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99z5x熱門連載小說 詭三國 ptt-第1945章來而不往,所非禮也相伴-dt8ka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黑幕悄然拉去,清晨徐徐来临。
无名渡口,距离玉门关五十里。
此时,吕布正在指挥大军渡河。
水流并不大的河面上,架起了四座临时性的浮桥。
人马从东边两座桥上通过,辎重物资从西边两座桥上通过。全副武装的士卒排成整齐的队列,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井然有序地走上浮桥,快速通过。一车又一车的武器装备,粮草辎重,也在官兵的努力下,也迅速被送到对岸。
允二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的战斗,嗯,严格来说,算是第一次上战场,立于河边,看着熙熙攘攘的兵卒通行,听着喧嚣嘈杂的声音,既新奇又兴奋。
『蒙都尉,这么多人,这么多东西,要是我的话,肯定是一团乱糟糟的……』允二抓住了蒙弘,开启了叨唠模式。
吕布帐下,魏续么,作为吕布的副官,很多时候都是在处理吕布的上传下达的工作,而蒙弘则是魏续的副官,负责一些具体的执行,而且同时蒙弘又是出身蒙氏,在没有投身骠骑之下的时候,也是在山林当中混着的,所以自然和允二多少有些话题相通。
蒙弘一边调派兵卒次第过河,一边说道:『怎么样,要不要学?这个很简单的……』
墓影
『好啊,好啊……』允二信以为真,很开心的说道,『比学大都护的戟法还简单么?』
蒙弘愣了一下,旋即笑道:『这个不好比较……』
允二还抱着些希望,说道:『那你先说说看。』
蒙弘用手一指,说道:『这么多兵卒,汇集在此,首先先要考虑到军队的安全,要做好随时可以防御和反击的准备,因此必须要合理安排,比如说让那一支的兵卒先过河,那一支的兵马后过河……我们都是骑兵,所以简单些,若是还有步卒,还需要考虑是让刀盾手先过,还是长枪兵,亦或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允二没等蒙弘说完,已经觉得自己脑袋涨得有原本的三个大了,『我知道了,这个比学大都护的还要更难……』
蒙弘大笑。
远处,吕布似乎听到了蒙弘和允二的笑声,微微看了一眼,然后又转头看向了前方,看向了玉门关方向。
吕布记得李儒的交代。
允戎是破局的杠杆,但是并不代表有了杠杆之后,就什么都不需要做。
想要撬动西域这么大的一块地盘,何时的垫脚石和力度,就是下一步的关键。
现在吕布的工作,就是将杠杆带上,然后找到合适的位置,伸进去,撬动它……
李儒将整个的西域,大体上分成了四个部分,称之为四域。一为自葱岭以东,流沙以西;二为自葱岭以西、河曲以东;三者是者舌以南、月氏以北;最后一块是西海之间,水泽以南。
这一片的区域比所谓的『西域都护府』那一小片地方大很多,敦煌以西、天山南北、中亚、西亚地区均为『西域』,而这么大片的区域,如果仅仅是依靠汉人进行治理,是没有办法的。
如果要进行驻兵管理,那么兵卒数目要求就要很多,消耗自然也是很大,所以便只能是依靠西域当地的自治,而作为自治,也是有区别的……
李儒虽然没有说得很详细,但是吕布也知道,李儒应该是有了一套的办法,而这一套办法实施之前,就需要吕布去做好前期的铺垫。
就像是当年的班定远一样,只有当砍下的血淋淋的头颅,才能让西域的这些胡人知道,汉人是要来真格的了……
……(*`ェ′*)……
日上三竿了,焉耆头人阙素和莎车头人阿姆西才带着他们两个的联军,缓缓在玉门关的小方盘城前列阵。
玉门关之外,便是大汉传统意义上西域都护府的区域,从海头一直向西延伸到疏勒,上和乌孙接壤,下和葱岭为邻。是一块非常大,但是也非常复杂的区域。
吕布带着人马,之前一度抵达了海头位置,也就是原本的大汉的西域都护治所,但是因为长久以来的荒废和胡人的有意破坏,海头县城根本如同废墟一般,根本不可能长期驻守,于是乎在一段时间之后就自然退到了敦煌之处。而就是这一进一退之间,让这些自由习惯了的西域胡人,觉得受到了侮辱。
汉人,真么能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若是不给汉人一点教训,岂不是将来汉人进进出出,搞得自己欲仙欲死?
于是龟兹人挑头,也自然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联合了焉耆和莎车,紧逼海头,甚至直至玉门关下。
但是现在,焉耆头人阙素和莎车头人阿姆西,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
冲动是魔鬼啊……
龟兹白熊联合其他胡人出兵敦煌,除了展示武力之外,最主要的还是想要趁机掳掠财物,毕竟汉人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另外一个原因,是要和白石羌好好算算账,尤其是这几年通过白石羌的交易,西域这边的胡人消耗了大量多年储备下来的各种皮毛,而白石羌据说就是在这个骠骑将军治下的。
一开始的时候,西域这边的胡人都以为白石羌人是傻子,后来才知道,他们自己才是傻子。
物以稀为贵,所以西域长久以来没有和汉地大规模的通商,牛羊皮多了,自然也就低贱了,而现在以极低的价格换了一批物资,算是清库存之后,西域的这些胡人就发现自己其实亏大发了……
中间商天天喊着不赚钱,没有差价,贴本生意,其实嘿嘿……真要不赚钱,没差价,中间商还会那么红光满面兴高采烈的大声吆喝么?
『头人,我们是不是开始进攻了?』一个小渠帅问阙素道。
阙素看看远处玉门关上严阵以待的守城汉人兵卒,摇摇头,问道:『联系婼羌、高昌,疏勒、渠勒、于阗的人回来了没有?』
『还没有……』小渠帅回答道。
阙素一边小声骂着什么,一边摇着头。
其实还有一些小国小部落,像是什么西夜,子合,依耐之类的,这些所谓的国,其实就是一小块的区域,一个部落,或是几个部落的合体,大体上都是属于见谁都讨好,然后那边风大往那边倒的类型,所以阙素根本没有问。
只要是西域联军占据上风了,这些家伙就会立刻殷勤的蹦出来,将尾巴摇得比风车还快,但是如果是汉人得胜了……
所以,这些小部落,其实也是阙素等人心中的下一个目标。只不过现在汉人在前面,还暂时顾不上处理这些小国而已。
如今,这些家伙,似乎也闻到了些异常的气息……
原本说好了开打了之后这些人就要上来,结果现在阙素派人去催了,这些家伙依旧躲在后面一动不动。
『那么今天……』小渠帅看了看阙素的面色,迟疑的问道,『头人,我们怎么做?』
阙素冷笑道:『怎么做?就这样做!这些家伙不动,我们也不动!』
……(╯>д<)╯˙3˙…… 吕布没有想到的是,龟兹人竟然敢偷偷摸过了玉门关,然后侵入到了汉地之中,然后和自己一头撞上。 龟兹头人白熊也是没想到,他以为汉人肯定是只会龟缩在城池之中,根本不敢露头,结果才刚刚过了玉门关,就发现了汉人的军队。 双方的斥候先后发现了对方的军队,吕布斥候稍微早一些,但是龟兹人白熊的斥候也慢不了多少,毕竟在敦煌玉门这一带,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的屏障,远远的就能看见行军腾起的烟尘。 两军遥遥相对。 魏续说道:『都护!要不要等后续蒙都尉他们上来?』 吕布冷笑,抖了抖方天画戟,说道:『派几个人让他们加快速度!』旋即下令让阵列展开,准备战斗。虽然说在计划之外,但是既然撞上了就撞上了,打就是了! 人少,人少也照样打! 战鼓声冲天而起,震荡云霄。 龟兹白熊见状,顿时怒不可遏,心中愤懑不平,老子现在人数明显占据了优势,汉人竟然敢挑衅,率先列阵,这难道说汉人要准备进攻了?! 『吹号!列阵!列阵!』龟兹白熊将镶嵌了黄金和宝石的战刀高高举起,『吹号!迎上去!进攻!』 这是西域,也是大漠之中常见的战斗模式,苍茫隔壁,荒芜大漠,一般来说也不容易碰到一处,但是一旦碰见了,也没有什么特别停下来的规矩,像什么先骂个阵,双方主帅阐述一下自己的大义,然后再阵前巡游鼓舞士气,叽叽咕咕一番才最后才进行交战的,基本上不可能存在。 有個總裁非要娶我 拈花拂柳
在大漠之中,要么战,要么就逃。
牛角号和战鼓声交相辉映,双方的骑兵迅速转换着队形,然后像是潮水一般,涌向对方。
吕布一马当先,高声狂呼:
『令左右两翼立即脱离中军!列锥形阵,迎击敌军!』
『中军全体,密集收缩,随某冲锋!』
『杀!』
战鼓声,号角声,士卒的叫喊声,战马的奔腾声,直冲云霄。
『咻咻……』
几乎同时间,数千支长箭腾空而起,各自奔向了对方。
吕布狂吼一声,方天画戟在空中盘旋尖啸,然后便是一头撞进了龟兹人的军阵之中!
龟兹人当然也听闻过其他人在描述汉人之中有个猛将的言语,但是在没有亲眼见到之前,很多人都以为只是这些失败的,无能的家伙在给自己找借口而已,所以并不是非常的在意,直至当下。
『杀死他……杀死那个汉人……』龟兹头人白熊指着吕布兴奋的嚎叫着。
比老子的人少,居然还敢分兵!
简直是愚蠢之极!
既然汉人愚蠢,自己也就不用客气了,直接干掉中间的那个汉人将领,就可以确定胜局了!
秉承着人多就是力量大,人多就是强的龟兹人,兴冲冲的朝着吕布杀去。他们知道自己这些人当中可能有一部分人会在战斗之中死去,但是他们都认为死得应该是别的人,自己是幸运的那一个,可以活到最终,获取胜利品分配的那一个。
然后就看到了一道光!
方天画戟所划出的寒光!
特殊的方天画戟结构,使得其在空中舞动的时候,带着凄厉的尖啸,犹如鬼哭,呼号而至之下,朝着吕布刺来的四杆长矛当即皆断,长矛矛尖去势立减,无力地坠落在赤兔马二号的身前,还没等这些断了长矛的龟兹人反应过来,寒光闪过,便是一戟之下,便是了解四人性命!
当中两人的头颅高高冲天而起,鲜血从脖颈内喷射而出,染红了吕布的战袍披风,也溅了随后杀到的龟兹人一脸,不由得让其条件反射的眼一闭……
方天画戟如同鬼魅一般,瞬间消失,然后再次出现的时候,便是又是人头飞起!
吕布举重若轻,不慌不忙,甚至还有闲暇空出一只脚,踹点在一具歪倒过来的无头尸首上,改变了其倒下的方向,以免其有可能会绊倒住赤兔马的马蹄。
后面的龟兹人还不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嚎叫着涌上来,吕布大喝一声,脸上露出了些暴戾之气,方天画戟一抖,吸满了鲜血的红缨在空中盘旋飞舞,甩出一片血珠!
后续奔来的执斧龟兹骑兵,刚刚举起战斧,就觉眼前血光一闪,视线一花,接着胸口一凉,然后就看见自己的皮甲猛然迸裂,鲜血从胸腔内喷涌而出,呃了半声,便仰天而倒。
另外一名较为瘦小的龟兹骑兵伏在马脖子后面,隐蔽身形,却将战刀横出,企图去割吕布的腰侧,他已经用这种方法偷袭了不少对手,因为对手往往会被其他高大的家伙吸引去注意力,然后躲在马脖子后面的他就能轻松的割破对手的肚皮,然后看着对手的肠子哗啦一声调出来,被踩踏在马下……
越来越近,瘦小的龟兹骑兵甚至能看见吕布腰上的皮质扣带上的花纹了,喜悦的笑容才刚刚浮现在脸上,然后眼前一花,发现自己的刀似乎短了一截,然后猛然间看见了一个黑影迎面而来!
吕布用脚磕了一下赤兔马的单侧腹部,赤兔马会意,顿时往另外一边灵巧的侧移了一步,在脱离了偷袭者刀锋的同时,吕布收回了方天画戟,就像是很随意一般,送上了雕花带角,虽然不是很锋利,但是足够坚固的长戟戟尾,撞在了偷袭者的面门之上,顿时在咔啦骨碎声中,将其击落马下,淹没在马蹄之中。
少女太妃:恬妃傳
战斗越来越血腥惨烈,战鼓声号角声厮杀声叫喊声交织在一起涌起了巨大的声浪,声浪激起冲天波涛,在战场上轰然炸响,声震四野。
重生之最佳編劇
魏续虽然武力值比吕布差得很多,但是对付一般的小兵,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当吕布吸引了绝大多数的龟兹人注意力的时候,汉军的两翼就在魏续的统领之下,像是一个灵活的刺客,在硕大的龟兹本体上进进出出,侧击背刺玩得不亦乐乎。
復興修真界 aixiang007
龟兹人像是庞大身躯的巨怪,挥舞着面饼做的软塌塌的大棒,而汉军则像是三个灵活且坚硬的小个子,在巨怪身上不断的穿刺,增加一个又一个的新的流血伤口。
龟兹头人白熊越看越是心惊,越打越是胆寒,当他看见吕布似乎发现了自己,将染血的方天画戟指向了自己这个方向的时候,忍不住嚎叫了一声,『吹号!吹……吹号,撤,先撤……』
等蒙弘和允二赶到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已经结束了。
龟兹人丢下了一地尸首,狼狈不堪的退了回去,而吕布为了保存马力,也没有穷追猛打,略作驱赶之后,也收了兵。
允二站在战场之中,捶胸顿足,咬牙切齿。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允二对于没有能吃上一口热的,十分的懊恼。
蒙弘笑道:『还有得打……这才刚开始……』
允二转头问道:『还有?』
明星養成系統
蒙弘点了点头,『你以为这么大个地方,就打一场,这些人就能服气了?』
允二忽然之间就有了精神,哈哈笑着,转了转脖子,盯上了一旁的马尸,指挥着手下割了一块马肉,『好!好!还有得打就好!哈,对,就割那一块,给我,等下我来烤肉,我给你说,我烤的肉,谁吃了都说好……』
蒙弘也是笑了笑,心中却打定了主意不准备吃允二的烤肉,这家伙,每次都说他做得最好,实际上也不想想,他做得即便是再差,他族内的人会胆敢当着面说他做得烂么?
不敢当着面直言的,不仅仅是允戎的族人,还有龟兹。
但是即便是遮掩,依旧还是有些痕迹,很快焉耆头人阙素和莎车头人阿姆西都知道了龟兹白熊战败了的消息,纵然龟兹白熊事后发现遮掩不住了强辩为所谓的『战略转进』,但是依旧没什么卵用。
不安的情绪在胡人之中蔓延着,而这种情绪,也让在小方盘城防守的高顺察觉到了。
『高校尉,你这是……』
高顺整理着战甲和兵刃,口中淡淡的说道:『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