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25dzw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第一百零一章 華夏人,我非常期待你的選擇-ln5y4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洛克菲勒是谁?
美国保守党党魁,全世界传奇的商业财团,从能源到医疗,再到矿业、重工、军工、农业,就没有不涉足的领域。
如果说全世界的债主摩根化为幻影,成为了罗马神话中众神之王朱皮特,无影大手影响着世界经济。
那么洛克菲勒就是上帝在人间。
因为上帝说有了光,于是便有了光。
在洛克菲勒最辉煌的时代,点亮了整个世界,地球每一个角落亮着的煤油灯,都是来自洛克菲勒旗下的标准石油公司。
直到,爱迪生公司的灯泡开始普及遭到洛克菲勒打压,再到后来通用被摩根收购,才算是又改写了经济的神话时代。
当然,这并不是洛克菲勒真正恐怖的地方。
因为投资成立了无数医科大学,挽救了无数的生命,捐助了无数的医院,洛克菲勒曾被称为上帝的福音。
也因此,在全世界每一家医院中,所有使用到的医药到医疗器械,有70%可能都是来自洛克菲勒以及联盟旗下的医药帝国。
当然这只是表象,在美国本土,从洛克菲勒垄断搞垮了其他公司的时候,他就被骂为吃人血肉的恶魔,而在医疗系统的垄断和入侵,让美国乃至全世界的贫困人民再也用不起医药,只能在生病的时候祈求上帝的保佑。
垄断了全世界大量能源、化工、医药,乃至军工,可以说真正的洛克菲勒其实比摩根更强。
撒旦總裁獨占罪妻 淡水瓜子
至少比分解后的摩根要更强。
尽管如今的洛克非勒已经无法和昔日最鼎盛的时候相比,罗斯福将标准石油公司拆分之后,这个托拉斯也被分解得七零八碎,但事实上,被拆分之后的洛克菲勒虽然淡化了洛克菲勒家族的掌控,但融入了更多的家族和财团,其影响力比之昔日鼎盛的时候还要更加的可怕。
从共和党连续十二年的执政就可以看出,在工业时代,洛克菲勒已经是美国的无冕之王。
拿着唐敦厚递过来的信件看了一眼。
沈建南一向古井无波的眸子划过一丝波澜。
大卫.洛克菲勒这几个字在下面,显得异常刺眼。
信的内容很简单,洛克菲勒想要邀请沈建南一起吃顿饭。
但第一国际资本如今已经算是公开站在摩根一面,以洛克菲勒家族的情报网,不可能不知道沈建南和摩根家族之间的勾勾搭搭以及艾薇儿的存在。
并且,加利福尼亚州一直是共和党手里的最大固定票仓,但结果,在不久之前的大选,却成为了威廉.克林顿胜利的最大支持者。
这是一个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结果。
要知道,在此之前,加州一直都是无条件地支持保守党。
而从明面上看,虽然克林顿在加州的竞选宣言非常有煽动性,但如果没有沈建南在福克斯电台的一番讲话,以及透露出来支持民主党新政的意思,克林顿未必能够从共和党手里抢走这个最大的票仓,赢得最终选举。
尽管,在沈建南这种挂逼眼中,共和党失去加州是必然的事情。
但对于共和党党魁洛克菲勒来说,肯定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失去了总统这个位置,没人知道共和党要遭到多大的损失,但可以想象得到,民主党一定会抓住机会来找回这十几年被压制所遭受的损失。
这老家伙找我干什么?
找我……
把玩着手里的信件,沈建南忍不住沉思起来。
对于洛克菲勒这样的对手,全世界没有任何人或者任何国家敢掉以轻心。而任何了解这个家族名字辉煌的历史的人,都会对这个姓氏感到深深的畏惧。
要知道,某些黑暗事件的幕后黑手,都隐隐指向了这个家族,以及摩根之间的争斗。
当然,以沈建南如今的地位和影响力以及掌握的财富,惧怕倒也说不上。
作为一个挂逼,他手里掌握了一个对洛克菲勒最致命的筹码,如果将这个筹码丢出去,哪怕洛克菲勒再强大都再也无暇他顾。
至于动用非常规手段暗杀他或者从身体上消灭他。
除非洛克菲勒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否则现在就只能按照游戏规则玩下去。
那些总统,要怪只能怪没得钱。
难道,为了那艘船?
应该不至于吧。
沈建南实在想不明白,洛克菲勒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土耳其,并且想要和他见面。
如今美国大选刚刚结束,按道理来说,这时候共和党应该趁着还没有下台之前,想尽办法应对民主党上任之后的新政才对。
可偏偏,洛克菲勒这个最大的领袖,却跑到了土耳其。
重生·九公子 吾棲碧山;
难道是为了石油?
众所周知,中东地下蕴含着天量的财富,但这里的财富却也成为了灾难的源头,美国打海湾战争投入无数资源,为的就是这片土地之下蕴藏的石油。
如今全世界正处于一个乾坤转移的时代,洛克菲勒如果想要保持石油帝国的垄断地位,必然需要在中东这块政治土地继续布局。
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
扫了一眼信件上的地址,沈建南将信扔进了垃圾桶。
虽然说九鼎战略传承计划和洛克菲勒是水火不容的天敌,但现在毕竟还没有公诸于世,大卫.洛克菲勒根本不可能知道。
那既然想见见,那就见见好了,就看看这个老家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而此时,土耳其国防部。
極限生存王者
米尔.扎奇欧有些拘谨,坐在会客室。
他心里多少有些紧张和焦躁不安,心跳明显比平时要更加快速,因为。在他对面的人叫做大卫洛克菲勒。
谁也不知道两人在一起谈了什么。
但等到洛克菲勒在米尔.扎奇欧恭送下出了国防部,昏暗的眸子划过一丝深深的讥讽和嘲笑。
他太清楚土耳其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现任总统想要建立一个伟大的土耳其帝国,这简直是异想天开,如果给他建立了土耳其帝国恢复了奥斯曼帝国昔日地中海霸主。
这又对洛克菲勒和美国有什么好处?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巴不得你们半死不活吗?
但想到现任的土耳其总统。
洛克菲勒眼里闪过一丝赞许和怜悯。
站在一个公允的角度来说,这位总统可以用伟大来形容,如果他生在美国,生在他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甚至可以带领这个国家走向辉煌。
但可惜他生在一个注定不需要他的国家。
“先生,信已经送到了。”
等大卫.洛克菲勒上了车,司机朝他说道。
大卫.洛克菲勒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脑子里却闪过一个华夏人的影子。
他经常有一种感觉,这个打破欧洲汇率机制的家伙,很可能是洛克菲勒的自摩根以来最大的敌人。
但那又如何。
昔日洛克菲勒同样有着诸多强大的敌人,但那些敌人,又有多少成为了洛克菲勒如今的合伙人。
至于那些冥顽不灵的家伙……华夏人,我非常期待你的选择。
————————————-
土耳其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国家,不过正如天堂也分上帝和仆人的阶级划分。
这里也有着富有和贫穷的层次差。
这个差,非常严重。
严重到遍地合法妓院、夜店、情色场所,但普通人却只能让女友和老婆去工作,而无力去消费。
夜幕再次降临。
晚上十点,Tolgahan Sayisman像往常一样,开始了丰富的夜生活。
作为财政司司长的儿子,他总是有着花不完的时间可钱,自然,女支院就成了最好消磨时间的地方。
带着Samsun港总经理Necmettin Sadak的儿子小内吉梅丁,两人一路嘻嘻哈哈,走进了伊斯坦布尔最大的女支院。
两人刚进门,值班经理瓦娜就迎了上来,伸手挽起Tolgahan Sayisman胳膊笑着说道:“Tolgahan Sayisman,好久没来玩了,爱吉尔都快想死你了。”
Tolgahan Sayisman一脸淫笑道:“真的嘛?她是想死我了,还是想我让她死去活来?”
爆笑萌妃:妖孽王爺踹下床
瓦娜笑得花枝乱颤:“这个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很快两人到了Tolgahan Sayisman的包房,爱吉尔一身充满诱惑的制服早已经坐在包间,看到她白皙的肤色,Tolgahan Sayisman兴奋喊道:“我的宝贝,瓦娜说你快想了我了,是不是真的,快告诉我,你今天想怎么个死法。“”
“讨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笑话人家,人家不理你了……”
“哈哈,你们听到没有,我的宝贝害羞了,你们都快点给我出去…..嘿嘿……”
平民总是充满低级趣味,高贵的贵族当然不能表现的太低俗。
Tolgahan Sayisman一向自喻是贵族,自然不会像一般人那么饥渴。
害!
其实就是吃了药,虽然走路用了十几分钟,但药效还没上来。
所以,等到其他人出了房间,感觉还不行,Tolgahan Sayisman就和爱吉尔唱起了民族舞,喝起了RAKI酒。
纯净透明的RAKI酒,调入同样清澈透明矿泉水后,慢慢转化成纯白的酒色,散发浓郁的香气。
两人像是情侣一样推杯换盏,扮演起了热恋中的男女。
等到情动深处,再做一些剧烈的搏击运动,唱一首高低起伏的旋律,当真是给个神仙都不换。
五分钟后,Tolgahan Sayisman筋疲力尽,搂着爱吉尔诉说起心中的情怀,比如,你男朋友上班累不累,工作能力有没有我好的话题。
老实说,爱吉尔很讨厌这样的话题。
但Tolgahan Sayisman的父亲可是经常上电视的财政司司长,她又哪里敢去得罪。
有时候,她也在想,如果能够嫁给Tolgahan Sayisman,那该多好。
当然,她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幻想。
像财政司这种豪门,纯洁的信仰又岂会允许儿子娶她这么一个不洁净的女人,她唯一的归宿,就是嫁给平民。
闲扯之中,爱吉尔一个不小心就扯到了这两天姐妹们都在讨论的一个问题上。
“王,您听说了么,最近大家都在说里拉过几天就成废纸了。”
公主兇猛 橘花散裏
Tolgahan Sayisman不置可否道:“开什么玩笑,里拉怎么可能会变成废纸。”
见Tolgahan Sayisman不信,爱吉尔连忙说道:“王,我真不是开玩笑的,现在谁不知道里拉过几天就会变成废纸。”
Tolgahan Sayisman看出了爱吉尔的认真,想到国营女支院经常会传出一些可靠的消息,忍不住问道:“你听谁说的。”
爱吉尔故意嘟起嘴说道:“王,姐妹都在说,你还不信。前两天三楼被一个大人物包了一个多月,你可能不信,他们足足拿了五个皮箱,用了八亿里拉,而给出的小费,都有一亿。慷慨的令人无法置信。”
八亿包女支院?
这特么是疯了还是疯了?
Tolgahan Sayisman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八亿里拉什么概念?
虽然最近里拉大跌到了5600,但依旧快十五美元。
这么多钱,脑子有病来包一家妓院。
他这么高贵的财政司司长,一次也就花一百万里拉。
谁特么还能拿那事当饭吃?
Tolgahan Sayisman有些不相信说道:“这怎么可能。”
女人,总是喜欢说服别人,眼看Tolgahan Sayisman不信,爱吉尔急了:“我还能骗你,那天来的全是曰本人,他们喝醉酒,到处在撒钱,说反正里拉就要变成废纸,我有一位好姐妹刚好在上面,亲口听到那些人说的……”
Tolgahan Sayisman岂会轻信这种话,他觉得,说这么夸张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多给消费罢了,但逢场作戏嘛,他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笑道:“你别听那些人胡说,来,咱们继续喝酒。”
“哎呀,你这人真是的,人家都是好心才告诉你的,你还不相信人家。”
“哈哈,我相信,相信,宝贝你说的我怎么会不相信呢,来,你把这杯酒喝了,以后说什么我都信。”
“…….”
早睡早起,那跟混迹于夜场消遣的人们没什么关系。
何况像Tolgahan Sayisman这种花花公子,昼伏夜出才是他们最正常的生活作息。
待到天亮,Tolgahan Sayisman领着小弟小内吉梅丁,头晕眼花走出了女支院。
现在,是时候回去补一觉了。
但先吃点东西再说。
“内吉梅丁,你饿么,我们现在去那边吃点东西,晚上我带你去一个更好玩的地方。”
小内吉梅丁忙碌了一宿,也早已饥肠辘辘,当即答应一声,跟着好大哥朝卖吃的方向走了过去。
但走着走着,两人脚步慢了下来、
前方一百多米的街道上,满满当当站着人,看起来至少有两三百人那么多。
“内吉梅丁,你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内吉梅丁有心不去,但Samsun的经营对财政司那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他只好答应一声,朝着人群小跑了过去。
早上九点。
是伊斯坦布尔银行开门营业的时候。
像往常一样,各大银行准时在这个时间开门。
梅吉尔像是往常一样坐在柜台办着业务,但渐渐,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虽然这里是市中心,银行一直比较忙,但怎么今天排队的人这么多?
再一看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的人群已经完全看不到尽头。
这……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