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5bfsg精华小說 詛咒之龍 ptt-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來,你的紅包讀書-9796h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这种方式虽说是放纵,但也是魔女们的一种交流力量的方式了……当然,不懂的人就以为是正常的玩,还是花样很多的那种玩法,品味魔女们所拥有的力量,这种全新的体验,郑逸尘顿时就爱上了,当然会有这样的感觉,更多的是他醉了。
没错,龙的体质和魔力在有着魔女的力量影响下的酒水中,简直没有一点用处,能当做是水喝的东西,这个时候反倒是放倒了郑逸尘,醉了归醉了,感觉上面倒是没有太差,想要清醒过来很容易,魔女的那种力量并非是不可驱散的。
一种浮于表面能够用来阅读的力量,就像是虚幻魔女这杯酒,郑逸尘就感受到了虚幻魔女的对一些理想的追求……虽说并非是全面的,但细细的品尝一下这种力量的感受,感觉还是很明确的,总的来说这种不是凭着语言就能够进行一些特殊交流的感觉并不坏。
至于怎么做到的,郑逸尘并不会魔女表现出来的这种调酒方式啊,他微微的嘀咕着,看着面前放着的另一杯酒:“附带命运力量的我也能试试?”
“尝尝吧。”
鬼叔,不可以
丹玛丽娜笑了笑说道。
郑逸尘当然不客气了,正常的酒水问道中蕴含着一种和酒的味道并不冲突的甜味,却没有别的什么感觉,不像是虚幻魔女的那杯酒一样,喝了之后,郑逸尘就感觉到整个场地被梦幻的色彩渲染到了一样,不是显得很光污染的,就是正常的渲染,类似于色彩增强,感觉就特别好。
相对的来说,丹玛丽娜这杯酒就显得太普通了,就是正常的酒水加了点糖那样,但是丹玛丽娜却没有解释太多,郑逸尘虽然掌握了命运封界,可的确是不宜过多的接受命运力量,特别是在醉酒的状态,她瞥了一眼,刚一开始就被虚幻魔女抢先了,那就只能加点糖了。
而别的魔女里面,没有进行调酒的有切断魔女,诅咒魔女和不死魔女,剩下的魔女基本上都能用自己的力量在这方面做点什么,而没有进行的则是她们的能力真的不合适,或者是状态不合适,切断魔女调出来的酒给人喝了的感觉是什么样的?那大概是真的跟往喉咙里灌刀子一样,诅咒魔女的更不用说了,毁灭诅咒不适合干任何别的事情。
萝丽丝的力量在魔女的能力跨界中属于最难跨界的,当然也是因为这种更强的纯粹性,让她的力量变得特别的危险,富有杀伤力。
“我的酒?算了吧,我调出来的酒不纯粹,没人会喝。”不死魔女盯着面前的酒杯,她是被命运诅咒影响的魔女,就基于这一点,别的魔女都不会用她的力量调制过的酒水,这不是排斥的问题,而是她自身本来就有问题,所以她捏出来了一些粉末甩入了酒杯里面:“就这样吧。”
郑逸尘也没客气,端起了这杯酒尝了尝,一种渗入到了灵魂的苦味让他一个激灵,忍不住咧起来了嘴角,他的表情宛若是带上了痛苦面具,但之后他又有一种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剥落的感觉,左右看了看又什么都看不到。
不死魔女也没有解释的样子,看她直接走人的举动,郑逸尘就没有继续追问,继续去别的地方,难得的好机会,看着这些魔女表现的如此日常的样子,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一次的机会了,每一种魔女的力量调制的酒水带来的感觉都有所不同,无论是品味享受还是对这种力量的了解,现在用不到以后也有机会嘛。
“为什么我们要喝果汁。”看着面前放着的饮料,莉莉鼓着脸蛋,她也很想要加入到大人的圈子里面,而不是跟小盆友们在这里一起喝果汁,包括那几名幽魂女仆,随着气氛的炒热,三个圈子也逐渐的合并了起来,甚至有机会的话还能混到一杯魔女调制的酒水,卡林就让她姐姐悄摸摸的蹭到了两杯,一杯是平衡魔女的一杯是混乱魔女的,让和他姐进行了交换状态的卡林就觉得魔女其实还是挺好说话的嘛。
这不,上去还没有说什么呢,人家就主动的送过来了……
“因为我们会真的喝醉吧。”泽尼娅看了一眼别的挺热闹的地方,想了想说道,她是不相信魔女会醉酒的,但看着魔女们用自己的力量调制一些酒水的过程,她不觉得她们的小身板能够抗住那种酒水的影响,看看卡林吧,混乱魔女和平衡魔女的两杯酒就让他彻底的不在状态了,整个人都变成了精神小伙。
倒是郑逸尘那边,都显得特别的淡定,泽尼娅也注意到了萝丽丝并没有加入到酒会里面,同样是喝着酸酸甜甜的果汁。
“那我们去找哥哥吧?”
莉莉想了想之后说道,她就是觉得自己这边太无聊了,虽说面对那些魔女的压力不小,不过有些事情总要面对嘛,哪怕不死魔女也在那个地方,泽尼娅犹豫了一下之后,跟了过去,两名女孩跑了过去,自然引起了别的魔女的注意力。
“来,给你们糖吃。”安妮看着经过的两名女孩,拿出来了两个糖果,伸手摸了摸莉莉的脑袋,表情显得很温柔,这个时候的安妮……也是带着醉意的,看着这名个头并不高,却散发着一种很吸引人的母性气息的‘少女’,被摸着头的莉莉心里没有任何抗拒的想法,她很顺从的接受了这一次的抚摸,哪怕平日里她很讨厌别人这么做,除了郑逸尘。
为什么?当然是她的个子很久没有成长过了嘛,而这一次生命魔女的行为,让她很自然的接受了,就和真正的小孩子一样,甚至小脸都露出了几分害羞的神色,看的吃糖的泽尼娅有些目瞪口呆,然后她们就惊诧的看到了安妮拿出来了两个纸包:“过年的红包,拿好了。”
“……谢,谢谢。”微微的低着头,莉莉接过了安妮递过来的红包,泽尼娅同样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她对安妮的感官也很好,就像是碰到了自己的母亲一样,在对方露出笑容的时候,就特别的想要扑倒安妮的怀抱里面,对于莉莉接受抚摸这一点,还有些小嫉妒。
“去玩吧。”安妮笑了笑,也顺手摸了摸泽尼娅的脑袋,让两名女孩去别的地方玩了,醉酒的时候她的生命魅惑就有些开放了,虽说不是正常的展开的那种形式,但对于两名女孩的影响力依旧很大,魔女的生命魅惑强度优先度很高的,哪怕莉莉本身是尸傀这样的存在,也不会因此豁免她散发出来的轻微生命魅惑。
不过轻度的生命魅惑对她们施加了影响也没有多大的坏处,毕竟这俩都是孩子啊……泽尼娅还好一些,莉莉是有着不好的经历,轻度的生命魅惑给她带来的影响,能够消除一些她积累的戾气。
“生命魅惑,恐怖如斯……”视线从安妮那边收了回来,郑逸尘揉了揉有些晕乎的脑袋,酒水虽说是分为好几种类型的,但能让他醉意加深的依旧不是酒水的影响,而是魔女的力量混合着酒水的影响,总的来说颇有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等他收回了视线之后,看到了面前的两个红包,表情顿时陷入了沉默:“算算时间,我也算是过了三十的人了,还要这个多不好意思。”
“是这样?”丹玛丽娜轻轻的笑了笑:“有我们的零头吗?”
“那没事了。”郑逸尘很不客气的收下了面前的两个红包,一个是命运魔女的,还有一个则是诅咒魔女的,虽说接受自己老婆的红包有点……呃咳,总之准备都准备了,不收下也不好,他悄摸摸的瞥了一眼别的地方,卡林已经被魔女之酒给放倒了,头号小弟注意不到,那就没别的事情了,至于别的人,看到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嘛。
“哎呀?这就开始了吗?我还以为要等到什么特别的时间才行哦,那样我也就不留着了,给你啦。”调合魔女拿出来一个自己准备的红包,放到了郑逸尘的手里,然后走到了两名女孩那边,摸了摸两个女孩的脑袋,将额外准备的红包拿了出来。
郑逸尘的年龄不合适了,但这俩是真的挺合适的,当然还有最小的魔女珍妮,她也是小孩子,接受这种东西更是没有问题。
“你也来凑热闹?”收了好几个红包之后,郑逸尘看着带着嘿嘿嘿笑容凑过来的伊芙,他直接伸出来了自己的手:“那赶紧拿来吧。”
“喂,我再怎么从年龄上来说也是你的长辈一样的存在吧?态度放端正一些啦。”伊芙看着郑逸尘的行为,眼角当即就吊了起来,不管是之前经过的调合魔女还是虚幻魔女,甚至是纯粹魔女,郑逸尘的态度都很正经,换成自己就成这样?狗双标。
“抱歉,我一想到日常你那么的跳,我就觉得我们两人的年龄差不多。”
“那你也给我准备了这样的东西?”伊芙挑了挑眉头。
1980年代的愛情 野夫
“没有,就像是你说的那样,从年龄上来说你的确比我大的多,给你准备红包不好。”
她笑着将手里的红包塞给了郑逸尘:“这才对嘛,好好的收着哦。”
她和别的魔女一样,将东西送出来之后并没有说里面装着的是什么,郑逸尘也没有去问,首先就可以确定,这里面绝对不是什么钱……至于回礼那种东西,如果是在别的日子里,郑逸尘会那么做,但是在今天,做那种事情真不合适。
“收下吧,这是你现在的身份应该得到的。”看着面前对自己颇为排斥的女孩,不死魔女并不在意莉莉的这种态度,魔女也不会因为以前做的一些事情而轻易的愧疚,莉莉的存在还远远触及不到那种产生愧疚的门槛,就像是命运魔女曾经对丽莉娅的态度一样,她曾经再怎么照顾丽莉娅,丽莉娅也只是命运魔女生命长河中的一朵水花,比较大的水花。
飛越三十年 大茶碗
而莉莉在不死魔女这边,不是郑逸尘的话,那连水花都算不上,也就是在今天才会有这样的额外交集了,日常的时候双方的关系就是认识,好感度很普通的在正负数浮动的那种,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但今天嘛,就这样了,她无意去做出来一些修补关系的行为,准备红包纯粹是她和泽尼娅是这里的小孩子,真正的小孩子。
到了成年的年龄,她绝对不会额外的准备这个,如果再过两年还有这样的内部节日,她也还处于正常的状态,就不会准备这个了。
在这里全面收到红包的人有四个,郑逸尘还有莉莉和泽尼娅以及小魔女珍妮,不全面收到红包的有伊芙……咳,那真不是郑逸尘弄出来的,是安妮给伊芙的,别的魔女不会做出来那种闲事,伊芙再怎么小也是四百多岁的存在了,肯定不会给她准备这种东西。
但是安妮不同,伊芙就是她养大的,所以安妮给伊芙准备了这个一点毛病都没有,然后就是丽莉娅了,丽莉娅的年龄虽然不大,但她并非是真正属于地下基地这个圈子里的,当然不会有她的份了,可让她很感动的就命运魔女准备了这个。
江湖生存手冊
那一瞬间她露出的不可置信表情郑逸尘都迅速的做出来了一些抓拍,实际上这里就存在了不少抓拍的摄像机,由书灵控制,把握好每一个在今天显得美好的时机将其抓拍起来,之后郑逸尘会专门弄出来一个相册,不管以后这些魔女们如何,至少今天她们是真的放下了一些过往,好好的享受这里的庆典气氛。
歪歪老總修煉記 中國農民
接下来的一些活动?那就是很正经的活动了,吃饱了喝美了,剩下的就是娱乐方面的活动了,酒桌一拼,麻将纸牌随便选,分成了好几个桌子,魔女们日常的时候各种行为都很难和粗鲁沾边……伊芙偶尔除外,无论是吃饭还是喝茶都显得颇为的优雅,不过现在嘛,她们的行为就显得豪放了很多,看着魔女凑在一起打牌打麻将的过程。
郑逸尘琢磨着在很多年以后这也不算是什么黑历史了,而是一种轻松状态日常,这种余兴节目只是其中的一项……
从带着混乱和平衡交织的醉酒状态中醒过来的卡林看着凑在一起打麻将的魔女们,还有一些做着同样事情的伪神,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了自己虽然还有些晕乎,但是脑子依旧处于清醒的状态后,不由的露出来了一个卧槽的表情,特别是看到了切断魔女的小腿搭在一条大腿上,还顺手挠着脚脖子的场面时,他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灭口了。
讲真的,看到了这么多魔女表现的如此接地气的样子,他也不觉得自己的人生有多亏了,还有别的地方,开始出现了诸多的娱乐设施,比如说环山的云霄飞车啦,摩天轮,疯狂转盘之类的东西,虽说职业者玩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没有挑战性,但那是相对的来说,压制一下自身的实力,玩起来其实感觉也不错。
已经有些幽魂女仆在那边了。
卡林看的有些眼热,也想要过去玩两把,当然可以的话跟那些平日里接触不到的伪神们打打牌也不错,毕竟过了今天之后就没有这个经历了,下一年?下一年有没有他还不一定呢,况且下一年会不会这种场面谁也说不准,今年的人数虽然少,可重要的是这是第一次,所以大家都显得很给面子,之后就算是熟悉了,也就会归于正常了。
玩……肯定是要玩的,这之前先凑到伪神那边打牌玩玩吧,至于凑到魔女那边,不敢。
在外界,紫萝商会的年会庆典也在进行直播着,当然大部分的场面都是会场的准备阶段,和使用过的会场进行二次直播的场面,然后就是那些轮班休息的员工今天就能去会场参与了,甚至能够带着家属过去,当然带家属过去都要进行登记,而不是随随便便的带过去一些什么人过去蹭庆典。
对于这种情况,紫萝商会的负责人都已经很严格的说过了,正常的家属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无关紧要的人若是被带进来了,那么带进来的人就要承担责任,这种庆典是对内部员工发放的福利,而不是让外人也能享受的。
想想吧,你们辛辛苦苦换来的努力工作和付出,让商会决定开放这种庆典,却被你们随随便便的交给了外人,而不是给自己的家人,对自己不尊重来说也不在意自己的家人,简直无情无义,商会也不需要这种员工。
总之将商会这边会开年会庆典的一部分放在了员工身上……算是话术,不过实际上也是如此啦,毕竟这些员工给商会创造了不少的利益,收益好了,弄出来年会庆典没任何的毛病,那些话从根本上来说也没毛病,既然是员工们的努力和付出换来的这些了,凭什么让外人也接触这种年会庆典呢?
青春日常物語
带着自己的家人就够了,外人就算是再怎么有想法,也应该让他们从旁看着,羡慕着,而不是随便的带着他们进入会场,或者是被一点小利益诱惑主动带人过来?
给的太多了?在这个世界里给的太多了有炒鱿鱼严重吗?能管一辈子的那种?哦,那给的还真是够多的,这么做的员工不要了,顺便额外记下俩能干出来这种事情的冤大头,以后拜访一下还能不能进行一些特别的合作,或者是宰一刀。
世界的规则框架不一样,紫萝商会的那些负责人都认为这样的发言和决定已经是相当的仁慈了,谁都觉得没毛病的同时,顺便的还能筛选一下员工的质量,从各种方面来说是挺好的,年会庆典的根本起始点就是为了增强员工的凝聚力的。
带外人根本没有意义,额外的弄出来一些会场让那些外人也能体验一下?讲道理,凭什么啊,那些人又没有给商会创造什么利益,为了宣传?那些街道上的荧屏直播不就是最好的宣传吗?干嘛非要将庆典覆盖到外人身上?羡慕了那就想办法入职,好好的在紫萝商会工作,等到下一年一起参加,努力升职的话还能接触到更好的庆典。
而不是让外人们去白嫖的,这个世界和地球不同,有人白嫖成功了,那肯定还想着下次也来,所以这种操作是不可能弄出来的,让那些并非是紫萝商会员工的人处于一种羡慕嫉妒的状态时,紫萝商会的年度庆典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顺便给异界额外的宣传一下‘新年’该做的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