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et32f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線上看-第1688章 旺財登場(二合一)相伴-m4fct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北调大哥,你确定没有开错囚笼?”
歡迎來到BOSS隊 李古丁
囚笼消失后,奶油小生所期待的令牌并没有出现,而是一坨毛茸茸的团子,不知道是什么怪物,她的表情有些尴尬,满心的期待却换来这幅局面,这心理落差也太大了!
“开错了?我靠!!!”
北调不疑有他,也感觉自己做了一件荒唐事,浪费了一张珍贵的符箓,忍不住心疼的嘟囔道,“这符箓可是价值三万金币,就这么打了水漂,真是可惜!”
“没事,你有钱,大不了再拿出一张符箓来就是了。”
奶油小生故意打趣道,差点笑出声来。
“弟妹,你以为这符箓是烂大街的货色啊?这玩意有钱也买不到,我这还是在拍卖行抢到的,再也没有遇见过这种符箓,浪费在这里,就开出这么个毛茸茸的东西,简直就是血亏!”
北调没心情在这停留,一脚踹在了这毛团身上,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毛团竟然伸了个懒腰,露出了本来面目,正是苏然的坐骑,旺财。
“我勒个去,怎么会是这条土狗?!”
北调做梦都没想到,阴差阳错的竟然把旺财给开出来了,就算扯犊子也没这么扯的!
说好的令牌没出现,却意外的救出了旺财,这家伙一点感激的意思都没有,慵懒的伸了伸腰,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北调大哥,你这张符箓没有浪费,最起码覆水会感激你的。”
奶油小生面带古怪之色,蹲下身子,轻轻的拍了拍旺财的脑袋,“小家伙,别趴着了,快去帮你主人去吧!”
“汪?”
旺财刚醒,还没来得及观察眼前的形势,经过奶油小生这一提醒,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迅速爬起身,朝着苏然的方向冲去。可还不等它窜出第一步的,身边涌现出了一道火网,将它罩在了里面,限制住了自由。
“怎么还有封印限制?”
这火网出现的太过突然,奶油小生吓的后退了几步,“刚才那头沙虎怎么没有这种限制?这也太不公平了!”
“在游戏里你还想公平?沙虎是系统安排好的打手,待遇岂是旺财能比的,还留着它一条性命算是够意思了。”
以北调对游戏的理解,这野生BOSS与玩家宠物就像是亲妈与后妈的待遇,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还想谈公平,做梦!
“汪汪!”
美女的最強狂兵
就在此时,旺财的额头正中央浮现出了一个令牌的图案,闪烁着火红色的光芒,相当吸引人的眼球。
“我去,这旺财怎么了,这是要变身的节奏?”
北调吃了一惊,没想到土狗也有帅气的时候,逼格瞬间暴涨,排面立马不一样了。
“我也不知道,这可能是旺财的一个技能吧,没见它用过。”
奶油小生惊讶的看着旺财,特别是它额头上的令牌图案,让她为之一愣,心中多了一个想法,却又不敢确定这是真的,真要是如此的话,这也太荒唐了!
“汪汪!”
就在北调二人发表感慨的时候,旺财直接从火网中窜了出来,那火网就好像摆设一般,一点伤害都没产生,轻松的跟喝水一样简单。
“我去,这旺财还真不是一般的狗!”
此时此刻,北调这才彻底相信了,这条土狗是白金宠物的事实,连火网封印都能这么轻易的穿过,一般的宠物还真没有这个实力!
最主要的是,旺财明显是自己触发的技能,这智商简直太妖孽了!
一寵成婚:妖孽總裁別太壞 雲川
“奇怪,它拥有穿透封印的能力,为什么还会被囚笼所困住?”
奶油小生的心中多了一份疑惑,搞不懂旺财是怎么想的,难道就为了躲在里面睡懒觉?
“我感觉它只能突破火系的封印,它额头上的标志是火红色的,这解释没毛病。”
北调分析的非常透彻,一语道破了这里面的玄机,他看着旺财的背影,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弟妹,你有没有发现,这图案有点像什么?”
“原来大哥你也看出来了,我感觉这图案的样式和令牌很相像,系统不会是要咱们把旺财杀掉,才会爆出令牌的吧?”
奶油小生说出了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猜测,杀玩家宠物爆任务道具,就算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不可能的,这不过是凑巧罢了。一会找覆水兄弟问清楚,一切疑惑也就都解决了。”
北调没有多说什么,目光投向了正在吹狱笛的苏然那里,想要从中找到答案。
長安浮世錄
……
此时的苏然正卖力的吹着笛子,噗噗噗的吹个不停。
没有心没有肺的他想要吹出声音来,还真不是一般的费劲,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才能够体会到,不过,就算这样,他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哪怕将颈椎吹出去,他也要继续坚持,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停歇!
这狱笛所剩的时间仅仅只有十分钟左右,苏然恨不得时间慢点走,这九次机会要是全浪费在这里,多可惜!
然而。
就在这关键时刻,蒙东尼朝着苏然的方向跑了过来,身后还有诈尸和他引的那百多只沙怪,整个场面显得乱糟糟的。
面对这种突发状况,苏然哪里还能继续保持镇定,眼神中满是慌乱,本就走调的笛音,更是乱了节奏,恰好体现了他此时的心情。诈尸与那百多只沙怪的到来,将会引发严重的后果!
毕竟这狱笛吸引310只沙怪,就已经到了极限,再多出这百多只沙怪,不乱套才怪!
“诈尸啊诈尸,让你害惨了!”
苏然尽可能的往后退去,试图与诈尸拉开距离,并思索着解决的办法,只要别让笛音影响到那群沙怪,这局势就能稳定住,可是,这可能么?
他的脑子里闪过好几个念头,都被他自己给否决了,到最后不得不承认,这局势他快要控制不住了。
“要乱,就一起乱!想拖我下水,你也别想独善其身!”
苏然见事不可为,索性直接豁出去了,卖力吹奏着狱笛,指挥着那三百多只沙怪朝着赶来的蒙东尼围拢了过去。
要不是因为这可恶的蒙东尼,诈尸又怎么会做这种糊涂事!
不得不说,这诈尸也真够猛地,凭着血肉之躯,就能引这一百多只怪,还能活到现在,这简直就是奇迹!
“覆水老大,帮我拦住他!”
嫡女商途
诈尸一门心思想要让蒙东尼替他分担身后的这些怪物,反倒忽视了苏然的感受,这也就导致了局势的不可控,危险提前一步降临在了寒冰沙狱。
“人类,你敢!”
蒙东尼朝着诈尸怒喝道,“你忘记你的天道誓言了么?怎么,还想违背誓言不成?!”
“前辈,这话就是您的不对了,我立了誓言不假,说要保证您的人身安全也不假,但这有个前提,是要在您炼丹的时候才行,我说的没错吧?”
诈尸嘿嘿一笑,将誓言的漏洞说了出来。
苏然这才明白过来,诈尸对他眨眼的用意是什么了。
“人类,你……”
蒙东尼被气的胸膛起伏,却又对诈尸无可奈何,他说的都是事实,还没到炼丹时间,凭什么要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这么多沙怪包围过来,蒙东尼的处境有些不妙,就在他准备拼命的时候,这大片的沙怪却出现了骚乱,在魔音的刺激下,不少沙怪中了招,而相应数量的沙怪便恢复了神智,朝着苏然杀了过去。
“不好!”
直至此时,诈尸这才意识到,他惹了多大的乱子,连忙放弃了眼前的蒙东尼,带领着这群沙怪就想离开这里,只要离得远远地,就不会受到狱笛的影响,覆水老大也就不会遇到危险了。
可惜,为时晚矣。
苏然被围攻之时,哪里还能保持住吹笛的状态,只能中断了狱笛的引怪效果,朝着一边逃去。
“哗!!!”
这下可好,直接捅了马蜂窝,所有清醒过来的沙怪,第一时间将仇恨值锁定在了苏然的身上,愤怒的朝着他杀了过去,咆哮声震天,在整个沙狱中回荡个不停,形势恶劣到了极点。
“完蛋了!”
这是诈尸心中唯一的念头,覆水老大的实力他见识过,可现在面对的是四百多只沙怪,被围困在这个沙狱空间中,逃都没处逃!
在他看来,此时的覆水老大已经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步,死亡是早晚的事情,而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也就是说,是他间接害死了覆水老大!
一时间,诈尸心中充满了悔恨与自责,早知道会是这副局面,他宁愿放弃这次的任务,也不想把覆水老大害死……
“死吧,死吧,都死了才好!”
蒙东尼看热闹不嫌事大,巴不得苏然立即死掉,在场的所有人类,一个都不留,全都杀死!
“……”
而苏然却没有表现的太过慌乱,只见他掏出骨镰刀,将一招寒冰旋风丢进了怪群中。
刹那间。
旋风肆虐,数百只沙怪被卷入了空中,就像是天女散花一样,朝着四面八方甩落了下去,其中有不少触发了冰冻状态,变成了一块块冰坨,连动都动不了了。
“哼,雕虫小技!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看到苏然在那做最后的挣扎,蒙东尼冷笑着自语道,在他看来,这人类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是四百多只沙怪的对手,死亡,只是早晚的事!
“汪汪汪!”
就在蒙东尼全神贯注看热闹的时候,一条土狗窜了过来,从这些沙怪的头顶跃过,跳到了苏然的脚下。
“哈哈,旺财,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见到旺财的归来,苏然大喜,第一时间骑在了上面,引着大片的沙怪,朝着蒙东尼那边引了过去。
“人类,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你现在仇恨锁定,因果已成,想将仇恨转移到我的身上,根本不可能!”
蒙东尼并未被苏然的举动所吓到,因为他知道,这狱笛所带来的仇恨,那是不共戴天的死仇,几乎很难消除掉,想要将仇恨引到他身上,可以说是痴人说梦!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
苏然骑着旺财,信心十足冲上前,距离蒙东尼三米远的时候,他当场使用了旺财的【气运遮盖】技能,从蒙东尼眼前消失了。
(气运遮盖——使用后隐匿自身,无法被窥探,持续时间10分钟。)
“混蛋,你竟然拥有隐身技能?!”
蒙东尼这才意识到,他还是小瞧了这个人类,面对杀来的这些沙怪,他哪里还敢停留,狼狈的朝着蒙西尼尸体的方向逃去。
他要利用这具尸体做要挟,让这些人类自己解决这些沙怪的麻烦!
“覆水老大,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见苏然没有死,诈尸心中的愧疚感消退了不少,激动的差点跳起来。看到蒙东尼被追杀的那一幕,忍不住吐出了一个字,“该!”
“诈尸,快过来,我有事要问你!”
北调哪有心情去理会这些沙怪,趁现在暂时安全,他朝着诈尸喊道,“快看看那张卷轴,到底是不是这座囚笼?!”
“什么?”
最強武醫 鑫英陽
诈尸快步跑到了北调的身边,对比了下这座囚笼的坐标,惊喜的说道,“就是这座囚笼,坐标没错!北调老大,你是怎么打开囚笼的?你是不是也有剥法技能?,这里面的令牌呢?快点给我,我去将蒙西尼前辈救活!”
“诈尸,那张卷轴会不会是假的?这囚笼里并没有找到令牌,反倒将覆水兄弟的坐骑救了出来,你说奇怪不奇怪?”
北调感觉这事蹊跷,而诈尸又是任务的领取者,应该能找出原因来。
“没有令牌?怎么可能?!”
诈尸那激动的心情瞬间凉透了,明亮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这任务具有时间限制,要是在一个时辰内无法找到这令牌,那元宝棺材就不能开启,只能判定任务失败了。
大道逍遙遊 沈默
忙活这么久,就换来这种局面,他怎么会甘心?!
“哈哈哈,想让我死,这任务你们也休想完成!”
就在这时,蒙东尼那猖狂的笑声响彻了整个空间,只见他抓住那具干尸的脖颈,直接丢进了怪群之中。
農繡
“不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