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瑤書簽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笔趣-第兩千一百四十二章 劍下留人展示

Dominica Blessed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两千一百四十二章
破碎的荒原上,剑光冲霄,林云立在半空,剑光照耀之下,长发轻舞,那张丰神俊朗的脸格外醒目。
林云的目光,朝着远处的奎尔空看去,神色冷峻,眉间锋芒爆涌。
奎尔空和奎尔脱都显得极为震惊,他们和当初的奎尔多不一样,现在是巅峰状态。
二阶圣君的一击,是半圣绝对无法抵挡的,尤其是还动用了秘宝。
奎尔空冷冷道:“还真是小瞧你了,可你若觉得这是雕虫小技,也未免太天真了些,给我死!”
轰!
话音落下的刹那,奎尔空将手中鬼灵幡,如标枪一般朝着林云投掷过去。
鬼灵幡本来要崩溃了,他顺势而为,反倒将鬼灵幡的能量波动变得更为可怕了。
只不过力量用完之后,鬼灵幡肯定得废掉。
可林云似乎早有预料,以闪电般的速度,避开了鬼灵幡的冲击。
砰!
鬼灵幡直接暴涨,半空中出现一个无比恐怖的黑色能量漩涡,犹如黑洞一般吞噬万物。
黑洞方圆千米,那些漂浮的巨石和尘埃,还有天地灵气都被吸扯过去。
黑洞内部,则是各种可怕的怨灵,释放出可怕的圣威。
这是极为邪恶的秘术,以鬼灵幡为代价施展,三阶圣君一碰就死。
拿来对付林云,奎尔空心中肉疼无比。
可鬼灵幡已经接近崩溃,也只能废物利用一番。
唰!
可几乎是鬼灵幡爆炸的瞬间,林云的身体就化作一道金色流光飞了出去,而后稍稍一顿。
砰!
他的脚掌在虚空踩出涟漪,以更为迅疾的速度,朝着奎尔空直接杀了过去。
“这……怎么可能?”
奎尔空大惊失色,完全无法想到,一个半圣速度为何如此之快,甚至比他还要快。
“萤火之光!”
林云手握葬花,人在半空画出一个圆,蹭蹭蹭,剑光飞舞,一道道残影从他身体中飞了出去。
一息之间,数十个剑光成圆,葬花挥舞而出,长达百丈的剑光瞬间迸发出去。
奎尔空连忙出手,一掌印了过去。
巨大的掌门与剑光碰在一起,两股力量势均力敌,互相撞击,激荡出数不清的能量波动,。
“这家伙,怎么能和奎尔空斗得旗鼓相当?”
不远处暗中观察的奎尔脱,显得极为诧异。
这是一记硬拼,两人修为相差巨大,可却谁都奈何不了谁。
这家伙真是半圣吗?
“滚!”
奎尔空怒不可遏,另一只手也推了出去,源源不断的圣元注入到巨掌中。
他眉头紧皱,神色凝重,实在想不通对方如何做到和他旗鼓相当的。
“这柄剑,不对劲……”
奎尔空忽然惊恐无比的注意到,对方那柄剑显得极为可怕,锋利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那圣元凝聚的巨掌,正在被一点点捅穿,巨掌中的圣纹更在不停碎裂。
奎尔空立刻意识到不妙了,一旦被林云近身,以对方圣剑之古怪,在加上那闻所未闻的剑意,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奎尔空顿时恐惧起来,体内圣元渐渐紊乱,气势被剑威完全压制。
轰!
就在他念头转动之间,那圣元凝聚的手掌轰然爆炸,一抹剑光飞驰而至。
奎尔空凭着本能闪避,这一抹剑光贴着他的脸颊滑了过去。
“好险!”
几缕长发被剑光斩落,奎尔空吓得脸色苍白,紧张不已。
噗呲!
炙熱牢籠,總裁的陷阱 魚餌
可话音刚落,脸颊就出现一道血痕。
锋锐的剑光将圣元罡气斩碎,血痕过后,奎尔空半张脸直接炸开,他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
他双目怒睁,眼中神色一半是惊恐,一半是怒火。
“散开!”
关键时刻,一直观察的奎尔脱出手了,他抬手一掌抓了过来。
从侧面朝着林云是杀了过去,咔咔咔,这一爪所过之处,将虚空撕裂出数不清的缝隙。
“杀了他!”
奎尔空的毁掉的脸快速恢复,眼中怒火中烧,几乎是瞬间就爆发出全部战力。
轰!
这一刻,他再无保留,将圣元罡气催发到极致,眉心竖眼睁开,身上魔威暴涨。
两人从不同方向,朝着林云包夹过去。
林云目光一扫,心中了决断,先斩一人。
他虽有持无恐,可以一敌二,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尤其还是两个二阶巅峰的圣君,相当于被十几个横鹰圣君围住了。
林云眸中金光隐现,像是出现两个眼瞳一般,半步神光剑意快速催动。
同时剑道规则悄然绽放,两大剑典也各自催动,所有一切皆与葬花融合。
“死!”
没有去管奎尔脱的这一击,林云巅峰一击,直接冲向了奎尔空。
“来得好。”
奎尔空眼前一亮,大笑起来。
这小子在找死!
他要是挨了奎尔脱这一爪,肯定会被撕成两半,奎尔脱施展的是鬼冥爪。
看上去不起眼,实际上可轻易将二阶圣君撕成碎片,区区半圣绝对挡不住。
自己只要顶住这一剑就好,这一剑威力再强,顶多也就是重创而已。
对魔灵族来说,只要不死,再重的伤势都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你死定了!”
奎尔脱大笑不止,鼓动双掌,身上魔光凝聚成硕大的黑影,又是一尊黑暗巨手如山岳般落下。
砰!
黑暗巨手的表面裂纹遍布,几乎是一刹那,就被葬花捅破,旋即分崩离析。
唰!
可奎尔空似乎早有预料,在林云穿过黑暗巨手,剑锋直刺过来的刹那,他双手合什直接夹住了葬花。
嗡!
葬花颤动不止,似无法挣脱。
“小家伙,你还是太年轻了点。”奎尔空面露得意之色,冷冰冰的看着林云,体内圣元源源不断灌注到双手间。
“谁给你的勇气,敢以双手夹住我的剑。”
林云再无保留,葬花嘭的一声炸开,金木水火,四曜齐开。
奎尔空还未得意太久,由剑道规则和半步神光剑意叠加的力量直接爆炸。
异界之魔武流氓
砰!
奎尔空还没明白林云话中意思,他的双手就炸成了碎片,咔咔咔,左右肩膀顿时光秃秃一片,只有鲜血不同涌出。
“我的手……”
奎尔空惨叫到一般,头颅就飞了出去,却是林云手腕一抖,葬花就斩断了此人脖子。
还没停,林云左手屈指一弹,一束剑光轰中对方眉心竖眼。
弹指神剑,斩草除根!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速度实在太快。
奎尔脱的鬼冥爪适时杀来,林云避无可避,后辈结结实实挨上了一爪。
砰!
护体剑气被撕裂,这一爪深深刺进林云血肉,可再想要震碎骨骼,直接抓碎林云心脏时。
奎尔脱惊愕的发现,对方骨骼犹如圣器般坚硬,他这一爪不仅没能将林云撕成两半,连心脏都没有机会捏碎。
林云冷峻的面孔嘴角抽搐了下,可他处变不惊,右手猛的松开。
呼!
葬花划过一道弧光,朝着奎尔脱太阳穴刺去,这一击角度刁钻之极。
奎尔脱大惊失色,连忙抽出鬼冥爪,闪身飞退。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林云反身抓住葬花,凌空一转,剑光涌动,天地间有江河激荡。
跨越千年万年的声音响彻天地,属于他的流水不争先,化为浩荡连绵的剑光,源源不断朝着奎尔脱追去。
砰!
奎尔脱当即就被剑意震伤,一退再退,还是无法躲开这滔滔奔涌的江河剑意。
那劈下来的剑光,像是一条江河奔涌,河水激荡如龙吟嘶吼。
等到数千米后,这股剑势达到极致,奎尔脱退无可退,被彻底轰中。
他一口鲜血吐出,倒飞百米,撞断数不清的巨石,单膝跪倒在地。
噗呲!
奎尔脱吐血不止,他捂着胸口抬头看去,就见一个剑客站在天上,脚下河流激荡,青衫猎猎作响,长发迎风飞舞。
“这就是葬花公子的风采吗?”
奎尔脱惊了,他本能的感觉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当初就不该来追他,这人只有洛郢王才能收拾的了。
不过他现在也还没输!
奎尔脱看着逼近的林云,嘴角擦拭鲜血,冷冷的道:“葬花公子,你和我魔灵一族,是真的要不死不休了!”
“我无惧。”
林云提剑逼近,锋芒肆意张扬,半步神光剑意呼啸天地。
“别以为自己赢了,好戏才刚刚开始!”
奎尔脱双手猛的一拍,徘徊在附近的三十多具圣境魔僵,从各个方向朝着林云扑了过来。
轰!
三十六具圣境魔僵,那等圣威达到了无法想象的骇然地步,即便是林云,瞳孔也不由一缩。
竟把这茬给忘记了!
林云眉头微皱,可等这群圣境魔僵真正杀过来时,他眼中露出异样的神色。
魔僵身上的确都有圣威不假,可动作僵硬,武技粗糙,没有圣源也没有星相画卷。
更重要的是眼中只有杀戮,没有灵气,显得极为呆滞。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本来准备提剑跑路的林云,稍稍犹豫了下,任由这群魔僵将自己团团围住,与之周旋较量起来。
最开始,这三十六具魔僵铺天盖地袭来,声威大的吓人,差点将林云直接吞没。
可逐渐稳住阵脚后,林云变得轻松起来,靠着敏锐的剑意,这些魔僵根本就碰不到自己。
“原来如此……”
林云心中有底,顿时闭上双眼,任由这些魔僵直接扑来。
“怎么回事?”
奎尔脱心中涌出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等到林云睁眼的刹那,一道道水墨剑意如笔画般横贯八方。
天三十六!
林云手腕一抖,原地持剑而舞,长袖如云,青丝如瀑。
三十六重天幕重重压下,这些圣境魔僵顿时想静止一般无法动弹。
等到天字成型,林云一剑横扫,诸多圣境魔僵当场被震的粉身碎骨。
“不过是一具具空架子罢了,对付旁人有些作用,对我来说,也只是雕虫小技罢了。”
林云提着剑,一步步买过来。
奎尔脱心中绝望,惊愕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please tell me!!
他再无其他任何念想,转身就跑。
林云看都没看,直接收剑归鞘,铿锵之音如龙吟暴起。
咔擦!
残留在奎尔脱体内的半步神光剑意,像是化为实质的剑刃,像是一根根长矛将其洞穿。
远远看去,奎尔脱整个人跟刺猬一般动弹不得。
浓睡 小说
“嗯?”
就在林云准备上前之际,一股危险的气息涌来,头顶天空出现一道道血色霞光,有清朗的声音从极远之地传来。
“葬花公子,剑下留人!”
本已绝望的奎尔脱顿时大喜,连忙道:“洛郢王,救我啊!”
林云没有理会他,转过身来,目光眺望远处。
数百里外,一道身影释放出璀璨圣光,像是一轮明月在天空飞驰而至。
一道道血色霞光,犹如相伴的赤练,此等异象极为惊人。
【谢谢大家,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到,看到很多人说从初中看到了大学,再给我鼓劲加油。我受之有愧,可心中确实很温暖,小火感谢大家,拱手。】


Copyright © 2022 郁瑤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