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ec7wm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諸天之從新做人-第一一四二章 分別營救閲讀-lqzhi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最终,令狐冲用他独特的玩世不恭给何邪讲了一个道理,有的人重活十遍,他依然会活成原来的样子。
这句话并不是褒奖。
令狐冲被岳不群驱逐出华山派,断绝师徒关系。
令狐冲走的时候很伤心,但何邪知道,这个人很快就会开心起来,因为他天生就洒脱不羁,换句话来讲叫做没心没肺。
而岳不群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一如往昔,跟弟子们开着玩笑,温和慈祥,对何邪也依旧如沐春风。
岳不群这种人,天生就具备当伪君子的好资质。但换个角度来看,他何尝不是把所有问题都藏在心里,独自扛起来的可怜虫?
养了二十多年的徒弟,倾注了多少心血,寄予了多大厚望,结果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喂不熟的白眼狼,可能岳不群的心在滴血,但他依然是谦谦君子般温文尔雅。
好的一点是,这段时间何邪一直跟他讲武论道,让岳不群醉心于武学,转移了注意力。
更让岳不群欣慰且狂喜的是,在何邪的教导下,岳灵珊悟出了剑意,武功已臻至化境,可入当世一流,即使是岳不群夫妇联手,也不是岳灵珊的对手。
“谁说女子不能做掌门?我看灵珊就很好,堪当大任!”何邪酒后一句笑言,让岳不群内心大震。
对呀……
“没了令狐冲,我还有灵珊……”
“更何况灵珊还是我亲女儿,女儿家也未必不能是掌门……”
想通了这一点,岳不群豁然开朗,开始把期望和心血,灌注到了女儿身上。
即使是令狐冲也有很多人不服他,但岳灵珊被锁定为华山派下一任掌门,却是所有人都很高兴。。
本来她就是华山派的“山花”,现在武功还这么好,简直是众望所归。
三个月后,左冷禅发五岳盟主令,借口魔教异动,召集其余四派前往嵩山商议大事。
其实所谓的魔教异动,根本就是令狐冲闹出来的。
令狐冲被逐出华山后,先是去了北岳恒山,跟仪琳撩骚,被不戒和尚追杀,然后桃谷六仙出手,给他灌注异种真气。
跟原剧情一样,令狐冲接着巧遇魔教圣姑任盈盈。然后机缘巧合上了少林,练了易筋经,接着遇到向问天,然后不知所踪。
就说这事儿微妙不微妙吧。
福威镖局并入华山派后,几乎成了华山的外事堂,走镖的镖师们,就成了华山的耳目,所以仙子阿华山派的消息很灵通。
令狐冲作为华山弃徒,他的消息自然是重中之重。
岳不群得到令狐冲的消息后觉得有些不对劲,立刻就赶来跟何邪商议。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个时间线上这位君子剑没挨过江湖的毒打,自遇到何邪后处境一直都一帆风顺,华山振兴有望,门派强大,又后继有人,心广体胖之下,胸襟自然开阔,表里也能如一,整个人都很阳光。
阳光君子剑养成了一个习惯,一有事就爱找何邪商议。
“师弟,冲儿从少林下山后,就传出与魔教众人沆瀣一气的消息,你觉得这会不会是少林高僧察觉这孽畜品行不端,于是广为宣扬,提醒武林同道注意?”岳不群疑惑问道。
现在的江湖中,少林武当仍被奉为武学圣地,高高在上,超然物外,即使是岳不群,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两派有什么龌龊。
何邪不得不提醒他。
“岳师兄,你不觉得的令狐冲下山后几次人生转折的时机,都很微妙吗?”他若有深意道,“仿佛有一只手,在推着他往前走。”
岳不群一怔,深深皱起了眉头。
何邪笑着再提醒他:“嵩山派和少林毗邻,左冷禅发出五岳盟主令的时候,正好是令狐冲伤愈下少林之时。”
“你是说,少林……”岳不群动容。
何邪道:“少林和武当在武林屹立百年而不倒,一直高高在上,岳师兄不会天真到以为,他们只要吃斋念经,淡泊出世就可以做到这一点吧?”
那怎么可能?
只是为了让华山派存活下去,他岳不群已经拼了命了……
“还有,左冷禅现在视我华山派为眼中钉,上次他指使剑宗余孽意图篡夺华山基业失败后,泰山、北岳恒山、南岳衡山三派的掌门,都亲自手书,措辞严厉质问左冷禅。”何邪接着道,“左冷禅居然真的诚恳派人来道歉,岳师兄,你觉得左冷禅这种人,会这么算了吗?”
“他当然不会!”岳不群冷笑,“只怕这位左盟主,现在恨我华山派入骨,如果有机会,此人绝不会放过我等!”
“不错。”何邪微微颔首,“但他明知道我华山派羽翼渐丰,大势渐成,又岂会跟我等硬碰硬?”
岳不群悚然而惊,猛地起立:“师弟你是说,他会对其他三派下手?”
“我认为必须防备!”何邪肃然道,“如果左冷禅剪除了其它三派,到时候再携凶威压我华山派,到时候我们就算灭了嵩山剑派,也不过是两败俱伤,于事无补。”
“左冷禅岂敢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狠辣之事?”岳不群惊怒道。
我的23歲美女總裁 醉酒望明月
“不要低估权势名利,对左冷禅的吸引力!”何邪道,“而且我们既然猜到这种可能,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师弟有何可以教我?”岳不群躬身诚恳道。
“哎,师兄何必多礼?”何邪扶起他,“其实很简单,以我们华山派现在的实力,干脆分出援兵暗中保护三派,也并非难事。”
“灵珊剑法小成,但尚需磨炼,正好让她独当一面,就由她去暗中保护南岳衡山派。”
“我亲自护送北岳恒山的几位师太,师兄你大张旗鼓,沿官道直行,迷惑左冷禅。至于泰山派那边,不妨派师嫂辛苦一趟……”
岳不群眉头皱得很紧:“师弟的意思是,我们在暗中保护?”
暗中保护,往往就是先引敌人出手的意思。
何邪淡淡道:“师兄可吩咐师嫂和灵珊,不妨等敌人的底牌都亮出来后,再出手不迟。”
岳不群神色一动:“这样的话,只怕一旦有变,其他三派会承受些损失……”
“升米恩,斗米仇。”何邪道,“若是不付出一定代价,又怎知我华山派的情谊,有多弥足珍贵?”
岳不群若有所思……
是日,岳不群率众弟子浩浩荡荡下山,往嵩山方向而去。
北岳恒山派在定闲、定逸、定静三位师太的带领下,也一路浩浩荡荡向嵩山而去。
南岳衡山派莫大掌门带着弟子一路游山玩水,逍遥自在赶来。
唯有泰山派离得最近,是以并不着急出发。
没人知道的是,泰山派的玉皇顶之上,这一日正在发生一场叛乱。
我的老婆是狐貍精
这场叛乱和之前剑宗余孽上华山那一幕,如出一辙。
泰山派玉矶子、玉磬子、玉音子三位太上长老突然蛊祸三分之一门人作乱,夜半时分手臂缠红色丝带,见人就杀。
猝不及防下,泰山派损失惨重,最终天门道人拼死力战,率领众弟子躲入封禅大殿之中,和外面的谋逆之人对峙。
天门道人简直悲愤莫名,他愤怒质问三位玉字辈师叔为何如此,不曾想有嵩山剑派的高手站在这三位长老身后,告诉天门道人三位长老已经答应左冷禅把泰山派并入五岳派,而他们三个,将成为新的五岳派的泰山堂三位堂主。
天门道人这才知道左冷禅的狼子野心,他痛骂三个长老蠢笨如猪,自甘下贱,被左冷禅利用,但只激的对方恼羞成怒,最终一声令下,大战爆发。
眼看天门道人就要率众弟子杀身成仁,绝望中爆发,就在这时,一抹剑光亮起,领头的玉音子直接被一剑枭首。
剑势不减,长剑再度把玉磬子刺了个对穿,最后此人封了玉矶子穴道,直接跳出战团。
这一番兔起鹘落,速度快到极致,根本没人能反应过来。
“宁女侠!”天门长老目瞪口呆看着来人。
正是华山宁中则。
南岳衡山派行至一片山林,夜宿荒山废庙,岂知半夜有夜行人悄然突袭,若非莫大先生机警,只怕一个回合下来就要损失大半。
但饶是如此,敌众我寡,衡山派还是陷入绝境,弟子在飞快减员,莫大先生也被十位左道高手围攻,渐渐不支。
就在这时,一声轻叱响彻夜空。
“莫师伯莫慌,华山岳灵珊特来相助衡山同道!”
刷刷刷!
刹那间剑光漫天,惨叫声此起彼伏。
半刻钟后,贼人丢下十余具尸体退走。
莫大先生看着岳灵珊哈哈大笑:“好!好!岳掌门后继有人,后继有人啊!”
北岳恒山派的诸位师太行至洛阳城外,便落入陷阱,当下全派被迷翻,成了俘虏。
重生1998 就是蘆葦
眼看那些妙龄女尼就要惨遭贼人毒手,何邪出现了。
一人一剑,杀得血流成河,最后只剩下三位首领被废掉内力,斩断筋脉丢在了衡山三定面前。
會有天使替我愛
他以内力化去三定体内毒素,施施然行礼。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微笑的雞蛋
“林师弟,若非你及时出现,只怕我恒山派今日要全军覆灭了!”三定十分感激,带着众弟子向何邪行大礼。
“我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华山和北岳恒山又向来交好,守望相助也是应有之义,何须一个谢字?”何邪笑眯眯道。
他指着躺在地上的三个贼手,笑道:“三位师太不想看看贼人是谁吗?”
“阿弥陀佛,贫尼也想知道,我恒山派向来与人为善,何以遭此业报?”定静冷哼一声,揭去三人面罩。
“是你们!”下一刻,他们大吃一惊。
因为这三人赫然是嵩山派十三太保中的三人,是左冷禅的师弟。
“为什么?我恒山什么时候得罪了左师兄,竟让他如此狠辣,行倾覆之事?”定闲悲愤问道。
“哼,成王败寇,有什么好问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贼人冷笑,“但是你们也不用得意太久,左师兄迟早杀了你们,为我们报仇!”
“我呸!”脾气最火爆的定逸师太冲上去就把三人踢得连连吐血。
“你们现在充英雄好汉,刚才却带头想要欺辱我门下女弟子,简直禽兽不如!”定逸愤怒打骂,被定静拉开。
定闲师太叹了口气道:“出家人不宜杀生,你们三个已成了废人,想来日后也不能为恶,你们走吧,今日之事,我自会向左冷禅问个清楚!”
龍血戰神 風青陽
顿了顿,他看向何邪:“林师弟,你意下如何?”
“定闲师姐做主即可。”何邪笑得人畜无害。
等三人搀扶着离开后,三定再次向何邪表示感谢。
“在下有一个疑问,还请定闲师姐解惑。”何邪突然话锋一转,“我派弃徒令狐冲日前在贵派做客,似乎颇得定闲师姐看中,赐其疗伤灵药,还颇为亲近于他,可有此事?”
“这……”三定面面相觑。
絕世神鳳:廢柴大小姐
定逸急忙道:“林师弟千万不要误会,令狐冲那小子受伤,多少根我派有些牵扯,是以定闲师姐才赐他疗伤药。至于亲近……蔼也是冤孽,只是因为我那徒弟仪琳和令狐冲有些孽缘未了,这才多有牵扯,但如今,早已各行各路了。”
“是啊林师弟,”定静也急忙解释,“我们恒山派和华山派一向同气连枝,绝不会跟华山弃徒有太多瓜葛,请师弟放心。”
何邪微微一笑,道:“请恕师弟我有话直说,定闲师姐,据我所知,你之所以对令狐冲另眼相看,是因为有位大人物在他身上下注,并且对你特意有过交代,于令狐冲方便,是不是?”
此话一出,三定齐齐色变!
定逸和定静明显不知情,急忙否认,但何邪只是看着掌门定闲。
最终定闲叹了口气道:“阿弥陀佛,确有此事,只是不知此事林师弟何以得知?”
“此事说来那就话长了,且真相尖锐冷酷,定闲师姐未必愿意听我说出口。”何邪淡淡道。
定闲面色复杂看了何邪一会儿,道:“林师弟能说出这番话,可见对于少林的暗中布局,早有察觉。可笑方证大师以为棋高一筹,不像是早被人看透,徒增笑尔。”
何邪摇头:“这是阳谋,就算我华山知道,也无济于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