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qm27c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盛唐不遺憾-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看書-v1lgv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既然李安都看好这名少年,昂及家家主自然不会反对,他立刻给身旁的长老下令,让长老派人去请这名少年,他决定要收留这名少年,让这名少年先做自己家护卫的什长,以后立功了还可以更加重用,以这名少年爆发出的力量看,当一名什长是绰绰有余的,毕竟,他们昂几家招揽的青年汉子,大部分的实力都不怎样,实力太强的人自然看不上他们这么一个小家族。
一个小家族在起步的阶段是最难的,毕竟,投靠之人也要考虑自身的发展,若是看不出这个小家族有发展潜力,而自身的实力又比较强,自然不愿意投靠小家族,以免耽误自己成长,另外,大部分小家族财力有限,也雇佣不起实力太强的人,只能退而求其次,雇佣实力一般的人,甚至雇佣一些凑数的人,也就相当于是充当场面,一旦真的打起仗来,这些人都是一触即溃,被称之为乌合之众。
没有人喜欢乌合之众,但受制于自身条件的限制,很多时候又不得不招揽乌合之众,毕竟,哪怕是乌合之众,也比单打独斗强,一群乌合之众拦住商人,是完全可以打劫成功的,只是遇到训练有素的军队的时候,就会一败涂地了。
很快,少年被带到了城墙上,出现在了李安的面前。
極品仙帝混都市 幽王爺
海賊王之為了最強
昂及家家主,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与山贼头目有什么大仇?”
少年开口道:“我叫沐大虎,与山贼有杀父之仇。”
回答的相当干脆利落,没有一句拖泥带水,这让李安等人都很是满意,这种直性子人最爽快,与这种人相处不会很累,会感觉很是舒心。
“沐大虎,名字不错,你可愿意加入我昂及家做个护卫,每个月的酬劳是你现在的双倍,还有提升空间。”
昂及家家主开口问道。
沐大虎闻言大喜,忙道:“愿意,小人愿意。”
昂及家家主闻言,满意的笑了笑,旁边的李安也笑了。
老師請留步
“怎么,你好像有话要说,无妨,有什么只管说。”
帶著系統穿越:全能財迷妃 六月瘦子
李安见沐大虎欲言又止的模样,开口说道。
沐大虎突然给李安跪下了,开口道:“小人与那名山贼头目有血仇,可否让我手刃仇人。”
很显然,沐大虎太痛恨仇人了,虽然抽打了三鞭子,可他还是觉得不解恨,心中仍旧存有滔天的恨意,似乎不将仇人彻底活剐,他就无法消除内心的恨意。
豪門第一寵婚:老公,請自重
“沐大虎。”
昂及家家主皱眉喊了一声,显然他觉得沐大虎的要求过分了,与山贼头目有仇恨的何止沐大虎一人,这么多人都与山贼头目有仇,为了安抚众人,让所有人抽几鞭子就算不错了,沐大虎还想要手刃仇人,显然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他不过是一个孤儿罢了,就算加入昂及家做护卫什长,也不过是一个小人物,在所有与山贼头目有仇的人群中,沐大虎根本就排不上号,就算满足一个人手刃山贼头目,也不应该是沐大虎。
沐大虎显然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了,不过,他实在太想手刃仇人了,所以,一激动就说了出来,哪怕有万人之一的希望,他也不想放弃。
李安并没有怪罪沐大虎,非常欣赏的看向沐大虎,开口道:“与这名山贼头目有仇的人不止你一个,若是为了你一个人让其它人失去了出气的机会,会让很多人觉得不公平的,不过,你若是实在觉得不解气,等所有人打完之后,你再过去吧!到时候你想干什么,就不会有人阻止了。”
沐大虎千恩万谢的退下了,这货退下之后,直接来到了仇人的跟前,看着别人鞭打仇人,他也略微觉得有些解恨。
家有萌妃不安分 玖汐凝
仇人每一次被鞭打,他的肩部就抖动几下,好像是自己在鞭打仇人一样。
“用力啊!没吃饭吗?”
当出现鞭打之人用力不大的时候,他都会非常愤怒的暴吼,觉得这是在给他的仇人挠痒痒。
在另一边,李安看到一名女子,拿着鞭子鞭打一名山贼头目,女子脸色冰冷,看不出有多愤怒,但抽打的动作很用力,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很显然,这名女子与山贼头目有仇。
不过,李安同时也敏锐的发现,当女子出现的时候,附近有许多汉子,非常不屑的瞟了女子一眼,仿佛非常看不起女子似的,甚至还有几名猥琐的商人,眼睛一直在放光。
李安开口问道:“怎么还有一位女子,她是什么人,与山贼也有仇?”
我的玉雕不正常 洛俞
昂及家家主旁边的一名长老,忙开口道:“回李侍郎,这名女子叫塞仙子,是我们这里比较有名娼妇,已经在此地待了三年了,城中好多商人都照顾过她的生意。”
“哦,居然是青楼女子,那你可知他为什么与山贼有仇?”
李安饶有兴趣的问道。
昂及家长老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如实说道:“其实这名女子也是一个可怜人,本身是五十里外一处村落的女子,听说还是一个村花,在娶亲的当日被一伙山贼掠去,一个月之后被放回,但她也是有家难回,就到我们昂及城做了一名青楼女子,这一做就是三年,也算闯出了一番名气。”
“六弟知道的倒是挺清楚的。”
昂及家家主有些不悦的说道。
很显然,他非常了解自己的六弟,知道这货是个好色之徒,平时没少去青楼妓馆,要不然也不可能知晓这些事情。
昂及家长老尴尬的笑了笑,显然是无话可说了。
李安自然也听出了昂及家家主言语中的不满,嘴角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他对这名青楼女子顿时有了一丝感叹,本来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清纯姑娘,就因为被山贼掠去一段时间,就被人嫌弃了,这是她的过错吗?自然不是了,这是山贼的过错,可痛苦都要由她来承担,而山贼却一直逍遥快活,若不是大唐兵马活捉了山贼头目,这头目估计还会继续祸害村姑,还会继续逍遥快活,而山贼头目的快活是建立在别人痛苦基础上的,他每一次快活,都会有一名凄惨的女子痛不欲生,要么自杀要么沦落到青楼谋生,后半生不会再有幸福可言。
看着姿色还算不错的女子,李安微微叹了口气,却见那名女子打完三鞭子之后,突然临腿一脚,踹在了山贼头领的裆部,让山贼头领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围观的众人顿时一阵喝彩。
虽然这一脚有些违规了,但这毕竟是一名女子,没有人跟她计较的,也没有人过问。
临腿一脚之后,这名女子便离开了人群,返回昂及城去了。
一名八十多岁的老头,手里拄着拐杖,也过来抽打山贼头目,不过,他的手都已经有些发抖了,根本就拿不住鞭子,也使不上力气,可他硬是要上来,别人也不好硬拦着,只能由着他的性子。
他不用鞭子,直接拿着拐杖在山贼头目的身上敲打了几下,力度不算很大,但也算尽心了,然后满脸裂痕的离开了。
很显然,他很想狠狠的抽打山贼头目,可惜他的力气不允许他用力太大,他已经老了,没有太多的力气了,只能看着年轻人抽打山贼头目。
李安看到八十岁的老者,心里有些兴趣,便看向昂及家家主,开口问道:“这老者是什么人,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亲自动手。”
昂及家一名长老连忙回答道:“这个老者是城内的一名商人,有一子一女,还有几位孙子孙女,在一次运送货物的时候,他儿子被山贼斩杀,几名孙子也都被杀,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境地,现如今,他只剩下一个女儿,女婿倒是有几个儿子,可惜都是外姓,而他的产业也只能交给外姓人,毕竟,他的儿孙已经全部罹难了,外孙已经算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李安顿时明白了,原来这名老者还有这么一段故事,他一想到自己的儿孙都惨死在山贼的手上,就非常的愤恨,哪怕力气已经没有多少了,他也要亲手打山贼几下,让自己出口气,算是给自己的儿孙报仇了,而他满脸流泪,自然是想起自己的儿孙了,一想到自己的儿孙年纪轻轻的就被山贼头目给杀害了,他的内心就伤心不已,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出来,大概没有什么比老来丧子更让人心痛了。
李安站在城墙上,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内心有很多感叹,他也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昂及家石头城,居然有这么多人与山贼有仇,看样子这些山贼这么些年做了太多的恶事了,居然结了这么多的仇家。
经过几百名百姓的抽打,六名山贼首领已经被活活抽死四人,还有两个没死的也差不多了,而排队的百姓还剩下一半,如此,那四名已经被抽死的山贼头领,就只能被鞭尸了,哪怕是鞭尸,排队的百姓也不肯退去,他们心里都埋藏着巨大的仇恨,鞭尸也是一种发泄,他们宁愿鞭尸也要发泄一番。
方圓劍俠 易縱橫
当所有人都发泄完的时候,六名山贼头目已经全部断气,每一个的身上都满是血痕,他们的皮肤已经被彻底抽烂了,血液流的到处都是,还有好多碎肉堆在高台的附近,他们的身上,甚至都能看到白骨,可见抽打之人用力之大,居然把骨头都打出来了。
当所有人都抽打完毕之后,负责维持秩序的大唐将士陆续离开,这些山贼头目的尸首,就留在原地了,如何处置这些尸首,那就是这些愤怒百姓自己说了算了,他们想怎么折腾就可以怎么折腾。
只见沐大虎突然冲了上去,对所有身旁的众人吼道:“诸位都让开,让我给这混蛋剥皮拆骨,都让开。”
如此霸道的做法,自然引起了旁人的愤怒,他们同样与山贼头目有仇,他们也想剥皮拆骨,以解自己心头之恨,自然不同意将这名山贼头目的尸首交给沐大虎发泄了。
“我与他有杀父之仇,你们都让开。”
沐大虎霸道的吼道。
“杀父之仇怎么了,我与他还有夺妻之恨呢?”
“夺妻之恨算个屁,我全家都被他杀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应该交给我处置。”
“还有我,我们全村三百多人,被这混蛋杀了大半,存活下来的不足五十人,好多家庭都是一个不剩了,我不但要为自己出气,还要为村民们出气。”
“我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的一生已经没有什么指望了,少年郎还很年轻,以后娶妻生子,人生还很快乐,让给老头子吧!”
奧術乾坤
一群人互不相让。
听了众人的话,原本还气势汹汹的沐大虎,顿时有些丧气了,他与山贼头目的仇恨很深,但他没有想到,居然有许多人,与山贼头目的仇恨比自己还深,甚至六七十岁的老者也过来与他争抢发泄的机会,这让他的内心很是感叹,之前的戾气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已经不再坚持让别人走开了,他不能那么自私,也要给别人发泄的机会。
“这样吧!咱们也别争了,一人一刀,把这混蛋全身的肉都给切下来,切完了肉刮骨头,最后烧成灰。”
一名胖商人恶狠狠的吼道。
沐大虎点了点头,与众人都同意了这个提议,他们早就准备了刀具,五个人一组,在山贼头目已经破烂的尸体上胡乱的切割,切下一块肉之后,便去旁边用刀狠狠的乱跺,直到把肉片彻底跺的与泥土没有两样这才恨恨的把手。
沐大虎是最激烈的,山贼头目巴掌大的一块碎肉,被他连续跺了一个多时辰,几乎耗干了他身上的所有力气,刚开始跺的还是肉,之后的大部分时间,大刀跺的根本就是泥土,碎肉沫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早就与泥土合二为一了。
发泄一番之后,沐大虎嘴角露出了非常满意的笑容,他似乎觉得很爽,但很快他又觉得有些空洞的失落,再然后,他满脸都是泪水,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始嚎啕大哭。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