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瑤書簽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609章 伏特加:還……挺好玩的

Dominica Blessed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因为警方已经调查到了住处,我只是把人拦下……”
翌日,天气晴。
池非迟坐在阳台桌子旁,跟电话那边的灰原哀解释,“所以我只收半价,给你的7万5千日元已经转到你账户上了。”
“我看看……”灰原哀那边静了一会儿,能听到按电脑鼠标的咔咔声,片刻后,才道,“已经到账了,你想要什么东西吗?十万日元以内的东西,我都可以送你。”
小美飘出客厅玻璃门,把一杯冰块、血液、拉克酒混出的饮料放到桌子上,又转身回屋里,往厨房去。
“不用了,”池非迟用空出的左手端起杯子,“我这里什么都不缺。”
“也对,”灰原哀没有坚持,“那我就买东西送七槻姐了哦。”
“你送她东西做什么?”池非迟忍不住问道。
他妹妹比他还积极,让他很有危机感。
“彩香小姐说,最近涉谷区商业大楼有芙莎绘的新品包包……就是那位寒蝶会的浦生彩香小姐,”灰原哀盘算着,“之前我在新品宣传杂志上,看到过新品里有一款零钱包很不错,想下午去逛逛,如果有合适年轻女孩子背的包包,我想顺便给她带一个。”
池非迟低头抿了口混合酒,感觉心情过于复杂,送包包这种事,不是应该等他慢慢来的吗,“你想跟浦生小姐一起去?”
“是啊,我已经跟她约好了,下午两点在商业大楼里碰面,”灰原哀没做多想,调侃道,“你放心,那一带是寒蝶会的地盘,有彩香小姐在,就算是坏人、小偷也要绕道走,说不定比你跟着还安全呢,她也不是那种喜欢欺负人的坏女孩……”
池非迟:“……”
不,浦生彩香身边一点都不安全。
“对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灰原哀又问道。
“我想在家休息,”池非迟转头看了一下客厅里的挂钟,“你早点回家。”
“是,是……那你好好休息。”
电话挂断,池非迟把手机放到桌上,看着洒在对面大楼上的阳光,喝酒吹风。
他来这个世界后的第N个春天来了。
杯子里的混合酒一点点被喝下,下午两点多,桌子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被池非迟随手捞起来,点开查看新收到的邮件。
邮件是那一位传来的。
【储存卡没有落在警察手里,大概率是被杀人凶手拿走了,配合琴酒进行行动,务必不能让储存卡落在外人手里。】
【Ok。——Raki】
池非迟回了邮件,直接给琴酒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听,琴酒开门见山地问道,“你那边怎么样?我看到新闻报道上说七月把榔头男抓住了,不会彻底解决了吧?”
“解决了。”
“你的动作未免也太快了一点……”
“你那遗憾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觉得可惜,要是事情没解决、你近期还有合理的理由接触警视厅那些警察的话,计划会方便一些。”
“想接触警察,只要找好理由。随时都可以。”
銀時計
“也对……总之,具体情况等你过来之后再说,今天下午五点半,我们在北区神谷病院旁边的停车场碰面。”
“Ok。”
“帮我带一份中华料理过来,我吃便当吃腻了……”
“滴。”
池非迟把电话挂了。
他现在怀疑,琴酒约他在三个小时后见面,就是为满足这个无理的要求来给他空出做饭时间。
“嗡……”
新邮件很快传进来。
【再加两份,贝尔摩德要一份,伏特加到时候过来。——Gin】
池非迟:“……”
行吧,他顺便练练自己的控火能力。
……
下午五点半,北区神谷病院附近的公寓楼。
二楼203号房间里,电脑桌上摆放着电脑和各种监听设备,播放着压低的说话声。
贝尔摩德站在窗帘拉起了一半的窗户后,双手抱在身前,靠着窗台,侧头从窗帘缝隙中看外面路上的车子。
“咚咚。”
敲门声响起,伏特加走上前,通过门口猫眼往外看了看,转头跟坐在沙发上的琴酒说话,“大哥,是一个送外卖的家伙……”
“开门。”
琴酒低头翻着手机上的资料。
“好的,大哥……”伏特加把门打开一道缝隙,看着门外身材微胖、穿着服务生衣服、系着围裙的长脸中年男人,态度蛮横道,“我说,你这家伙是不是送错地方了,我们可没有在餐厅预订食物啊……”
琴酒抬眼:“……”
贝尔摩德抬眼:“……”
门口,长脸中年男人面无表情地盯着伏特加,用嘶哑声音道,“那我走?”
伏特加一愣,“拉、拉克?原来是你啊。”
侧身,让路。
池非迟拎着两个用布包上的大盒子进门,换上了粗嗓子的豪爽中年男声,“我刚才给琴酒发过邮件了吧?”
“我还以为伏特加能知道是你,”琴酒收起手机,看着池非迟放到桌上的两个盒子,“毕竟你有这种恶趣味。”
伏特加关上门,忍不住替自己解释,“不过拉克,你这副样子和平时差距还真是大啊,刚才我从猫眼看出去的时候,你的表情也像个焦急等着别人开门、接收外卖的外卖员,我还以为是哪个糊涂鬼记错了外卖地点……”
“这附近有警察,小心一点也好,”贝尔摩德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侧目看了看窗帘外的街道,起身走向桌子,“就算他们遇到拉克,大概也认不出这是认识的人吧,毕竟,拉克的演技可是好到连我这个女明星也很想一起搭戏呢。”
池非迟打开包在盒子上的布,低头开盒子,用中年男人豪爽的声音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伏特加一头黑线,用这个声音说话的拉克真是草莽气息十足,嗓门比他还粗还大。
“特地加快了语速、也变化过语调,用来配合声音特色吗?台词功底是很好,不过你能不能换个声音?”贝尔摩德无语瞥了池非迟一眼,换上池非迟的声音,“这里又没有其他人,用你原本的声音就不错啊。”
豪爽男声:“不换,我好久没有练习伪声,这个声音很有特色。”
贝尔摩德:“……”
拉克有毛病,这是嫌弃自己声音太好听,总想尝试一些毁形象的声音?
伏特加看了看池非迟脸上微胖的假脸,觉得声音搭脸没有违和感那就问题。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琴酒伸手帮忙拆装食物的盒子,顺手把两双一次性筷子丢到桌上,语气冷淡道,“好消息是,储存卡没有落在警方手里,坏消息是储存卡依旧没有消息,恐怕是被杀死那家伙的凶手拿走了……”
“咔咔咔……”
桌上,一个保温盒被池非迟打开,传出嘈杂的魔性笑声。
琴酒手一抖,差点没把手里的盒子甩到了地上,抬眼盯着池非迟手底下的保温盒。
年年百暗殺戀歌
贝尔摩德和伏特加也错愕看着那个传出笑声的保温盒。
池非迟没有犹豫,把保温盒的盖子彻底揭开后,放到一旁。
盒子里,一个个金色的圆团裂开一道缝,像是人咧嘴笑一样,而且还发出闹铃般的笑声。
“咔咔咔……”
“哈哈哈……”
“这……”贝尔摩德一脸错愕地抬眼问池非迟,“这是什么东西?”
“包子,名字叫黄金开口笑,”池非迟又动手拆其他保温盒,中年男声相当豪迈,“我尝试了好几次才做出来的。”
冥店 老鱼文
这可是《中华小当家》里最有意思的食物,他想还原出来,可是废了不少功夫,还特地用保温盒带过来,就是因为包子冷了之后,笑声可能没法保留。
伏特加伸手戳了戳一个黄金包子,手指一用力,里面的包子突然弹了出来,在桌上蹦哒着跳远,还一直发出略机械化的‘哈哈哈’的诡异笑声。
贝尔摩德:“……”
这东西是包子?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总觉得这堆包子嘲讽意味略浓。
伏特加:“……”
还……挺好玩的?
琴酒眼皮跳了跳,盯着池非迟确认道,“成份呢?”
“切块牛排、粉丝、糯米粉、蛋黄……”
池非迟报了一堆配料表,又补充道,“那些食品添加剂的量,比外面不少保鲜食物少得多,趁热吃,一会儿包子冷了就不会笑了。”
贝尔摩德:“……”
她想等包子不笑了再吃……
琴酒:“……”
福星嫁到 千岛女妖
主要是担心拉克现在精神不正常,把他们毒死在这里。
池非迟把盒子都打开,看到包子快不笑了、其他人还是不动,坐到沙发上,自己拿了一个包子开咬。
“咔咔咔……啊……”
被咬开之后,包子闹铃般的笑声停止,在停之前,还发出了一个类似‘啊’的声音。
嗯,音效满分。
里面的馅料香浓多汁,调味恰当,包子皮也韧性十足,松软又不显得潮腻,满分。
琴酒和贝尔摩德见伏特加也忍不住尝那种画风比较诡异的包子,假装先对其他食物下手,等伏特加吃完半个包子,才伸手拿包子。
虽然拉克近期状况稳定,似乎没有异常,但这种事情说不准,他们三个人里,总要有一个试毒的。
伏特加一个包子下肚,才感慨道,“这种包子的口感还是好啊!”
琴酒和贝尔摩德尝了尝,忽略那种奇怪的音效,味道是真的好,外面那些大餐料理根本没法相提并论。
拉克这家伙的厨艺是越来越好了,也就是因为这个,他们才明知吃拉克做的食物存在一定风险,但过段时间还是想冒险尝尝,算是调剂一下吃外面那些食物吃腻的味蕾。


Copyright © 2022 郁瑤書簽