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7xlb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渾沌記 愛下-978 雷芒下敖臧道殞,怒火中敖冕焚天閲讀-51aqr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78 雷芒下敖臧道殒,怒火中敖冕焚天)
敖臧体内剧痛的时候,气血立刻紊乱。他体外的法宝本来就都需要他的气血激发法力来催动的,这一下如同釜底抽薪,一身的防御法宝光芒都暗淡了下去。
木王剑轻而易举地刺破了他的龙袍,紧接着又直穿他的护心镜,最后噗嗤一声捅破了他身上厚厚的龙鳞,直接刺入了他的身体中。
他感觉胸口被插入了一根烧红的烙铁,又好像一根极寒的冰棍,冷暖不定的剧痛感觉从胸口蔓延到全身各处。
但他毕竟是老道的金丹大妖,并非坐以待毙之辈,立刻就喷出一口绿色的血沫来。
这口血沫中蕴含着他的精血,一喷出来便沾染了这位树皇一头一脸,然后腾起一股青火。
他一面驱动全身法力修复伤势,一面双爪抓住木王剑抵挡它的继续进犯,冷静地说道:
“妖皇陛下,你若真要杀我,我这一身万年气血也不会浪费,最多也就是我们玉石俱焚。
“退一步海阔天空!只要你收了这柄剑,老龙我便立刻回东海做个散修,从此与你无论是翠玉宫还是树族都再无恩怨。”
那青火是敖臧精血燃烧而生,落在木头身上,不断释放出纯粹生机。这在敖臧能修复伤势,对他来说却和他自身的生机相斥,正在不断腐蚀他的肉身。
敖臧的意思很清楚,这样的精血我体内有的是,心脏里尤其多。若是你真的用木王剑刺进了我的心脏,我就烧尽浑身精血和你同归于尽!
木头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只要认定了一个目标,就会如同一头犟牛般不回头地去做。
不是他不害怕后果,而是在眼前的事完成之前,他根本就不会去考虑!甚至你阻碍越多,他的蛮力也就越大。
敖臧的身体也因为剧烈痛苦的刺激而主动木质化了。但他身体的木质虽然坚韧而且也能不断再生,明显是挡不住木王剑的。
这么下去敖臧坚持不了半息,必然被刺穿心脏而死。甚至他体内的兽核一直在欢呼雀跃,只等投奔树皇了。
敖臧终于意识到,这一次真是必死无疑了。既然一定要死,那当然要拉上一个垫背的。他调动全身气血,只要一念之下,便能与树皇一同灰飞烟灭了。
但这时天顶一道雷芒闪过,正中他的天灵盖。
半空中尚有一点小传送带来的空间余波,一名外面裹着暗蓝道袍、内衬天蓝襦裙,如同肉球般肥胖的女修出现在空中,她前方悬浮着一柄指向正下方的冰蓝色长剑。
敖臧是看不到这景象的。雷玄剑发出的雷电是龙族的克星。在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被雷芒击中,敖臧的意识瞬间就被冻结了,一动不动。
这正是连菱准备的“屠龙之术”。只是慕容清手中的雷玄剑虽然克制龙族,她自身并没有金丹,不可能与一条金丹老龙抗衡。
所以她一直潜伏在远处。等机会到来的时候,才用小传送符传送过来给这条老龙以关键的一击。
不用说激发气血自燃和木头同归于尽了,敖臧就是继续抵御木王剑也做不到。木头顿时感觉剑尖如同穿豆腐般穿了过去,就好像刺破了一个气球。
空中瞬间闪过一片青色的光芒。那是敖臧一身气血之力瞬间释放回归天地的激起的景象。
这释放虽然迅猛但并无攻击的意图,对木头和慕容清并无什么损伤,但把大半边夜空都染成了诡异的青色,然后又急剧地淡去去了。
地上的敖冕顿时觉得心中一痛,仿佛被人扎了一针。
天道風劍 仙脈者
所有敖姓龙族之间都是有一定的神魂联系的,只是强弱的区别。敖冕立刻察觉到敖臧已经道殒。连他是被雷芒击中而死他也是清楚的。
惊怒之中,他瞬间就站了起来。
“老家伙竟然死了!”
虽然说在派他出去的时候,敖冕就没有考虑过这条龙的死活。但东海龙宫、自己身边的一个长老被翠玉宫的人杀了,他还是感觉到了深深的愤怒。
敖勒死了也就算了,他只是一个年轻的龙王,修为只不过是紫府。年轻有为的紫府龙修多了去了。
但是我东海东宫的金丹长老,他们竟然也敢杀?而且用的还是雷遁偷袭这么卑鄙无耻的手段?
抬头一望,头顶的那一片青光尚未完全消退。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让人觉得恶心的腥味,仿佛充斥着龙族的血,昭彰着龙族的羞耻。
敖冕指着眼前黑压压的翠玉峰顶骂道:“翠玉宫,你们欺人太甚。我敖冕若不铲平此峰,誓不归东海!”
说完他用自己的龙爪往自己眉心一划,木质的龙皮被划开,露出惨败的肉。青色的血液瞬间渗出。他用爪尖一点,往空中指去。
他的指尖燃起青色火苗的同时,悬天棘轮立刻停转,接着就像被点燃的篾笼,噼噼啪啪地燃烧了起来。
从棘轮那披着垂天而下的火云袄上的火焰,也瞬间膨胀了一倍不止。
“陛下……”
億萬帝少神偷妻 痕羽揚菲
百物語
敖烨顿时头皮发麻。这两件至宝的使用原本就已经接近了极限,现在敖冕居然用自己的精血催动,简直就是要让他们自爆啊。
但他又立刻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因为他想到,敖冕这么做,不就是想毁了这两件法器?
即便是敖冕催动这两件法宝自爆,想借此和翠玉峰的护山禁制同归于尽也是做不到的。
法宝毕竟只是法宝,再强的法宝也不如秦尊阳五百年前就布下的阵法根深蒂固。而且这阵法是有根有生命的,你暂时烧掉了外面的枝叶,也阻止不了它很快生发出来。
但拼了这两件东西不要了,暂时牵制一下阵法却是能做到的。
木头已经没有再砍悬天棘轮了。因为那东西已经自己开始剧烈燃烧,那温度就算是他能无限再生的树皇之体也受不了了。
但它既然烧得这么猛烈,不用砍也会自己化为灰烬。
貓鼠遊戲 弗蘭克·W.阿巴格內爾,斯坦·雷丁
火云袄从天地中汲取着它能汲取的每一丝灵机,连云层都像被水浸泡的水墨画一样都清淡了下来,连云层之上的星空都变得黯然了。
但这比起它烧起的熊熊大火来依然不够。因此它便开始焚烧自己和悬天棘轮的本源。
本源是它们一开始被打造出来就存在的东西。当然等烧完之后,它们也就不复存在了。
閃婚蜜愛:慕少的心尖萌妻 一捧雪
翠玉峰的禁制依然在,从山体到数十丈的高空之间依然是安全的。
但它被一堆极为明亮的火笼罩着。火焰覆盖了整片天空,满天都是翻滚的火焰,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即便待在室内,室内也充斥着滚烫的火光。
如果不是仙树的清凉水气依然笼罩着山表,一切能燃烧的东西早就全都燃烧起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翠玉峰甚至是整个山域范围内所有的禁制,灵机都用在了和火焰的对抗上,其他区域自然也就稀薄了。
賢妻的誘惑 默默笙歌
只不过这时间是有限的。以敖烨的估计,最多不过半刻钟,这两件法宝就会灰飞烟灭。再过半刻,翠玉峰的禁制就会回复原样。
“跟我来,将翠玉峰上一切人等屠个干净!”敖冕一声激昂的令下,双目中仿佛都充满了血。四条老龙顿时激起尘烟,破空而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