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0jqjl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txt-第三百一十二章 半詩驚一城(二更)展示-miot2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那一笔没有杀气,甚至没有什么力量,只有墨汁。
一笔划到了鼻尖之上,红哨儿却一下子便愣在了当场。
她很清楚,倘若这一笔是想要了自己命的话,只须多加点力量,便已成了。
隱婚緋聞:首長的小妻子
她自己居然冲到了对方身边,而在周围皆是洋洋洒洒,由着对方引动的天地共鸣之力的情况下,自己只觉被他死死镇压在了当场,有种毫无防备,任由对方掌御了性命一样的感觉,她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起码可以死掉十几回,然而对方,居然只是提笔点了自己鼻尖一下。
……不得不说,这个举动很轻佻,还有一点点猥琐……
可本已抱了同归之念,便如从生死边沿走了一圈的红哨儿,却直接被击垮了。
她拼命的撑着身体,想要起身,向那可恶的笑脸下杀手。
但她只觉得,对方周围的煌煌气运,已经像是潮水一般向自己扑了过来,头顶之上,似乎迎着一片海,那是从大夏煌煌光明的文思气运之中涌过来的,虽只一角,却异常可怕。
这时候,她终于明白了故事里的那位妖王在怕什么。
于是她在用尽了力气都站不起来之后,竟是顺势跪了下去,然后嚎啕大哭。
而望着痛哭的他,鹤真章脸上也收起了笑容,他没有去搀扶这个女妖,而是微一沉吟之后,继续挥毫写了下去,潇洒淋漓的字迹,恰好搭上了这首洒脱离尘的诗句,使得这周围的煌煌文气,变得更为暴涨,一节一节,便似乎要将某种堂皇之极的气运,引到跟前来。
卿本狂妄之逃嫁太子妃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
“一在平地……”
“一在天!”
“……”
写罢了这首诗,鹤真章撩袖而起,拿起了字贴,自己欣赏了一番。
然后,他递到了跪地痛哭的红哨儿面前,笑道:“送给你!”
“我……”
红哨儿愣住了,感觉像是有种海啸似的东西,倾刻间涌进了自己心底。
她竟有些生平从所未见的羞愧,下意识脱口而出:“我……我没读过很多书,不懂……”
“没关系!”
鹤真章望着她笑,低声道:“回头来找我,我私底下教你!”
馥未央之兩皇寵妃 血魅
说罢了,将字贴往女妖怀里一塞,朗声大笑,转身而去,身后乃是一片文宝光芒。
……
……
“果不其然,果不其然……”
望着鹤真章半诗写就,负手而下,天地一片沉凝的模样,方寸微不可察的点头。
“踏上修行路之前,我曾以为,气运之说,只是虚无缥缈,如今才明白,这竟不是假的,气运真实存在,笼罩于所有人头顶之上,由人之精神起,可通天地,也是到了这时候,我才总算明白,为何修行之人,需借天意,又为何每一个走在路上的修行之人,皆为囚徒……”
傻後也讓君傾心 仙兒(瑾萱兒)
“又或者说,这并不是囚徒,不过有所得,有所偿罢了……”
“……”
这些话方寸没有说出口来,只是在心里轻轻的闪过,了无痕迹。
可是女神王,却似乎敏锐的察觉到了他某个心思的颤动,若有所思的转过头来,向方寸看了一眼,她没有问出口,但方寸知道她意识到了什么,也知道她是在向自己确定什么。
于是,他轻轻点头,表示肯定。
第五扇门,就这么不经意间,在方寸最后确定了这个问题时,推开了。
……
……
“什么?”
而在仙会擂台周围,众修见得那台上一幕,不知多少人惊掉了下巴。
本是意料之中要分生死的擂台斗法,孰能想到,竟会成了这种局面,那位鹤公子一诗惊鼋城,已是让人深感动容,而更惊人的,竟是连他的对手,也被那诗中之气所震慑,主动伏首认输,这等事,简直有些离奇,但偏偏在这时候看着,却让每个人都又惊又喜。
若说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此时便是了!
诗好不好,不是谁说了都能算的,能引得满堂喝彩,也不过是庸庸之作。
能够一诗慑服妖精,主动下拜,这才真算得上是雅事啊……
不过惊疑之中,也有人心疼……
“怎么送给那妖女了?”
“这败家子,可知这一道字贴,能值多少钱?”
乐水宗一方,诸位长老都气得牙疼,眼睛冒火,恨不能去抢回来。
拽妃你有種 林溪蘊
“无妨!”
倒是乐水宗宗主,眼睛深沉,死死盯着鹤真章,道:“这小子扬名了,咱们乐水宗也要跟着扬名了,且不必在意这一道字贴……回头把他逮回山门,关进房里,让他一口气写上一百卷,以后乐水宗送礼的话就送这个了……”一边说着,倒是一边微微皱眉,又道:“不过此诗虽佳,但似乎意犹未尽,离尘之意并未完全通透,难不成……后面还有几句?”
边说边大手一挥:“一定要让他写出来!”
……
……
而在另一边,红哨儿拿着那张墨迹犹未干透的诗句,回到了台上,脸红着,头低着。
此前幽雾岭少主落败,在妖族之中受尽了鄙弃白眼,她这时候自然也满心担忧,一时儿后悔,觉得自己刚才怎么就那般容易,被人夺去了心神,一时儿又沉浸其中,自忖便是再来几回,怕是还会如此,想到这里,却又觉得,哪怕是在族中受人唾骂鄙夷,也无所谓了。
只是她没想到,妖王及诸位大妖,居然没有骂她。
倒是有几位长辈,无奈而怜惜的看了她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其中一人道:“你不必太过懊恼,败在这一首诗下,也不算是丢了妖族的脸!”
红哨儿愕然,满面不解的抬起了头。
“妖族修行,先修人相,你道又是为了什么?”
那位长辈缓缓摇了摇头,低叹道:“莫说是你,就算是我,或是妖王大人,甚至是妖尊,若是见到了一位能够写出这等佳作来的人,也无法对他下杀手,这是敬那人族文心!”
“便如我们再与大夏征战,厮杀,却也一样敬他们人族的先贤!”
“……”
红哨儿听得似懂非懂,但总也算明白,自己倒不必担心会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而后心思又是一动:“倘若长辈们不追究的话,那自己岂不是真的可以去找那个人……”
“学诗?”
“……”
演武继续!
只是与头一天相仿,一下子被人狠狠的夺尽了风头,排在了后面的人,当真苦不堪言。
而方寸与女神王两个,看完了鹤真章这一战,便也心事尽去,早早回来。
后面还有几位同窗故友出手,总也得省着时间,一一推敲。
而他也本以为,鹤真章出了这么大一个风头,这一夜想必不会太平,不知有多少文人雅士,前辈高人,都在想着要见他,却不成想,才刚到下午,便就见鹤真章一脸兴冲冲的背着个手过来了,喜的眉梢都在不停的挑,一见了方寸,便兴高采烈的迎了上来,道:“走!”
方寸都怔了一下:“去哪?”
鹤真章道:“晚香居,我请客!”
“咦?”
方寸顿时高看了他一眼。
鹤真章欢喜的道:“老方,老方,别的话兄弟就不说了,你这次实在是帮了我大忙了,你知不知道,宗门已经暗示我了,以后我干啥干啥,想去哪去哪,所有的账宗门都给报了,更夸张的是,现在这鼋城的各处青楼,居然都主动给我发贴子了,要请我饮酒呢……”
方寸有些无奈,默默的看着他。
鹤真章嘿嘿一笑,一点也不尴尬,亲近的道:“还有,后面那几句给我吧?”
方寸一怔:“什么后面几句?”
“那首诗的后面几句啊……”
鹤真章道:“都能看得出来啊,你给我的那几句,应该尚不完整,后面还能有一部分,不然这一口气,终究接不到底,宗主已经发话了,让我尽快抄录给他,好生欣赏呢……”
“倒是真不能小瞧了人……”
方寸闻言,却也不由得笑了。
最強神醫
这一方世界的文人骚客,自然也有不俗之处。
那一首诗,自己确实没有给全,而他们也明显感觉了出来。
“给你倒是容易,只是对你无益!”
方寸笑道:“若只是为了耍耍威风,撑撑门面,倒是毁了这首诗了,后面还有三联,但我暂且扣下,倒由得你去揣摩其中意趣,自己续一续吧,什么时候你自己真个续出来了,或是感觉自己实在续不出来了,再过来找我……至于别人那里,你应该知道怎么说吧?”
“啥?”
鹤真章听了也微微一愣:“咋还给布置功课了?”
方寸瞪了他一眼。
鹤真章忙笑道:“好说,好说,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今天晚上,有鼋城不少年青炼气士设宴,专请我与孟知雪孟师姐呢,其中不少年青漂亮的师妹……你今天有没有时间?”
方寸笑道:“既是请你们,还带着我做什么?”
鹤真章压低了声音道:“他们请客,便是为了请教克制妖族之道啊……”
一听他讲,方寸便明白了过来。
这第二日的演武,也并非只有鹤真章与那妖女红哨儿一战,此前妖族三十六位俊杰,点名挑战鼋城三十六位成名的天骄,到了下午,却还有两战,只是这两战,却是输的甚惨,一人受了重伤,一人更是丢了性命,只是因为孟、鹤二人太过惊艳,这才压住了颓势而已!
也是因得如此,那些曾经被点过名挑战,即将上擂台的人,自然也有些慌。
所以他们才专请孟、鹤二人,只是为了请教取胜之道。
而鹤真章自家人知自家事,也不知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所以忙着过来问自己。
而对这个问题,方寸却是等待许久了。
他向鹤真章道:“你只管自去,到了合适时候,便推到我这里好了!”
鹤真章一怔:“你愿意指点他们?”
“指点一下,也不成什么!”
方寸笑着看向了他,道:“鼋城三雅算什么,要雅,那就一起雅到底好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