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2aa67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無限之次元幻想 光之序曲-第204章分享-8uwgz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那么小白老师,为大家做的救助课程开始了。”小白说。
“喲,就等了哦。”小汐说。
“莫非是指我”小金说。
“被救助的人?”
“那么,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小白说。
“记得小金说过最不擅长的是数学吧?”
極品特工
‘总之先坐下分数加法来看下。’
“那是算数。”小金说。
“就算我在怎么差,也不会搞错这个。”
“小白,不要太欺负小金。”小汐说。
‘你也是什么时候和她关系这么好的。’小金说。
虽然小汐和小白看起来并不是初次见面。
“没事情的,虽然小白前辈好有趣,但我还是只喜欢小金”小汐说。
“不是这个问题。”小白说。
“虽然我不是最喜欢的有点一哈,但是小汐如果有什么不懂尽管提问。”
“是。”小汐说。
“又来我家的小汐一起开学习会。”
小汐也临近考试被小白前辈救一下本身是一件好事情。
不过还真是让人头痛的环境。
是我多心吗,消息好像比平时有精神了。
“那个,小白前辈。”
“嗯?”
“虽然教导我们学习十分感谢,但是前辈自已的备考不要紧吗。”
“对啊,记得您不是年纪第一名,
“后背门,我害怕的不是从第一名的位置摔下来。”
‘那么您害怕什么。’
不得不陪着他们说相声。”
‘我害怕的是在怎么不好好学习,都可以取得第一名,这个聪明的过分的大脑啊。’
“好厉害,厉害的我都要迷住了。”
‘这小剧场是什么东西。’
就算小白前辈会教导人,乱刀这种地步可就毫无进展了啊。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小汐先一步回家了。
小汐家里好像有着十分严格的门限。
小白前辈你没有门限吗?
“啊。”
小编有些不经意的,赢了一声。
“我家里基本灭有吧,爸爸按照自已的事情来做。”
‘所以女儿是这样的性格。’
‘放任自由,最近还渐渐说话了。’
以前的父女之间不说话吗。
有点相像不出的类型。
“小金呢?”
“倒不是严厉,只是双亲和祖父都喜欢大惊小怪。”
“我膝盖受伤的时候闹的天翻地覆呢。”
“这是普通的反应呢。”小白说。
“我这边有点特殊,妹妹的事情也是如此。”
‘小金的妹妹好想见一次。’
到底特殊在哪儿,小白前辈大概并不在意吧。
或者已经知道了也说不定。
“妹妹一定很可爱。”
“很可爱,比我可爱多了。”
“是啊,你一点都不可爱。”
在怎么都不想被人指出。
这不是和之前不一样。
“不承认自已可爱所以不可爱。”
“那算什么啊。”
‘很复杂吗?’小白说。
“抱歉,我和你不同是个笨蛋。”
小金哼的扭过头去。
就算不提冬天的那些事情,还是很难和她相处。
“还是老样子,一点都不坦白。”
‘那只是将哥哥让给你了’
小金说。
糟糕了。
不能在这个人面前说。
“将个让给我了,既然这样没有办法了。”
小白毫不在意的笑了。
“因为过去是无法重来了。”
‘我明白。’
“正是如此,无论如何过去也不会消失,遥远的过去我和哥哥项羽长久渡过的时间。
“我没有传达的心情,让你趁虚而入。”
“这里错误了。”
天價金婚:億萬老公誘妻成癮
‘这里的时间,是说的过去哦。’
“这样吗”
“说起来过去总感觉有些麻烦。”
‘这只是语法复杂而已。’
“好了,学习到这里了吧。”
“辛苦了。”小白说。
“十分感谢。”小金说。
对于自已如同拷问的时间终于结束了。
在这世上最痛偶同的学习,而且就算老师在怎么好,确实和小白一起。
“说起来,我有一个问题。”
“麻烦的问题我可不会回答。”
‘已经不想动脑子了。
“很简单的问题。’
“请说。”
“从明天开始直到考试结束为止到这里可以吗。”这个倒是可以。
小金点头:‘请多指教前辈。’
“嗯。”小白说。
“好是好,我还有一个条件,不如说是请求。”
“条件?”小金说。
‘前辈这称呼有点不舒服,用更可爱的说法。’
“就算你说可爱。”
‘可爱的人用可爱的叫法才是正确。’
虽然明白,但理解这个人的思考回路好难。
小金走在回家的路上。
虽然这个时间了但是空气还散发着余温。
跑着跑着背上渐渐就浮现汗水。
总觉得有些怀念。
还在篮球队经常和专业昂不挑时间的跑步。
然后家里人会很担心,一起住着的千寻也会说。
“姐姐听下去就像是死去的动物。”
这样的话呢。
但是最近姐姐却一直停滞不前,不像是自已。
鲁莽冒失也好。
特殊案件調查組
不跑下去的话我就不是我了。
分明清清楚楚的。
整理一下呼吸,扬起头来。
虽然还不得不专心恢复身体。
“真想碰篮球啊。”
“那去碰不就得了。”
小金转过头。
“又出现了啊。”
小金说。
“因为神出鬼没才是我。”柚子说。
“我没有功夫陪着你。”
‘真是冷淡的回答。’
“没有给你好脸色的理由。”
‘姐姐好伤心,说起来,你很早以前就是这种。’
‘’虽然小时候就是这样了”
但自已和雨宫优子直接接触是这个夏天才第一次才对。
“以前是指什么?”
‘那是我的台词。’
“嗯。”
“看起来我具有不接受电波的技能。”
“去看医生吧。”
‘感谢你很酷的吐槽。’
‘为什么我要在这种地方和白痴一样对话。’
‘说起来找我什么事情。’
“仅仅是夜间散步而已,今天等待的人也没有出现,于是换一下心情。”
‘柚子轻轻的笑了笑。
一瞬间,想起来,那个笑容,天真无暇柚子的。”
小汐会浮现的那个笑容相似呢。
“怎么了吗”柚子说。
“没什么。”
错觉吧,脸不同。
“那么稍微一起散步。”
‘’癌症怎么说少女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有个护卫就帮大忙了。
真觉得这个女人很失礼。
“那么就回到刚才的话。”
雨宫优子说着走了出去。
没有办法,自已也只好跟在后面。
“不是想要打篮球,为什么不打呢。”
“这是我自已的事情吧。”
康复必须花费大量时间。
想要在打蓝旗,拿起篮球。
总部可以着急再次受伤。
“当然如此,你只要按照自已的心意走下去。”
‘不用你手也如此。’
‘每一个人,只要活着就不听的失去,这个已经是决定而不可改变的事实。’
“为了埋葬失去的事情而继续活下去,然后再次失去。”
‘那样的话不是一直都在失去。’
‘不重要的是去寻找,不停的寻找。’
“无比重要的东西。”
“幸福。”柚子说。
幸福?
那种东西光是找就可以找到的话。
“如果不去寻找什么都无法改变。”
柚子脸上浮现淡淡笑容。
身上没有了平时装糊涂的气氛只是那样单纯的小焰。
“失去重要的东西任何人都会悲伤,小心你清楚明白。”
“我所失去的是和千寻一起ID时间和大家一起在球场上的心情还有比谁都要喜欢的哥哥。
爱着那个一点你都不温柔,一直都惹马蜂的家伙,但是哥哥选择却不是我。
“消息和电影,以及阿静,只是我想要忘记自已的伽摩。”
‘我是伽摩才想要去寻找可以代替的东西。’
不挂你怎么努力去寻找都无法化解伽摩。
“如果注意到的话就只差一步了。”
“这个海世界。”柚子说“并不是会单纯只有悲伤的事情,没有逃避悲伤的你,一定可以去找寻自已的续费,那一定在世界的某个角度。
无论如何都会在你触手可及的身边。”
“我的身边?”小金说。
…….
过了几天。
因为备考期间,虽然绝不可能平稳无视,但也没有特别发生过什么。
石田衣良作品3:骨音
林潇只是每天学习,偶尔休息看看电影读书,普通的过着日子。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有一次在走廊和摄影研究部的人擦肩而过,被她踢了一脚。
虽然不是很痛的,但是自已投过去抗议的眼神额,人他只是不怀好意的微笑了一下,就无言的走了。
值得一提的真的只有这点而已。
也就是极其无聊的。
在起到无聊的日子中能够早点结束,终于迎来了考试最后一天。
音羽学院桶子第一学期期末考试结束的钟声终于响起了。
瞬间深深的叹息声和很小声便充满了教室的各个角落。
看起来自已是叹气派。
结束了丝毫,但这结果我总是无法承认啊。
“上次的第三名考的怎么样。”
“你这次也要拿第一名吧。”阿静说。
“想要,不是什么想要大概就是第一名。”
要是什么时候孔有女儿,绝对主义啊。
“因为啊,我可是人气速度上升的漫画家的女朋友,之有可爱的话怎么行呢。”
“好像很充分,但肯定不是这样的理由。”阿静说。
林潇叹了口气。
“我啊和平常哈不多了,能不能赢你十分微妙啊。”
“那么下仆决定了哦。”小白说。
丢下自作主张的话,小白回到自已的位置上。
不管如何,自已是无所谓的了。
总之,先将考试的事情放一边。
中断是为了集中备考,这种理由的话。
那么。
“哦。”
教室的门边,小金站在那里。
“还真是会挑时间。”
行动速度也值得评价。
果然小金是个号女孩,林潇再次这么想。
林潇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她走过去。
“嗯。”小金说。
小金灭有表情的点点头。
“小白同学呢。”
“小金不知道为何脸上一阵红晕而闭上嘴。
“你害羞什么呢?”
“别在细小的地方询问。”
‘哎呀我也没有什么追问的意思。’
“真是的,那就别说话好了。”
在没有见的这段时间,好像和小白相当融洽的样子。
“去将小白叫出来就好了吧。”阿静说。
“考试也结算了,想要她教导我学习道谢。”
“原来如此我叫她去。”
“在哪儿呢。”小金说。
在小白的座位旁边挤满了人,都看不到她本人的了。
大概是热心学习的同学们在和小白对答案。
“真麻烦,好吧,强行突破。”
“等一下,也不用做到这个地步。”
“以你的格斗能力的话,那种程度人数根本不在话下吧,丢费他们。”
‘要我突破吗?’小金说。
“我对野蛮的事情不在行。”
‘第一个丢飞你好了。’
眼神特别认真。
“道谢又时候不也好吗,她也不是那种没有道谢就记在心中的人。”林潇说。
“也是呢,下次和小溪一起道谢。”
‘那么就马上开始吧。’
林潇拿出摄影机。
“所以你是从哪儿拿来的。”
“考试怎么样。”
“大概应该是至今为止最好的一次吧。”小金说。
久违的摄影让人心情十分不错,不过小金的情绪却很低落。
“你看起来很阴暗啊。”
“因为很累啊,昨天几乎算是通宵了呢。”
“考试前通宵可不太好。”
“现在就算这么说既然已经如此也没有办法。”
需要考虑的是从今以后的事情。
“更确切的是我们以后的事情。”
‘我为什么觉得对话走向好奇怪。’
激情越位(官場小說) 蔚江
小金瞪了过来。
“讨厌啦,想太多,那么嫌弃去哪儿,昨天通宵的话,别走太久。”
‘那都可以。’
“丢下这句话小金走了过来。”
身体情况看起来还可以随便她好了。
小金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从刚才开始排就足以到了,她的步调很轻松。
不过那个时候一边护着脚一边走。
“今天也好热。”
“好热啊。”
“怎么了。”小金说。
“小金你觉得那是什么?”林潇说。
“晕倒了?”
“这样才有夏天的风情。”
“意外的脸蛋啊。”
林潇再次看过去,一个男人倒在道路中间,旁边是自行车。
“这可不是晕倒是事故。”
‘是不是被偷了钱包。’
“街上好乱。”
林潇轻轻一笑而过。
“不过总不可以放着不管。”
‘’等一下为什么。
“不直达为何,小金慌乱起来了。”
“小金。”
不得已自已追了上去。
在跑过去的是偶,那个人站起来。
彼岸浮
难道说那个人是。
“哥哥。”小金说。
“你怎么在这里。”林潇说。
仙鼎
刚想着好久不见,到底在做什么。
他站起来,那台车都报废了。
“我的二号机。”
“说什么呢。”小金说。
“人没事情就好。”
‘他抬起头来。
“这不是林潇,还有小金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