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tyk0好看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316章 社會毒打看書-6ed8j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李治的后宫之中一直不算复杂,主要矛盾来自于萧淑妃对皇后之位的野望。
王皇后无子,正所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旁人没这个资格和机会,就萧淑妃一人提刀跃马去逮这头鹿。
王皇后无力招架,最后就想到了请外援。
萧淑妃一边高喊着请外援犯规,一边警惕的看着新人武媚。
一开战萧淑妃就没占过便宜,王皇后大乐,觉得自己果然睿智。
洪荒之兇獸很猛
可武媚一怀孕,事情就复杂了。
棋子变成了棋手,你在耍老娘?
她想一巴掌怕死武媚,可此刻的武媚已经成功的让李治生出了些好帮手的感觉,于是攻击无果。
既然直接攻击不妥,那咱们就迂回一下,弄武媚的那个小老弟。
她才将觉得抓住了机会,给了武媚和贾平安一下,贾平安的请罪奏疏就来了。
“……范氏欺人太甚,臣忍无可忍,率人砸了范家,断范亨之腿……”
这个少年竟然这般猛的吗?
王皇后讶然。
奏疏念完,李治淡淡的道:“杨玄感乃叛逆,范氏为何私下盗挖?讯问!”
一句话,范家就算是完蛋了。
“新丰县县令黄武勾结豪族,贬官为民!”
完蛋一个县令,吏部大概会高兴,因为待选的人太多了,难得出现一个坑。
“贾平安……”
李治沉吟着,“贾平安跋扈,罚百万钱。”
百万钱就是一千贯。
这个力度很大啊!
但王皇后却很落寞。
她才将暗示贾平安此人太过沉稳,城府深沉,要小心,回过头贾平安就用砸了范氏的举动打了她的脸。
老娘真是恨啊!
她起身告退,李治目送她出去,冷笑了起来,“百骑早有禀告,贾平安动手的时日不对,他早就该到了新丰县,动手却晚了两日,那少了的钱财,多半就是被他给弄走了。他一边坑了范氏,一边装作是无辜的模样……”
王忠良觉得贾平安的心肠真黑。
晚些有人回报,“陛下,贾平安得知处罚百万钱时,说是全家上下都没那么多钱,可怜未来的妻儿要跟着他餐风饮露……”
李治板着脸,“这个不要脸的,此次清明渠弄的那些宅子,梁建方等人给了他多少好处?加起来都不止百万钱!”
……
百万钱……堆积起来一大堆。
铜钱是不可能的,大多是布匹。
一车车的布匹被拉出来,杜贺站在那里跺脚道:“穷了!穷了!”
道德坊的街坊都唏嘘不已。
“说是惹怒了陛下,被罚了百万钱。”
“百万钱……想都不敢想,贾家怕是要穷了。”
看到街坊从富豪变成穷光蛋,大部分人都会有一种幸灾乐祸的轻松感。
“吃饭了。”
贾家开饭了,徐小鱼端着个很大的碗出来,一只筷子穿了五个蒸饼,咬一口蒸饼,喝一口羊汤。
这伙食也忒好了吧。
看看长安城那些权贵家,哪家的仆役能吃的这般好?
众人咽口水。
这可是大中午啊!
道德坊吃午饭的没几家人,只有贾家是雷打不动。
吃完蒸饼,喝完羊汤,徐小鱼筷子一扒拉,我去,碗底全是羊肉。
“走了走了,回家去!”
不能再看了,再看就忍不住想吃。
“要低调!”
李义府就像是幽灵般的出现了。
贾平安刚吃完饭,正坐在屋檐下琢磨着怎么把那笔钱洗干净。
“李舍人可是稀客。”
李义府出身不高,但写文章却是一把好手,比老许还厉害。他就靠着文章一路爬升,现在已经是监修国史了,再进一步就能一窥相位,可见手段了得。
微胖的脸上,一双细眼微微眯着,李义府好似邻家大叔般的亲切,“听闻你此次新丰之行触怒了陛下?许尚书为此在陛下面前为你缓颊,老夫说少年人当犯错,不犯错哪是少年人……”
“是啊!”
双方坐下,鸿雁在边上煮茶。
李义府看了鸿雁一眼,笑道:“如你这般的也该有些家业了,老夫认识几个贩卖奴婢的,回头把他介绍与你,你只管问他好颜色的婢女就是了。”
鸿雁抬头飞快的看了李义府一眼,觉得这人真是够坏的。
要是再来几个漂亮的女婢,她岂不是失宠了?
想到这里,鸿雁就恨不能给茶里加些料。
寒暄了一阵子后,李义府才说了来意,“明日老夫在家中宴请一干俊彦,武阳伯年轻了得,当来。”
李义府亲自上门来请,除非翻脸,否则不能拒绝。
边上站着的杜贺已经在想着该给郎君准备什么颜色的衣裳了,好歹也能让那些人看看所谓的年轻俊彦是怎么回事,若是能勾搭一个未来的大舅哥那就更妙了。
但贾平安就这么轻笑着,“对不住李舍人了,明日某和许尚书有约。”
老夫亲自上门来请你,你竟然敢拒绝?
馭夫有術 七萌主
李义府脸上的笑容依旧,“可是不能推却?”
贾平安点头,“是啊!某和许尚书相识多年……”
李义府随后喝了茶,赞了鸿雁的茶艺,起身告辞。
这人说话怎么打哆嗦呢?
难道是怕我?
贾平安有些不解。
等他走后,鸿雁低头来认错,“郎君,先前奴加多了花椒。”
靠!
贾平安想起后世自己吃面条放多了花椒的后果,那嘴都麻了,说话都不利索。
老李……非常人也!
鸿雁心中不安,见贾平安不说话,就跪了下去。
“起来。”
贾平安有些头痛的道:“罚你把剩下的茶喝了。”
鸿雁大步过去,此刻茶水已经冷却了,她连续几大杯……
吨吨吨!
晚些,杜贺叫她来,“你今日虽然歪打正着为郎君出了气,可此等事不可为,再有下次……就回火星湾去。”
鸿雁被吓哭了。
杜贺在等她表态。
贾平安是家主,此刻不表态,他这个管家就必须出来做恶人。
就如同官场上一样,上官做出了惩罚下属的决策,你作为上官最亲近的人,此刻若是去安慰大家,那是大忌……
上官当然在想:我得罪人,你讨好人,这么几年下来,还有我的好?
所以要果断为上官背锅,背的越多,上官就越欢喜,越把你当做是自家人。
但鸿雁你要表态啊!
她只是哭,杜贺惆怅的道:“你说话啊!”
鸿雁张开嘴……
花椒吃多了,麻的说不出话。
晚些杜贺去寻了贾平安。
贾平安正在书房整理教材。
戀上酷男孩
“郎君。”杜贺看了一眼那些书,不禁暗自敬佩。
“何事?”贾平安放下草稿,觉得这不是人干的活。
“郎君,那李舍人最近炙手可热,据闻陛下颇为欣赏他,不出所料的话,几年内怕是能封相,何必得罪了此人?”
李义府亲自上门来请贾平安去家中赴宴,这个面子给的很足,可贾平安竟然断然拒绝,这个有些打脸了。
傾世狂妃不好惹
贾平安揉揉眼睛,“李义府有才,文章在朝中能列前三。陛下为太子时,李义府一直跟在身边,加之他会做人,能伏低做小,不飞黄腾达才见鬼了。”
杜贺越发的不解了,“那郎君为何要得罪他?”
“因为……某和许公交好。”贾平安笑了笑,“李义府和许公之间有些龃龉,李义府以为许公在抢夺自己的圣眷,所以经常有些小摩擦。”
杜贺叹道:“郎君……为官者并非只有一条路,譬如说英国公,他是陛下那边的人,可他却和其他官员和和和气气的……这做官啊!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整个长安都是如此,放眼天下都是如此。”
他觉得贾平安太过气盛了。
论官场阅历,他觉得自己比贾平安还丰富,难免就提醒了一番。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某兴许会忽悠人,但那只是忽悠。可做人最要紧的是什么?”
杜贺摇头。
这个问题问十个人就有十种不同的答案。
贾平安拿起教材,“做人要紧的是高兴。”
杜贺崩溃。
合着贾平安就是因为不喜欢李义府这个人,所以才给了他脸色。
这不合做官的道理啊!
“做官,也要做的高兴!”贾平安低头开始看稿子。
杜贺去了前院,徐小鱼正在安慰鸿雁。
“你莫怕,下次那人再来,某一刀就剁了他!”
这个小畜生!
杜贺一脚踹去,徐小鱼蹦了起来,等看到是杜贺时,转身就跑。
“跑!晚饭没了!”
變裝機甲
徐小鱼果断止步回身,笑道:“某只是玩笑。”
“玩笑?”杜贺骂道:“鸿雁在郎君的身边伺候,你整日给她说些打打杀杀的作甚?王老二!”
王老二从边上出来,杜贺指着徐小鱼说道:“看看你教的人,野性难驯,给鸿雁鼓吹什么杀人。”
王老二过来,一脚就把徐小鱼踹飞了出去。
杜贺微微变色,“下手别太狠。”
等他走后,徐小鱼一个鱼跃起来,笑嘻嘻的道:“二哥,回头某请你喝酒。”
王老二那一脚看似凶狠,可都是巧力。
“别给郎君惹麻烦。”
……
贾平安的麻烦不少,比如说授课遇到几个人渣学生,那心情相当的不美妙。
“……先生,你说这力是相对的,那某去青楼和女妓那个啥,她为何不相对呢?”
尉迟循毓敏觉得自己而好学,举一反三……
人渣学生们都轰然大笑。
咻!
贾平安把黑板擦都飞了下去。
尉迟循毓不愧是尉迟恭的孙儿,轻松接住了。
吞噬天下
一群人渣在笑。
“为了体验力学的道理,明日你等去帮着修补城墙。”
长安城是版筑土城,因为日晒雨淋,不时得修修补补,否则垮塌了可不是玩笑。
庶道難
说到这个贾平安想起了后世看的电视剧和电影,在那些镜头里,长安城竟然是砖城,让他当时颇为悠然神往。
可到了大唐才知道,长安城就是个土城。
除去城门周围用了城砖之外,其它都是土墙。
失望吧?
不失望,看着学生们如丧考妣的模样,贾平安的心情极为舒畅。
他前脚一走,李元婴就喊道:“罪魁祸首……打!”
一群学生围殴了尉迟循毓。
晚些他鼻青脸肿的回到家中,尉迟宝琳见了就问道:“和谁打架了?”
“没。”尉迟循毓不敢说自己惹恼了先生。
尉迟宝琳看了他的随从一眼,随从说道:“先前小郎君遇到有人抢钱,就出去追打,盗贼人多势众,小郎君以一敌十……”
“不错。”尉迟宝琳倍感欣慰。
晚些父子俩一起去看望老太爷尉迟恭。
尉迟恭正在琢磨自己的丹道,身前摆放了一溜颜色各异的‘药石’。
父子行礼,尉迟恭看到了孙子脸上的青肿,就淡淡的问道:“谁干的?”
尉迟宝琳欢喜的道:“阿耶,大郎如今出息了……今日他遇到有贼人抢钱,就以一敌十……”
尉迟循毓看了祖父一眼,发现他神色淡淡的看着自己,心中不禁一个咯噔。
老天爷,阿翁千万别看穿啊!
尉迟宝琳觉得自己教子有方,就显摆了许久。
“说完了?”
尉迟宝琳点头,等着老爹夸赞自己。
尉迟恭挥手。
啪!
尉迟宝琳捂着脸,不敢相信的道:“阿耶!”
尉迟恭起身,那身形快如闪电。
砰砰砰砰砰砰!
一阵暴打后,尉迟恭又坐了回来,鼻青脸肿的尉迟宝琳问道:“阿耶,某有何错?”
尉迟恭看了孙子一眼,“就算是盗贼,没经过操练的,你儿子一打十也不至于鼻青脸肿。再说了,哪个盗贼这般蠢,竟然专门打脸。”
是啊!
尉迟宝琳想起了自己看到过的恶少斗殴场面,都是拳打脚踢……
可儿子身上的衣裳却干干净净的,这不对啊!
前夫的秘密
老子好蠢!
尉迟宝琳起身,咬牙切齿的道:“逆子!”
砰砰砰砰砰砰!
晚些,父子二人鼻青脸肿的请罪。
尉迟恭说道:“老夫打自己的儿子,你打自己的儿子,倒也有趣。滚吧。”
尉迟循毓跪下道:“阿翁,孙儿明日要去筑城,怕是回家就晚了……”
“嗯?为何筑城?”尉迟恭觉得不对。
尉迟循毓低头,“今日孙儿得罪了先生。”
“可是你一人?”
“是全部。”
“干得好!”尉迟恭吩咐道:“把老夫的马槊拿来,明日就用这个东西去筑城。”
呃!
美人官場斡旋:基層女幹部 木三
尉迟循毓被吓坏了,“阿翁万万不可,这可是杀敌无数的宝贝啊!”
尉迟恭淡淡的道:“你阿耶无能,杀不了敌,你也好不到哪去,留着何用?”
悲剧啊!
父子二人狼狈回去。
尉迟恭坐在那里良久。
“那贾平安此举倒是有些意思,他若是想罚学生,去清理茅厕都好过筑城。”
边上的管事好奇的道:“阿郎,难道是心软的缘故?”
尉迟恭拿起一坨矿石,摸了摸,“那些学生以后多半是要为官的,大唐文官也得懂厮杀之道。厮杀之道为何?攻守之道罢了。攻守都是城池,不知城池是如何构筑的,以后如何守城,如何攻城?”
“那个少年果真有趣。”
尉迟恭笑了笑,“大郎顽劣,把老夫的马鞭送给贾平安。”
这是赞赏贾平安收拾学生干得好,顺带让他下次用这个马鞭抽人。
贾平安拿到马鞭时也有些懵,“这是何意?”
管事笑道:“阿郎说若是小郎君犯错了,武阳伯只管抽。”
真够狠的。
后世早些时候也和这个时代差不多,家长把孩子送去学校,和老师的交流能让以后的孩子毛骨悚然。
——我家孩子顽皮,老师你尽管打,往死里打!
往死里打自然只是个表态,但家长的态度由此也能看出些端倪。
师道尊严!
先生尽心尽力的教,你不好生学,打不死你个龟孙!
第二天学生们就出发了。
城南有一段城墙垮塌了些,官府正动员民夫修补。
“这些人就当做是民夫使唤。”贾平安很严肃的道:“民夫如何干活,他们就如何干活。民夫吃什么,他们就吃什么!”
呃!
负责的官员笑道:“好说,多谢武阳伯的支持。”
能送免费的劳力来,这武阳伯果真是好人呐!
官员欢喜,等贾平安走后,就把这十余人叫来。
“报名来。”
这是规矩,要造册的。
当先的年轻人甩头,洒脱的道:“李元婴。”
“李元婴……”记录的文吏抬头,“怎地这名字和滕王殿下的一样?”
官员懵了。
“本王,李元婴!”李人渣怒了,拍了拍腰间的玉佩。
“殿下!”官员赶紧拱手,“这个……下官万万不敢呐!”
大哥,若是你在这干活,某怕是会被人骂死。
李元婴真心不想干,但贾平安说了,这几日要计算量,你搬运了多少泥土,你构筑了多少城墙,自家计算面积来,不达标的,一律重来。
哎!
“少啰嗦,带本王去干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元婴深谙这个道理。
装孙子而已,习惯了。
官员擦去额头上的汗,看向第二个鼻青脸肿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竟然还扛着一根马槊,看着一脸的生无可恋。
“尉迟循毓。”
额滴神啊!
鄂国公家的孙儿也来了?
官员的腿都在打颤。
这么一个苦力的活计,竟然来了一群包罗万象的年轻人。
亲王、权贵子孙……
“干活了。”
小吏一声喊,自信满满的学生们混进了民夫中。
随即他们就感受到了来自于社会的恶意。
“某的手心好疼!”
“起泡了!”
“某力大无穷,可挑东西怎地那么难,东倒西歪的。”
“……”
今日休沐,贾平安丢下了正在经受社会毒打的学生,去许家赴宴。
……
曾一起放縱的青春
求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