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d4jnr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詛咒之龍 路過的穿越者-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新的一天鑒賞-rshx4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得到了转职书这种东西,莉莉当即就觉得别的红包里的东西不太香了,虽说那些东西也都是好东西,能够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帮助,但是相比起这个能让自己长个的,本来她觉得生命魔女搞定这个问题很容易,那可是魔女啊,还是有关于生命相关的,只是那位有着很有母性光辉的小姐姐给她的红包并非是能够长个子的。
虽说也是能够改善她体质的东西,但是跟长个子没有关系那就没事了,本来莉莉想着找个时间用掉的,可得到了转职书这种东西之后嘛,还是等着自身的情况安生了改变之后再说吧,好东西要等到自己有了更强力的状态之后用了更好。
“睡觉。”莉莉有些小烦躁的说道,如果这种东西不是不死魔女送给她的该有多好,偏偏是不死魔女给的东西,这就让她有些不开心了,当然心里却有着一种急着想要尝试一下的焦躁感觉,虽说她和泽尼娅的关系很好,但每天相处下,看着那名本来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逐渐的成长到了青涩少女,她心里也是很着急的。
但是觉醒后的尸傀体质在身体变化方面就和尸体一样,固定了一样,别人的一年她能当一百年用。
“我竟然也能收到这种东西,让我堪堪是什么……嘿嘿。”伊芙躺在床上翻腾着,认真的看着手里的红包,她不像是郑逸尘那样,收了个大满贯,虽说只有安妮姐的那一份,但这个也让她很开心了,有种重新回到了小时候被她照顾的感觉。
八十年代萬元戶
红包很薄,她不在意,毕竟上面有着魔力的气息,稍稍的感知一下就知道这种东西是经过了空间魔技扩展过后的,打开看了看之后,她双眼顿时就亮了起来,里面只有一颗宛若是水滴一样的东西,淡绿色的,这种东西充斥着的气息让她感觉很舒服,但重要的是这东西能给她带来的好处……
之前被圣堂教会的圣女GANK了一波,那个时候安妮的状态很差,她也被打的就剩下了一颗脑袋,要不是生命魔女在场,强行的给她续命,那个时候她就没有然后了,后来她的身体是被修复了,但是被白月之光带来的伤害一直都没有消失,状态并不算太好,哪怕日常的时候看不出来什么问题。
经过了这些年的恢复,她那种受到的伤害已经自我的恢复了很多,有了这东西的辅助,她今晚睡一觉就可以完全的恢复正常,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用明确的说出来了……她可以出门了,虽说地下基地这边也好得很没错啦,可是天天呆在这里,她早就腻了的,更想要出去耍耍,这个新年的一天,真是绝赞!
当糖豆一样将这东西给丢进了嘴里之后,她按了按身边柔软的大枕头,舒舒服服的躺了上去,什么都别说,昨天的美好经历是一次难得的回忆,而得到的新年礼物更是让她的心情达到了有史以来最高的程度。
另一个房间里,丽莉娅看着手里的红包,她重点的打开了命运魔女送给她的红包,当时收到了这东西的时候,她那个时候还产生了一种原来养母还是爱她的感觉,红包里面装着的东西让她睁大了双眼:“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是礼物啊……”
看着手里宛若是骰子一样的大小的东西,虽说规格上面有着很大的误差,但她能够判断出来,这就是一种魔女造物,属于命运魔女的魔女造物,虽说分量所剩不多了,可这玩意只要是魔女造物,那就意味着拥有了诸多的可能性,更别说这是命运魔女的了。
命运杀,那种东西虽说更多的时候能够扭曲命运之网,带来未知的杀伤后果,让没有任何防护的人接触到了之后也会产生未知的命运之线变动,本来是富贵命的直接变成了天煞孤星,天煞孤星转变为桃花运不断的也有,当然作为一种在命运力量上可以说是沉重的扭曲结晶,这种东西带来的变化一般都不会是好的。
豪門重生:惡魔千金歸來 猶似
可同时作为命运力量的结晶,这种东西对于预言师来说,也能当做是‘圣杯’一样的东西,虽说不可能真的无所不能,可在一定范围内还是很有用处的,就这么一小块,就可以轻轻松松的给诸多被灾厄命运之线缠绕的,普通预言师都束手无策的倒霉蛋改命。
同时通过预言术进行不少的额外操作也是命运杀的用法,将其当做是扭曲之物随便的放弃或者是原理才是最为愚蠢的,当然好用归好用,这东西完整的状态下对普通的预言师而言就显得太过沉重了,普通的预言师担负不起来这玩意,即便是做好了完整的防护,也会被反噬,不过现在分量成了骰子大小的体积之后,丽莉娅这种属于‘普通’的预言师也能够顺利的利用这种东西了。
變身之女俠時代 龍之宮
这玩意的分量在命运魔女手里估计就相当于饮料瓶里的饮料底了,在她手里依旧能够用很久,再小也是命运力量实质化的扭曲结晶,没有那么容易消耗的,即使这东西看着是被命运魔女淘汰下来的旧货,信不信她将这东西放在黑市上面,大陆的所有预言师都能闻风而动?
完整的命运杀不好用,使用了一部分后削弱后的命运杀很好用。
这种新年礼物,她实在是太开心了,有了这东西预言术方面不仅能够得到极大的进步,她甚至还能够通过命运杀扭曲命运之线,强行的达到一些目的,前提是那种目的有着实现的可能性而不是零,当然用这东西扭曲命运之线,尝试覆灭黑暗教会……呃,这个就在梦里想想吧,预言术能够实现很多目的,可那个还真就不是万能的。
即使她有着能够覆灭黑暗教会的可能性,这个概率也不是零,但这种情况已经不是单单的扭曲几根命运之线那么简单了,而是扭曲命运之网,简直就像是发下了一个救世宏愿一样,实现?实现之前先考虑一下属于命运之网的反噬吧。
重生之鋼鐵大亨(官場之風流人生)
但相对的来说,一些没有那么宏大的目的问题就不大了,比如说她很想要弄死个人,就可以通过预言术咒死对方,那不是诅咒的杀害,就是一种预言,提前预言了某个人的死亡,然后被影响到的命运之线就会扯着那个人向死亡靠拢,以前也有过这种解释,双方差距大了的话倒是能够做到无视条件的即死,差别不大的话,那就是被引导向死亡了,其实也和诅咒差不多,不过没有诅咒那么显眼残暴。
丽莉娅当然不会拿着这种东西干那种无意义的事情,做那种事情简直是一种浪费,真正好用的是达成一些别的目的,比如说她不久前的想法,人造魔女啊,她并不知道这方面的转化方式,但想要得到的话,有这种东西帮助已经可以尝试与一下了,得到了之后还能继续发挥出来相应的效果。
命运杀用的好了,就是达成一些目的最佳保驾护航的神器,甚至拿过来玩游戏的时候,都可以保证自己的游戏角色增强的武器一路达到最高,想要发财?同样容易。
这个新年礼物,实在是太赞了,虽说她不知道命运魔女是怎么想的,但这东西的确是她非常需要的,在很开心的前提下,丽莉娅就直接将这方面的事情往好的方面想了,反正她猜不出来命运魔女的心思,干嘛想那些有的没的坏的方面?好的好的,都是好的。
睡觉。
地下基地的深夜,除了运作着的炼金傀儡之外,彻底的恢复了平静,幽魂女仆们也都放了一个假期,不用进行轮班的工作了,往常的时候这么做并不好,而今天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这一天谁都偷懒了,紫萝商会那边也给外界带来了不少的影响力,这一天有的商会的员工犯了忌讳,被炒鱿鱼了,但因为新年庆典的影响,被炒掉的那些员工带来的空缺根本不是事,很快就能补充回来,并且补充回来的还是更加优秀的员工。
之前的那些也没有哪个负责人感觉到可惜,这场的员工根本就不会犯这种已经提前声明过的错误了,你们是紫萝商会的员工,庆典中的一切都是自己赚来的,凭什么给外人分享?我们也不需要那种小恩小惠的宣传,好好的享受自己参与的庆典就是了,非要当个脑残一样干出来那种事情,现在就能干出来那种事情,今后日常工作的时候是不是还会做出来别的事情啊?
现在圆润的离开更好,而别的商会也因为紫萝商会这一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暗骂紫萝商会不够意思,悄摸摸的就整出来了这种事情了,虽说有的商会反应速度快,跟上整出来了类似于这种操作的庆典,但是紫萝商会是早就有了准备,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点乱子都没有,别的商会临时整出来的,自然就出现了不少的问题。
当然勉强跟的上节奏的,到也是赚了点好处,没跟上节奏的,虽说眼下看起来没有什么影响,不过那边的商会员工也会因此羡慕一下那些经历过年会庆典的商会员工,哪怕那只是一年只有一次的特殊日子,但有和没有还是有区别的,而那天已经过去了,别的商会再效仿弄出来一个也有些虎头蛇尾的意思,那天是上一年和新一年的交汇日子,说是特殊日子没毛病,往后整一个算是什么?
人傻钱多?
既然随随便便的都能整出来了一个了,那以后咱们多弄点类似的庆典?
是吧?
在特殊日子里进行某些事情和随便挑选一个日子干同样的事情,意义是不同的。
紫萝商会带了一个特殊的开头,拉布斯特帝国帝国那边对于这种事情也没有觉得有问题的地方,就现在而言,他们觉得这也挺好的,战争时期来一个新年庆典,对民心的影响很好,况且紫萝商会提前就有通知了,拉布斯特帝国那边还专门的在直播中露个脸,虽说和紫萝商会没有关系,但也顺便的给平民捎了一句新年快乐啥的,让帝国的平民知道,在这个以前虽说有关注,但不是全民关注的日子里,帝国还是在意他们那些平民的。
还祝福他们有着一个更好的新年,同时给那些处于战争区域的士兵来了一段额外的慰问,将原本就该送过去的物资中额外的提高了一些,标注了那是新年的慰问,带来的效果马上就不一样了。
几句话的效果就挺好的,跟别的帝国对比起来,影响的差别也出现了,那和男人的胡子一样,长不长和长不长是两回事,对拉布斯特帝国来说,这种操作如果带来的影响好了,下一年的话,他们也不介意进行一次更大一点的新年庆典。
反正帝国要整这个的时候,赞助的人多得是,帝国也不用真正意义上的花太多的钱,这一切都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些战争区域里的士兵也受到了这种气氛的影响,不说战斗力能提升多少,士气方面肯定是提升了上来。
第二天不出所料的,有关于新年庆典的事情就成了头条,即便这是第一年,引燃的火焰并不旺盛,但这颗种子已经种好了,很快就能生根发芽,大家对于这方面的事情都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第二年的时候,模仿的人只会更多,将这团火焰给烧的更加的旺盛。
郑逸尘则是一觉睡到了大中午,他看着身边抱着自己胳膊还没有醒过来的萝丽丝,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也是他穿越之后睡得最好的次数之一了,轻轻的抽出来了自己的手臂,将那个巨大的巨龙抱枕给拿了过来放在萝丽丝身边,他洗了洗脸,打了个浅浅的哈欠,恢复了精神之后看了看时间:“新的一天开始了。”
新的一天,新的状态。
来到了实验区,巨大的实验室里有着诸多的靓丽身影,魔女们都还没有离开,装束方面也恢复了往长,而不是新年那天穿的衣服,虽说恢复了往常的状态,但郑逸尘却注意到最了解的那几名魔女穿的衣服风格稍稍的有了变化,硬是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更清新了一些。
“都醒了啊,来来,人人有份。”郑逸尘拿出来了一个大箱子,将里面装着的东西都给取了出来,新年庆典的相册,昨天抓拍的那些各种高质量的照片全都在这里面了,以及里面最好的一张合影的照片。
虽说合影更好的是家人们的团圆合影,但问题是能在这里的所有存在,不管是魔女还是正常的以及不正常的存在,各个都是天煞孤星……他们就凑合着来了这么一张团圆照了,作为万花丛中的绿叶,郑逸尘还是对这照片挺满意的。
至于头号小弟卡林?她姐在那个时候直接就将他给踹下线了,所以这小弟的路走宽了不是?
相册的款式一样,但封皮上面的风格有所不同,郑逸尘根据魔女们的红包上面的风格进行了额外的附加,至于相册里面的内容,更多的就是以每个人得到的为主的,别的类型的照片也有,但每个人拿着对比一下的话,就能分辨出来彼此都是对应相册里的主角。
略过了主角的部分,剩下的部分就是完全相同的了,不搞那么多的区别待遇。
逆天毒妃:棄婦娘親太囂張 逗比小妖
“……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封界空间那边还有很多研究要进行。”拿到了自己的相册之后,不死魔女也没有翻开看看,表情不变的说道,离开这边的方式嘛,有着专用的一次性通道,从那边离开就可以了,对于不死魔女急着要离开,郑逸尘也没有阻拦,今天不像是昨天,更不像是地球上的新年,之后还要走亲戚啥的。
他们也没有亲戚要走。
“那……路上小心。”不死魔女微微的点了点头,第一个离开个看着并不像是实验室的实验室,有了她这么一个开头,别的魔女们也都没什么事情要离开这里了,地下基地固然很好,是她们这个阵营里的特殊庇护所,就是这里很重要,她们没事的时候也不怎么想要停留在这里,既然是重要的庇护所,那就不是日常生活的地方。
新年日已经过去了,之后自然是恢复正常的状态,该做什么事就去做什么事情,新年那天的经历的确很好,她们却不至于遗忘掉了头顶上的压力,天塌了个子高的顶上去?很不巧,他们这边恰好就是个子高的那一批。
帝少的心尖獨寵
所以出事了还是要他们去顶才行,这之前就不能松懈了,至于那种归于正常生活的日子,如果能够等到的话,她们也不介意多忙活个几十年的,眼下该干什么事情就干什么事情了,昨日欢庆是回忆了,今天的心态要摆正,看着这些魔女们连个‘余韵’都没有的反应,郑逸尘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他现在就挺想要找个地方好好的翻翻手里的相册,回顾一下昨日,现在?不需要那么做了,该做什么事情就做什么事情吧。
“你能出门了?”开着一辆豪华小巴准备送人的郑逸尘看着跟着上车的伊芙,略显讶然的问道:“我会有点舍不得你的。”
“哼,你是舍不得我的加工能力吧。”伊芙一眼就看穿了郑逸尘的小心思,她在这里的时候能够各种轻易的帮郑逸尘加工诸多的材料,那些材料全都是完美级的切割,给郑逸尘省下来太多的功夫了,现在她自由了,解放了,自然不能像是以前那样了呗。
“咳,就是觉得你很欢乐,地下基地少了你之后气氛可能会更加的平静。”郑逸尘没有用压抑,那边的魔女大部分都是喜欢安静而已,又不是真的显得压抑,只是伊芙在的时候,郑逸尘偶尔发神经闹腾起来,她也能配合一下,她离开了,以后连个配合的人都没有了,至于小魔女珍妮,小魔女昨晚可能收红包有些兴奋过头了,睡得更晚,现在还没有起床呢。
“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好久没有出去过了,我都快要忘记用身体感受阳光的感觉了。”伊芙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满是期待的说道,郑逸尘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才过了多久啊……那点时间对于魔女的生命周期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
所以说没有经历过足够多的‘磨砺’,就算是四百多岁了,也是有着青春的部分,郑逸尘也不觉得这种保留下来的青春活力是坏处,当然也不觉得魔女们那种经历过各种事情沉稳下来的性格不好:“这次出去之后可别再干一些冒险的事情了。”
“知道啦知道啦,安妮姐没有交代这事,你说的挺多的。”伊芙摆了摆手,将手里的安全带丢到了一边,以前仗着切断能力为所欲为,本以为能避免绝大部分的事情,整个人也因为切断能力的便利显得很浪,结果可好,直接翻车了,还是翻车两次,这事给她带来的印象太深刻了,也是四百多年的时间里,她最为丢人的经历了。
有了这样的教训,她必然不会像是以前那样,利用切断能力,就觉得能够通过切断命运之线的联系,瞒下来做出来的一些事情带来的影响,和被人追踪的可能性了,即便翻车了两次之后,连着翻车的可能性并不高了的样子,可那种事情还真就不是概率性的事件。
翻车意味着她多了避免相关灾厄的经验,也意味着敌人对她更加的了解了,有着一次的可能性,那么第二次,第三次的可能性只会更高,而不是更低,因此这次出门浪是不可能浪的,出去之后就好好的做点正事吧。
大唐禦醫在校內 雪奎
大部分的魔女是坐车离开的,伪神系离开的更加方便,直接就消失在了地下基地,幽魂女仆不需要离开,送走了魔女们之后,原本常驻的魔女也少了一名,地下基地就变得空荡荡了起来,郑逸尘回来后,萝丽丝也醒了,就坐在以前常坐的位置,身边还放着那一本属于她的相册。
鮮血神座
看着恢复了往昔的实验室,郑逸尘敲了敲脑袋:“我给雪山之主和火山之主她们送礼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