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vzjad精品都市小說 大周仙吏-第126章 李清音訊分享-gf2ob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李慕虽然对女皇说是尽快,但肯定没有那么快。
柳含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关,她出关以后,李慕不得陪她至少一个月,再顺便做做她的思想工作,让她早点和他回神都。
星際列車
大小姐的極品狂醫 吃瓜老王
这估计又会耽搁一段时间。
此外,李慕现在,还肩负着修复道钟的重任。
道钟是他弄裂的,如果他不能负责到底,那他和那些骗了小姑娘第一次就跑的渣男有什么区别?
而修复道钟,是一个费时费力的活。
如斩妖护身咒,道德经,九字真言之类的,威力强大,第一次施展的时候,产生的天地源力更多,如果道钟不作死的去窥探,只是吸收源力,那么不仅对它无害,反而有益。
可惜,源力产生极难,消散却很容易。
李慕初次施展的时候,它不在李慕身边,那些源力现在早就消散了。
李慕只能通过一些小法术,积少成多,几天下来,道钟的裂缝只愈合了十之一二,要想完全修复,两个月时间恐怕不够。
命中註定的花火
况且,他以前冒着生命危险,试验出来的法术,已经快要用光了,接下来还要花时间继续尝试。
在离开白云山前,只能尽力帮它。
又是数日之后,李慕和道钟,终于完全混熟了。
它一开始对李慕的畏惧,早就消失不见,每天早课之后,就会飞来他这里,直到晚上才回去。
除了帮他修复裂痕,这几日,李慕也在它身上,做了一些试验。
道钟十分坚硬,即便是李慕以青玄剑去砍,也不会在它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不仅刀剑难伤,它对于法术,也是免疫的。
沈先生,請賜教
至少,神通境界的李慕,能施展出的所有法术攻击,都不能撼动它分毫。
它雷劈不动,水火不入,万剑齐发,连颤都不颤一颤,难怪女皇说它是修行界已知的最强防御之宝。
有了此宝,与任何人对战,都能先一步立于不败之地。
即便对方是超脱之境,李慕不能对他造成伤害,他也不能攻破道钟的防御。
夜泊秦淮 飛汀
当然,李慕没有和超脱强者对战过,倘若真正遇到了这等强者,对方就算是不能打破道钟,也能将他困死在里面。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李慕拥有此宝。
但这是不可能的。
千百年来,道钟都是符箓派的镇派宝物,不管是谁要抢,符箓派都会和他拼命,想清楚这件事情之后,李慕就对此钟不抱有任何想法了。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
……
白云山某处无人山谷,李慕吹了个口哨,远处的道钟便飞回来,从巴掌大小,立刻变成丈许的巨钟,将李慕罩在其中。
随后,钟身立刻变为透明,李慕身在钟内,也能看到外面的情形。
鳳舞幹坤 紫旋心
他手结法印,外面忽而狂风大作,忽而雷电交加,忽而雨雪纷纷,通过这几日的试验,李慕发现,他身在道钟之内,外人无法攻击到他,但却不影响他使用法术攻击别人。
不仅如此,李慕取出一张符箓,扔出之后,这符箓居然从透明的钟身中直接穿过,这说明,此钟的防御,是单向可控的,能阻拦来自钟外的攻击,但对钟内之人,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难怪符箓派将它当成是镇派之宝,此钟的能力,的确配得上这个称呼。
李慕叹了口气,对道钟了解的越多,想拥有它的想法就越强烈,但他也知道,这是别人的东西,他不能要,也要不到。
李慕又吹了一声口哨,道钟从他头顶飞离,又变成巴掌大小的样子,悬浮在李慕的肩膀上,旋转不停。
李慕偏头看了它一眼,说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再逛逛。”
道钟嗡鸣一阵,依依不舍的飞走。
柳含烟闭关的日子,李慕在白云山,其实颇为无聊,晚晚和小白对他百依百顺,道钟听话的宛如李慕的狗,这个时候,李慕才隐隐约约的体会到了女皇的孤独。
人生在世,既需要朋友,也需要敌人,如果生活平静的像一潭死水,那么也只是将同一天重复的过而已。
修行的寂寞,也在于此。
李慕以前七魄未全,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还能耐得住寂寞,现在让他动辄闭关苦修数月,他还真不一定能坐得住。
和枯燥的修行相比,他更喜欢和神都新党旧党的那些官员斗智斗勇,帮助百姓主持正义,平反冤屈,从而获得他们的念力,这样既不无聊,也比单纯的闭关修行速度更快。
殺手皇妃鬧後宮
这也算是一种修行的捷径,只是很少有修行者选择而已。
这次来白云山,李慕还没有见过韩哲,这里正好距离第五峰不远,李慕飞上第五峰,让守峰弟子通禀之后,很快的,韩哲便御风而来。
他人未到,声先至,远远的对李慕道:“早就听说你来祖庭了,担心打扰到你和柳……柳师叔,就没有去找你们。”
龍血魔兵 唐龍
李慕道:“我来白云山后,含烟就一直在闭关。”
韩哲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你不来找我喝酒……”
李慕笑了笑,说道:“去白云峰喝两杯?”
柳含烟在的时候,两人身份上的差距,让韩哲不好意思在她面前出现,毕竟,虽然她是李慕的女人,但也是他的师叔。
听闻柳含烟不在,韩哲干脆的说道:“走!”
“等等我等等我……”一道身影从后方飞来,秦师妹落在两人身旁,说道:“带我一个……”
韩哲看着她,问道:“你不好好修行,跑出来干什么?”
秦师妹瞥了他一眼,说道:“我也要去。”
韩哲摇头道:“我和朋友去喝酒,你凑什么热闹。”
秦师妹不满道:“只有你是李大哥的朋友吗,我也是他的朋友,我们已经见过三次了,李大哥,你说我是不是你的朋友?”
看着秦师妹有些哀求的眼神,李慕点点头,说道:“是,既然秦师妹想去,那就一起吧。”
韩哲也没有再阻拦,只是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样懈怠修行,什么时候才能到聚神,秦师兄当初让我照顾你,幸亏你是女孩子……”
秦师妹愣了一下,然后红着脸问道:“女孩子怎么了?”
韩哲看着她,说道:“你这么不听话,要不是女孩子,我早揍你了……”
秦师妹脸上由红变白再变青,赌气的扭过头去。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走吧。”
白云峰上。
峰顶小筑,晚晚和小白在厨房忙着准备小菜,秦师妹在一旁观摩学习,李慕和韩哲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韩哲问道:“你最近在神都怎么样?”
李慕道:“还可以。”
韩哲道:“我听说,神都那些官员啊,权贵啊,和我们宗门的弟子长老们不一样,他们城府很深,到处都是勾心斗角,一不小心,就会死无丧身之地,你在那里要小心一点。”
李慕道:“还好,其实他们大部分人,心思都挺单纯的。”
他从壶天空间取出一壶酒,给韩哲倒了一杯,说道:“尝尝。”
韩哲抿了一口,只觉得这酒液醇香,灵气逼人,喝上一口,竟然抵得上他一日的修行,不由惊诧道:“这是什么酒?”
李慕道:“汉阳郡的贡酒,还不错吧?”
韩哲啧了啧嘴,说道:“你都能喝上贡酒了,看来你在神都混的不错……”
贡酒是女皇赏赐的,李慕家里女皇赏赐的东西一大堆,导致他虽然没有去过几个地方,却对三十六郡的特产如数家珍,汉阳郡的贡酒乃是一绝,江阴郡的贡梨皮薄多汁,南郡的茶叶回甘清冽,东郡的丝绸畅销数国……
自从那次的事情过后,为了弥补她对自己的伤害,女皇就三天两头的赏赐些东西,家里地方虽大,现在也有些堆不下,上次她还说要重新赏赐李慕一座更大的宅子,被他拒绝了。
女皇对他已经更好了,五进的宅子,至少也是四品大员才有资格居住的,如果再换个大的,朝中难免会有些风言风语,说他李慕是靠着这张脸迷住了女皇,满殿朝臣,她独宠一人……
当然,科举之后,李慕已经用事实打了那些人的脸,并且告诉他们,他能获得女皇宠爱,不止是因为这张脸。
就算是女皇要赏赐他更大的宅子,那也是他用文武双科状元的身份换来的,但那座宅子他和小白已经住习惯了,没有必要再折腾。
这酒喝着甘甜,并不醉人,这也是李慕放心拿出来让韩哲喝的原因。
韩哲喝了几杯,忽然想到一事,看向李慕,说道:“对了,两个月前,李师妹回过一次山门。”
李慕端起的酒杯又缓缓放下,问道:“她还在白云山吗?”
韩哲摇了摇头,说道:“她走了,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意思?”
韩哲看着他,解释道:“她已经退出了符箓派,从此以后,不再是符箓派弟子。”
这个消息,让李慕措手不及,他盯着韩哲,问道:“为什么?”
韩哲又抿了口酒,说道:“具体的内情,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听第七峰的弟子说的,符箓派对非核心弟子的去留,从来都不强求,我本来想问问李师妹,她为什么要走,但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已经离开宗门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