的某个日子里,阿敏和硕托麾下的武士,也曾经用相同的装备冲锋过同一个武装势力。
于是冲锋再一次可耻的失败了。移动缓慢的重甲武士,在工业化膛线枪管的排射下,根本没可能冲到敌人面前。
一見傾心:腹黑王爺忙追妻
火帽枪发射出的铅弹动力十足。被命中的重甲武士犹如被大锤抡到,即便子弹没有穿甲,动能依旧传递进内腑,令武士口吐献血,丧失行动能力。
第二轮冲锋过后,谷口已经堆起了高高的尸山。此刻,藏在谷内的大金武士已经彻底丧失了信心。也就在此刻,于外间已经传来了隐隐的嘈杂声:明军大部队溃败下来了,正在路过山口。
情知阻截任务已然彻底失败的窝图,看了看谷中这些已经被吓破胆的自家旗兵,不由得咬咬牙,下达了目前最正确的命令:固守待援。
祸不单行。
就在窝图下令这当口,山谷后部先是响起了急促的报警骨笛声。紧接着,发出警报的瞭望哨,在众目睽睽之下,从高处掉落,活生生摔死在自己人面前。
下一刻,山谷侧上方的林木从中,开始射出一股股白烟。而下方的后金旗兵,应声而倒。
看到队尾遭受的突袭,窝图这一刻又福至心灵了,他缓缓转过头……果不其然,那座几米高的尸山上,缓缓冒出了一排闪耀着金属光芒的枪管。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