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5byci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兇靈祕聞錄 起點-第六百零零章:我的不甘與遺憾分享-71t60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偶尔一个人时我会思考问题,针对某个富含哲理的问题进行自我分析,自我思考,问题简单明了,那就是……
我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哈!今夜哪裏有鬼!
流氓高手 無罪
虽说我不缺钱也不缺其他东西,且在别人眼里我还是一个比世间绝大多数人都要优秀的精英人士,上司夸我聪明,朋友赞我睿智,家人亦用人中龙凤来形容于我,种种赞扬环绕身旁,貌似我的存在本身就代表成功一样,当然,在我这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中也确实称得上成功,期间亦没失去过什么。
可惜上面种种一切并非绝对真实,更非完全正确。
我其实也失败过一次,失去过一次,而我这唯一一次失败也恰恰是我人生中最大一次失败,正因这次失败导致我失去了世上对我而言最为珍贵的东西,永远失去,再也无法挽回,乃我一生最大遗憾。
不甘和遗憾共同笼罩着我,直到……
直到某一天上天给我开了个玩笑,当我身陷地狱踏足绝境时,我再次看到她。
就好像此刻般,注视着那个她,那个既是她又不是她的女人,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于是,我选择沉默,至此将存活放于首位,哪怕我仍然找不到我活下去的意义。
活下去,或许仅仅只是单纯的想活下去。
………
何为压力?
压力可分物理与心理两种领域定义,物理定义具有客观属性,是指垂直作用于流体或固体界面单位面积上的力,而从心理学角度看,压力泛指情绪和神经反应所共同构成的一种认知和行为体验过程,即心理压力。
心理压力过大会影响人身心健康。
此刻,正独自行走于小镇街道的彭虎心正处于心理压力状态。
廢物王妃要逆天 甜嬈嬈
压力过大导致光头男心情愈发恶劣,是的,当再次做完一轮抛尸行当后,男人开始疲惫,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疲惫,不仅如此,精神上也同样逐渐疲惫,继而促使他很想痛快洗一把脸让自己好好清醒一下。
想到那就做,毕竟他彭虎本就不是啥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之人,加之心情愈发恶劣,走着走着,光头男折转方向,朝右侧一栋民宅走去,虽说这栋民宅他之前并没来过,但早前收集食物时别人却曾来过,民宅大门至今敞开,倒也省掉了费事踹门的麻烦。
很快,步入房中,环顾周遭,无视了客厅早已腐烂的碎尸,略微一滞,旋即如忽然想到了什么般抬手摸起下巴,摸了摸脸上因数天未修而愈发浓密的胡渣,通过一番触摸,确认胡子当真比往日长了许多后,下一刻,光头男走进卫生间,稍一寻找,最后果然找到了一把刮胡刀,很明显,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为精神,洗脸前先刮刮胡子无疑乃最佳选择。
百遁成仙 瘋神狂想
话是这么说,不料走到洗漱台时,抬头一看,下一秒,彭虎顿时愕然,头顶不由冒出问号。
愕然来自于狐疑,问号来源于不解,简单来讲可理解为眼前少了样东西,缺了样最为常见的物件。
没有镜子。
洗漱台前居然没有镜子!?
这种设计不科学!
环顾四周,才发现整个卫生间就没有一面镜子,要知道这刀片刮胡刀可不同于电动刮胡刀,离开镜子谁知道会刮成啥样?
“我日……”
待确认卫生间没有镜子后,彭虎不由嘟囔了一句,旋即开始寻找,摸索,然出乎预料的是……寻找了半天,不单卫生间,找遍所有房间甚至连厨房都去了,结果仍未发现镜子,哪怕是一面最为轻便的小圆镜都没找到一个。
“靠!他妈真是日了狗了!没镜子胡子还怎么刮!?”
如上所言,没有在民宅里找到镜子虽令彭虎有些诧异,可更多的却是恼怒,越想越生气,就在他打算干脆不照镜子凭感觉胡乱刮刮时,随着脑海灵机一动,下一刻,一个绝佳办法瞬间涌现脑海。
“嘿嘿,以为没有镜子老子就没办法了吗?”
嘴角兀自一扬,咧嘴嘿嘿一笑,待自言自语说过一句话后,光头男动了,转身朝厨房走去。
暂且不谈那所谓的好方法是什么,事实上期间发生了一件事,一幕微不可觉小细节,因太过微小,彭虎自始至终未曾在意未曾发现,那就是……随着大步流星走进厨房,一枚不知从哪冒出的小黑点却也紧随其后缓缓飘向厨房……
厨房内。
步入其中,抬眼一扫,目光锁定至墙角一张铁盆,见状,光头男大为满意,拿起铁盆直接来到水缸旁开始拎勺灌水,至于那尾随飘来的黑点则也在进入厨房刹那间如同活物般自行盘旋突然加速,竟如一枚离弦利箭般直直朝着彭虎眼睛飘去!
然而……
奇怪的是,不知怎么的,就在黑点即将飞入彭虎眼睛时,同时亦在光头男低头附身从而将脸对准下方那装满清水的铁盆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黑点停住了。
瞬间凝固,停滞半空,如受到什么惊吓般先是骤然停止前进,其后凭空消失,无影无踪!
“没镜子是吧?不怕!老子用水当镜子用,这回刮胡子总没问题了吧,哈哈哈!”
得意洋洋注视着铁盆,见盆中清水果然映射出脸暇,彭虎哈哈大笑,抬起手臂就这么借助倒影愉快的刮起了胡子。
………
民宅。
气氛死寂压抑,额头冷汗淋漓。
注视着门口那堆赤红,那堆完全由人类肢体所组成的血肉小丘,这一刻,立于门旁的几人皆如坠置身冰窖般寒冷!
饶是周遭仅有微风,但对几人而言,那看似无力的轻拂却如利刃切割般刺痛皮肤压迫心脏,脑海不由自主联想起一幕画面,一幕难以忘却的可怕回忆。
方海死了。
前方那堆碎尸便是方海所化,在看似没有遭到任何攻击的情况下自行暴毙,自行碎裂。
事情经过并不复杂,早在几分钟前,也就是方海说出眼皮不受控制自行睁开从而目睹女螝之际,众人被吓瘫了,姚付江、钱学玲、高继坤连同月晓,四人当场腿脚发软瘫坐地面,颤栗环绕着他们,恐惧更是如滚滚潮水般席卷冲刷着几人,甚至连一向处事镇定的赵平都在得知这一可怕消息后脚步踉跄几近跌倒。
闭眼没用。
闭眼依旧能看到螝!
你的眼皮会在某股无法抗拒的外力影响下自行睁开,被迫视物,最后看到女螝。
末世惡魔紀元 工商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天呐……
无解了,这粉裙女螝无解了,这到底是个什么螝东西?躲无可躲,逃无可逃,杀人手法无法防御,灵异道具完全无效,就连闭上眼睛仍可以看到‘她’,看到‘她’给你下达死亡通知。
诅咒你这是要团灭我们啊,你这摆明是想让我们死,因为,那粉群女螝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无解的存在!!!
死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个个屠戮,把所有人凌迟成一堆四分五裂的碎尸!
想至此处,又听墙角男人哭嚎连天,在那难以企及的颤栗压迫下,程樱强忍惧意,掏出匕首。
她打算立刻杀死方海,立刻让对方解脱。
是的,方海已先后3次看到过女螝,按照事态发展,相信用不了多久中年人就会如早前几名剧情人物般自行粉碎瞬间惨死,于其让他在绝望痛苦中死亡还不如提前给对方一刻痛快。
然,掏出匕首之际,她被陈逍遥拦住了,接下来陈逍遥先是狠狠一拳把方海打晕,随后便扛着男人将其丢到房子外面,说时迟那时快,才刚把方海丢至门外,下一秒,异变发生,视野中,男人碎了,自行崩塌快速散架,就这样就在短短眨眼间碎裂成了几十块,化为一堆血肉模糊的碎尸残骸!
这熟悉一幕被门前众人再次亲眼目睹,再次看了个满眼。
“至少他解脱了,不用在经历死前绝望,况且这次也不用特意去抛尸了,省事了,哈,哈哈……”
话归正题,门前,望着身旁个个面色惨白队友,陈逍遥一样面部肌肉抽搐,一边抽搐一边用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说了个冷笑话,诚然青年道士试图缓解现场气氛,可惜一旁几人却始终没有反应,唯一存在的只有呆滞,只有那一张张惨白依旧的脸。.
“赵,赵先生,程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许是因过于恐惧反倒激发了求生欲,打过寒颤,猛然回神,高继坤当先反应过来,目光当先看向赵平与程樱二人,是的,通过数天观察,抛除那全程昏迷的队友外,胖子认为目前能救自己小命的资深者也只有身前这一男一女了,既如此,那么毫无疑问要第一时间求助于二人,期望这名曾和自己做过交易的眼镜男能够众人找出一条活路。
生猛辣鳳 手雷斬雲
高继坤如此,月晓亦是如此,尤其当亲眼目睹方海从一名大活人瞬间化为碎尸的惊悚画面后,女人心里的兔死狐悲之感亦愈发浓重,一时间,绝望与恐惧双双笼罩着她,另外和依旧心存侥幸的高继坤所不同的是……她要悲观的多,单从程赵二人那苍白如纸脸就可明显看得出这两名资深者如今也已自身难保,又哪还有心情在乎新人死活?.
重生之古魔修羅 魔亂
人有时很奇怪,胆大者偶尔会出奇胆小,胆小者则偶尔会出奇胆大,不知是否已认清现实又或是自身尊严不允许继续不堪下去,随着时间流逝,度过最初呆滞,姚付江重归如常,钱学玲恢复如初,就见此刻姚付江虽和旁人一样面色惨白但已不存绝望,取而代之的只有一脸决然,一脸视死如归,钱学玲神情类似,女人少见的没有大喊大叫,而是靠近两步,伸手去抓赵平手臂。
可,这一次,就在她即将触碰赵平手臂之际,她的手被对方一巴掌拍开。
见状,钱学玲不由一愣。
是的,她有些诧异,她搞不懂眼镜男为何要这么做,毕竟在钱学玲个人印象中,打从赵平对她无可奈何后一直以来抓对方手臂时对方就从未抗拒过,既是如此,为何?为何这一次却……
“赵平,你,为什么……”
面对眼镜男冷漠反应,过了片刻,钱学玲不自觉面露委屈,委屈之余,她亦将目光看向身旁,看向男人那久久面朝前方的侧脸,入目所及,发现对方维持已久的苍白面容竟不知何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反一副平静模样,平静,出奇的平静,看不出丝毫心理波动。
至于赵平……
钱学玲目视赵平期间,过了片刻,男人缓缓闭上眼睛,在女人那越发不解的疑惑的注视下转动身体面朝对方,接着缓缓抬手,伸向鼻梁眼镜。
察觉眼镜男反应古怪,除钱学玲外,受好奇驱使,周遭几人亦纷纷看向赵平,几人一开始还以为男人会像以往那样习惯性去扶眼镜,不料这一次,男人随后的动作却让熟悉他资深者们颇为意外,随着手指靠近鼻梁,对方并没有伸手去扶镜片,反而直接将眼镜摘下。
赵平首次自行摘掉了眼镜!?
印象中对方从未做过此事,至少在几名资深者记忆中还真没见赵平主动摘过眼镜。
身为新人的高继坤和月晓还好,然赵平的这一动作却看得程樱心中一颤,旋即一股不祥预感瞬间浮现脑海。
此时此刻,赵平现已将金丝眼镜完全摘下,摘下眼镜,男人重新睁开眼睛,而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男人竟是用极为罕见的温柔口吻朝置身面前的钱学玲轻轻张口,一边温柔盯着对方一边对女人说出一句话:
“抱歉,以后我可能无法在保护你了。”
听着对方用从未有过的温柔口吻朝自己讲话,一时间,钱学玲兀自愣住,头脑发懵,继而本能抬头,看向对方眼睛。
然后……
她,开始颤抖,开始颤栗。
身体就这样不自觉颤抖频频久无停歇,因为她注意到……视野中,赵平的双眼现已微微发红,眼睛尽数被红色充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